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火中取栗
    整个地宫,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大地上,无数尸骸睁眼,争先恐后的跳起,向着所有传承、权柄以及大帝之宝,无差别的扑去。大有一副能拿到一个就赚,拿到两个就超级大赚的气势。而半空中,老妪的吸收被到来的林坤阻止,双方此刻正在出手,你来我往,术法之光闪耀,主宰气息爆发,形成的杀伤更是恐怖。且彼此的权柄,也在影响规则法则,无形碰撞。轰鸣之声不断。散出的波动,将大量尸骸粉碎,但这里的尸骸太多,终究还是被一些趁此机会,扑到了传承权柄与宝物上。尝试将它们撞向许青和二牛所在的石门。而老妪那里,自身极为不凡,虽与化身林坤的第五主宰交战,可却并未落入下风,甚至在反击之余,她的吸收也没有被彻底打断。还在持续。仙骸,还在消散。只不过速度上慢了很多,且那些传承权柄与大帝之宝,在许青和二牛所複苏的尸骸撞击下,回归的趋势被影响。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都是电光火石间发生。之前还相对平衡的局面,随着老妪的出现,随着第五主宰的阻拦,被直接打破。一下子,就变得激烈。而其他各方,也都是各自面色阴沉,有的目露思索,有的神情升起寒意,不过……身为主宰,心智都不是简单之辈,所以不能完全从其神情的变化看出真正的心思。且能来到这里,自然也都是有所准备者。所以一切的表象,有可能都是刻意为之。具体,只有他们自身才知晓。但无论如何,此刻这局面的改变,终究是对此地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连锁之下,或出更多祸端。所以数息之后,有第三位主宰,基于内心的想法,一步踏出。冲出者,是那个手持八角镜的宫装女子。她迈步间,离开所在石门,踏入地宫内,身影模糊,清晰时已在了老妪的身后,一手伸向其旁一个道痕权柄,一手摇按老妪之身。她的出现,使这里的局势激烈程度,再次攀升。老妪低吼,此刻顾不得继续吸收仙骸,果断放弃的同时,她身上闪耀极致的黑芒,向外猛地爆发。形成了一个如黑洞般的巨大黑球。蔓延之处,切割所有。化身林坤的第五主宰与这宫装女子,神色变化,各自退后,但却不忘抬手抓去造化之物。与此同时,有第四位主宰,身体一晃,直奔地宫。是那个曾对许青与二牛露出笑容,依靠蚕丝获取宝物的少年。他速度惊人,眨眼进入地宫,目标不是老妪,而是四周的一道传承印记。紧接着,冷哼之声回荡,那书生打扮的青年,身体出现重叠之感,如气泡般消散,出现时……其身已在一件罗盘模样的大帝之宝附近,抬手一抓。将其一把拿到手中的瞬间,一道黑影,从其身边呼啸而过。正是与许青和二牛有矛盾的那个主宰老头。他一样选择冲入,不过与其他人有所不同的是……他首选选择的,不是对老妪出手,也不是这里的宝物,而是大袖一甩。顿时死气形成风暴在这里横扫。这股风暴,对主宰没太大影响,但对于那些被许青和二牛複苏控制的尸骸群来说,却是致命。眨眼间,轰鸣回荡,如被净化般,所有扑向传承印记与宝物的尸骸,都在这风暴里成为飞灰。这明显是针对。做完这些,那老者冷笑中,开始抢夺此地宝物。眼看这一幕,许青目中寒芒闪耀,二牛那里内心恨意强烈,神色起了狰狞。“这是料定我们不敢进去?”“你妹的,如此阻拦我的收获,这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二牛低吼一声,目中露出疯狂,看见这么多宝物,却不能拿到,这种感觉对他而言,足以抓狂。于是,他做出了一件更为疯狂的事情。竟手起刀落,将自己的头……一刀砍了下来。然后右手一挥,将头颅扔给了许青。头颅之口,传出咆哮。“小阿青,帮我保管一下!”说完之后,其失去头颅的肉身,砰的一声,直接爆开,化作无数蓝色蠕虫,散出浓浓的贪婪与疯狂,带着极致的狰狞,直接冲出了石门,冲入了地宫。向着最早被他和许青看好的那个盾牌样子的大帝之宝,一扑而去。对于大师兄的行为,许青没有意外,配合也是紧密,几乎在对方所化蠕虫冲去的瞬间,许青的六贼妄生权柄,在体内升起。化作无数七情六欲丝线与怀中大师兄的头颅相连。