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13章 凰芊:你师尊还挺欠揍的
    这么一道让天地为之异动,甚至于整个魔兽大陆都能够感受到的攻击就被陆长生如此轻而易举的一剑破掉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面部肌肉有些抽动,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也只有小黑,石生,牧浮生,许夜明以及凰芊并没有什么感觉。


    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毕竟师尊都已经动用诛神剑阵了,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


    这种稀疏平常的基操也用不着过于惊讶。


    跟在陆长生身边这么久,他们对强者的概念阙值早就已经无限拉高了。


    化身血色麒麟的乾老那一双巨大眸子也是瞳孔微缩。


    在看到诛神剑阵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对方是一块硬茬,却没有想到哪怕是他使用麒麟血禁术,依旧被对方如此轻而易举的破开攻击。


    看着众人的惊骇,陆长生耸了耸肩道:“我说过了,有什么底牌啥的都赶紧使出来,我都会给你破掉……哪怕是需要蓄力的那种也没事,我等你


    闻言。


    血色麒麟瞳孔涨动,庞大的躯体上那一块块鳞片开始不断上下鼓动,血气随着鳞片的鼓动不断从中喷出,在其身后形成了一片血雾。


    突然。


    在血气喷涌而出的一刹那,看起来庞大的血色麒麟却猛的消失在了原地,在半空中掠出了一条巨大的血线。


    眨眼间,血色麒麟便已经冲至陆长生的面前。


    两者的体型差距,可以说是让陆长生显得极其娇小甚至于可以视而不见了。


    整个庞大的身躯,朝着陆长生冲撞而去!


    空间本是无形。


    却在血色麒麟的冲撞之下开始朝着冲撞的方向凹陷了进去!


    一股不断暴涨的气压将陆长生笼罩。


    可是……


    却没有伤及陆长生丝毫,甚至于连衣角都没有因为气压的暴涨而被空间压碎。


    陆长生轻声道:“这就用肉体攻击了?这可会受很重的伤……不过你们魔兽一族以肉身著称,应该能够抗住吧?”


    想到这里。


    陆长生再度握住了一柄诛神之剑,朝着近在咫尺冲撞而来的血色麒麟一剑划下!


    不过陆长生用的是剑身,并没有用开刃之处斩下。


    饶是如此。


    一道让人生不起任何反抗心思的诛神剑气化作冲击波轰在了血色麒麟冲撞而来的身躯上。


    嗷!!!


    伴随着一声惨嚎,血色麒麟的躯体有着一大块凹陷了进去。


    全身竟是有着大量的血气喷涌而出,连同血色麒麟身上的血色也开始淡化了不少。


    庞大的身躯砸落在这一片连绵不绝的麒麟山脉当中。


    成片成片,起码有着数百座山峰被压得粉碎!


    还好附近的人都已经退到了相对安全的区域,不然非得被波及到不可。


    看着这一幕。


    许夜明不禁问道:“师尊身后不是有九柄剑么?这诛神剑阵难不成只能够动用一柄剑?”


    凰芊摇了摇头道:“当然能够全部使用


    “那为什么……”


    凰芊不禁无奈笑了笑,“你对你师尊这个性格恶劣的家伙还不了解,如果动用两柄……甚至于三柄诛神剑的话,那这麒麟恐怕已经身死道消了


    小黑在旁也附和道:“许师弟,你以后与师尊接触多了就知道,师尊的实力有多么恐怖了


    “甚至于我们都敢肯定,哪怕是师尊现在显露出来的实力,也不过是他的冰山一角罢了


    石生点头道:“你牧师兄就与师尊一样,反正底牌都看不透,感觉用不尽一样


    牧浮生脸色一黑。


    朝着周围一看,还好现如今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这边。


    都是瞠目结舌的盯着陆长生。


    尘烟好不容易散去。


    身上的血色已经变淡不少的血色麒麟重重咳了几下。


    每一次咳嗽都会咳出大量的血液,血液中甚至于还混合着大量的内脏碎片。


    悬浮在空中的麒麟族长以及麒麟老祖似乎也受到了牵连。


    两人的脸色皆是一白。


    麒麟血禁术,是由他们来吸收全族的血气之力,然后再以他们为媒介将棱镜打入乾老体内。


    所以,乾老重伤,他们自然也会受到反噬。


    空中,陆长生看着下方道:“怎么了?已经爬不起来了?”


    “这样吧,你如果服气的话就再咳嗽一下?”


    本来还在继续咳喘的血色麒麟一听,立马闭住了嘴,只是一道道闷哼声从嘴缝中传出。


    你小子真不要脸啊!


    陆长生见状也是不由得暗道一声可惜,随后道:“既然还不服,若是还有其他底牌的话,那就站起来吧?”


    血色麒麟很想怒骂陆长生。


    这他妈也太欺负人了吧?


    不断的挣扎着,可方才的重伤能够维持住麒麟真身都已经很不错了,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站起来。


    “看你也不容易,这样吧,我给你疗个伤,或者给你几瓶丹药,保准很快就能够站起来!”


    陆长生明明是满脸关心。


    可这一下却仿佛引起公怒一般,麒麟一族的人纷纷开始对陆长生破口大骂!


    就算是乾老活了这么久,早已经看破人生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东西,都破防了一下对陆长生喊出一句。


    “去你妈的!”


    闻言,陆长生满脸委屈,回头看向凰芊等人,诉苦道:“我刚刚不是在关心他吗?为什么反过来他们还要这样骂我?”


    “我可玻璃心了,受不了脏话的


    凰芊的面部肌肉不断抽搐,似乎是在忍受着什么,搓紧了拳头咬牙道:“说实话,我也想骂你来着,但现在更想揍你一下了……可惜打不过


    “啊?为什么?”


    牧浮生捂住了脸,“师尊,说实话确实有点犯贱了


    人家如此高傲的一族,在你们互为仇人的情况之下,把人家如此轻易的打趴下不说,你还主动给对方疗伤?


    这岂不是根本看不起对方吗?


    而且这语气表情,很难不想象你是在嘲讽对方吧?


    陆长生悻悻然的回过头,看向血色麒麟,挠了挠头道:“你别在意哈,我刚刚并没有嘲讽你的意思


    “我只是觉得,要把你们所有的底牌都破一遍才行


    噗!


    乾老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比之前还要量多的鲜血喷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