以这种方式,来帮助大师兄一同抵抗来自灵魂层面的伤害。同时其左手抬起,取出一张面具。这面具表情慈悲,正是当年在仙术殿,许青获得的慈悲面具。此人皮面具的作用,是戴上后,可将目中所望之人承受的伤害,自身分担一半。没有丝毫迟疑,许青将其戴在了脸上,随后凝望二牛。这一刻,地宫内的场面极为混乱。老妪形成的黑球,向外爆发。化身林坤的第五主宰,与那宫装女子,正在倒退,收取传承。而少年与书生,还有那老者,也都彼此提防,各自获取。所有人表现出来的,都是对彼此的不信任,以及私心。于是扑去大帝之宝的那些蓝色蠕虫,首先要面对的是多个主宰散出的威压与气势,然后还要面对他们争夺的余波伤害。最终,更要面对那位与他们有仇的老者,其急速接近的威胁。所以下一瞬,在这伤害的分担下,许青身体剧烈震动,鲜血喷出,顺着面具流淌下来。肉身出现要碎裂之感,灵魂也在剧痛。身体踉跄,扶住一旁的墙壁,才勉强站稳,身上散出虚弱。二牛的头颅,也是七窍流血,开始腐烂。其肉身所化的那些蠕虫,此刻崩溃了大半,余下的那些也在老者的风暴里,摧枯拉朽。彼此之间修为的差距,使得许青和二牛,似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样混乱局面下,取得收获。但……就如同人的表象不能轻易作为判断思绪的依据一样。有些时候,混乱的局面,也是如此。或许,越是混乱,就越是存在秩序。如此刻……在这混乱中,在这看似各方都是私心占据全部,各自掠夺的刹那,聚拢开的他们,竟如安排好了方位一般,瞬间各自转身。身上的气息,在这一刹比之前暴涨太多,向着被他们以混乱局面为掩,暗中封锁的一个空旷之处,如约定好了一般,齐齐出手。少年的出手,形成一把巨大的赤色巨锤。书生的杀意,化作一卷古书,权柄爆发,书页翻动。老者的抬手,汇聚无数死亡气息,形成一面死亡之门,而此门打开,一只黑色的大手伸出,狠狠一抓。还有化身林坤的第五主宰,还有那宫装女子。在这一刻,都各自爆发杀手锏。而在他们出手的瞬间,虚弱的许青,目中精芒一闪,虚弱之意消散,圣天神藤从其身上急速冲出,直奔地宫,一把缠绕在了那盾牌样子的大帝之宝上。狠狠一拽。地宫内,之前被摧枯拉朽的蓝色蠕虫,没一条还活着,此刻猛地跳起,一晃之下急速分裂,成了数百上千,汇聚在一起,向着盾牌之宝,发起冲锋撞击。之前看似是二牛出手夺宝,可实际上,这是表象,他与许青之间一个目光对望,就会知晓彼此之意。所以,他的出现,若能成自然最好,若不成,那么就是助力。将由许青那边,真正出手。此刻轰轰之声,滔天而起。被各方主宰轰击的那空旷之处,此刻虚无扭曲间,一道身影从内幻化,急速退后,似要闪躲,可却已来不及。最终鲜血喷涌前,这身影自身解体,展开未知之法,付出巨大代价,终逃过死劫。重新出现时,已挪移出了被困之地,现身在了祭坛之上。正是云家老祖。他面上阴沉,知晓自己的计划,被这些人看透,也清楚他们之前的所有行为,都是表象罢了,实际上彼此早就暗中联手。同时,他的目光也扫过许青和二牛所在的石门。看到了那件盾牌之宝,在蓝色蠕虫方才趁机的疯狂撞动下,被藤条一把拽了过去。但显然,现在的重点不是那件大帝之宝,而是这些主宰。所以云家老祖目光收回,凝望各方。各方自然也注意到了许青他们的行为,除了那老者皱眉外,其他主宰都是关注云家老祖。他们的确是联手了。至于那老妪,出现的第一时间,他们就判断出对方有问题,甚至有人察觉到,那是一具活死人。但这是阳谋,看出了也终究还是要踏入,于是他们索性将计就计,趁乱布局,要将那隐匿者逼出并击杀。“果然是你。”化身林坤的第五主宰,盯着云家老祖,阴冷开口。“多说无益,斩他就是!”其旁宫装女子,目中杀意升腾,率先出手,直奔云家老祖。可就在众人冲出的刹那……云家老祖的表情,浮现诡异之意,右手抬起间,竟当着众人的面,直接一掌落在自身眉心。轰的一声,自杀当场。死亡的一瞬,肉身崩溃,大量的鲜血洒落在了下方的那具仙骸上。同一时间,老妪那边,也是双目闭合,肉身烟消云散,成了飞灰。而地宫,起了风。风中,所有的传承,震颤起来。所有的道痕权柄,剧烈波动。大帝之宝,一件件升腾複苏!而那具仙骸,在被血染后,枯萎的眼皮,缓缓……睁开。恐怖的气息,滔天爆发!(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