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十五
    肖道清再也没有想到,在平川发生了“12·12”事件,在吴明雄已明确要下台的历史性时刻,省委竟会把他调离平川,让他去省文化局任职,这太意外,也太让他失望了。

    就在前几天的日记里,肖道清还得意地写道:

    “这个看似偶然的事件,其实是必然的结果。吴老人的政治豪赌,有赢也必有输,这是赌场的规律。两年前,这个老人是多么不可一世,如此强有力的支点,都没能撬动此人的权力基础,反倒压碎了支点,折断了杠杆,以一个年轻干部的政治冷冻,结束了一场权力的角斗。现在终于轮到了吴老人。果然不出所料,愤怒的矿工把这个老而朽之的人物轰下了历史舞台。那么,作为因坚持原则而长期受压的年轻干部,难道没有理由接过这一把手的权杖吗?历史的掌声就要响起来了,为一个生在平川、长在平川的年轻政治家。”

    伴着回响在耳畔的历史掌声,肖道清于手术之后四处奔跑,万没想到,跑到后来,历史掌声竟化作了一声霹雳:省委常委会研究的结果,非但没让他去做平川的一把手,反倒把他调到了省城一个最清淡的文化衙门里去任职,而且,竟然还是分管办公室的第七副局长!

    肖道清十分清楚,在今日的现实政治中,权力的阶梯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畸形的。同在一个权力台阶上的平川市委副书记和省文化局副局长有天壤之别。在平川市,一个市委副书记意味着在二万八千平方公里土地上具有近乎无上的权威,几乎可以为所欲为。而在省文化局,一个副局长的实际权力实在不如一个小小的乡镇长,出门要台车都困难,请人吃顿饭都没地方报销。而在副局长、副厅长这一台阶上又坐着多少渴望权力之帝巡幸的白头宫女呀。如果把这些厅局级都放到下面去,省委可以在一夜之间组建成立一百三十五点八八个平川市委。

    看清了这灰暗的政治前景,肖道清于万分沮丧之中再度振作起来,痛苦而无奈地放弃了做平川一把手的奢望,幻想着在省委关于平川的班子最终敲定之前,影响和改变省委的决定,使自己仍留在平川做市委副书记,甚至是副市长,以便在未来平川政局的变化中谋求新的发展机会。

    …………

    带着这近似痴迷的想法,肖道清又开始了他第二轮的跑官历程,照例从省委副书记谢学东家跑起。

    这两年,谢学东顾及影响,和肖道清的来往已经比较少了,偶然见一次面话题也不多。十天前,肖道清第一次来跑官时,谢学东就批评过他,并告诉他平川的班子已大体定下来了,此人现在又来跑,实在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因此,一见到肖道清,谢学东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没容肖道清把要求提出来,便直截了当地说:“道清同志,你不要再和我多说什么了,说了也没用。你离开平川是组织决定,也是工作需要。作为一个副厅级党员干部,我劝你就不要再和组织上讨价还价了,好不好?!”

    肖道清赔着谦和的笑脸,耐心解释说:“谢书记,您……您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我这回不是要讨价还价,也不想当平川一把手了。我想,我还是做副书记,哪怕还管计划生育、工青妇这摊子也行。您知道,我一直在平川工作,对平川有感情,也比较熟悉情况。”

    谢学东长长地吁了口气说:“道清同志,要我看,平川真正的情况你并不熟悉。不要看你一直呆在平川,我还是要说,你对平川的情况很不熟悉!平川的变化太大了。钱向辉书记评价是‘革命性变化’。我在前几个月省委工作会上也说了,吴明雄他们三年多干的,确实超过了过去三十多年!”

    肖道清说:“这我都知道。我们平川的工作,还不都是大家一起做的么?常委班子里,谁少费了心血?谁少出了力?都累得够呛。所以,我才说有感情嘛!调我走我才舍不得嘛!您比如说南水北调工程,不就是我和吴明雄同志一起最早下去搞的调查嘛,风尘仆仆地跑了十好几天,工程筹备期间的负责人也是我嘛!当然喽,后来吴明雄同志硬是排挤我,让陈忠阳去做了总指挥,现在我也就不去争这个功劳了。”

    谢学东听了这话十分反感,很不客气地问:“既然你这么支持南水北调,怎么还会和吴明雄、陈忠阳闹到那种地步?怎么还扬言要告到中央去?”

    肖道清申辩说:“我和吴明雄、陈忠阳同志的分歧,不在工程本身。我肖道清是喝大漠河水长大的,能不支持这个工程吗?我当时反对的主要是吴明雄、陈忠阳野蛮的国民党作风嘛!这一点您谢书记也知道,有关情况我一直向您汇报,当时也得到了您的理解和支持。我总怕这么搞会出大事呀。事实也证明,我们的看法都是对的。吴明雄今天不就出大事了吗?在卧轨事件发生的十八个小时之前,我还警告过吴明雄,结果反被他骂了一顿。当时省计生委秦主任在场,他可以作证。吴明雄就是这样不讲政策、不顾后果,不听您、我的好心劝告,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一千八百号人集体大卧轨,连****和BBC都报道了,这政治影响多恶劣啊。”

    谢学东厌恶地说:“道清同志,请你不要老把我和你扯到一起去好不好?我谢学东没有你这么高明。你就说你自己,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平川取得的所有建设成就、改革成就都有你一份,而平川出现的问题都与你无关,因为你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

    肖道清这才发现谢学东的态度不对头,一时不敢做声了。

    谢学东的脸拉了下来,厉声道:“我在问你话呢!”

    肖道清苍白着脸呐呐着:“谢书记,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谢学东问:“那是什么意思?”

    肖道清忍受着老上级的轻蔑目光,仍然顽强地重申说:“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您上次批评过我,要我有自知之明以后,我再没想过要当平川的一把手。我知道束华如比我强,我……我就是想留在平川继续当我的副书记。如果班子已定,副书记不好安排了,暂时安排副市长也行,我……我也能接受……”

    谢学东真是气坏了,桌子一拍,骂道:“我看你这是无耻!”

    受到了如此明确的责骂,肖道清还坚持着要把话说完:“谢书记,对我在平川的情况,您……您一直是比较清楚的,‘12·12’事件是吴明雄犯了错误,不是我肖道清犯了错误,让我和这个老同志一起离开平川班子有失公允。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并没有因为自己一贯坚持党的方针政策,兢兢业业工作,从没犯过错误,就一定要求省委提拔。我只是想留在平川,请您把我的情况在省委常委会上再反映一下,好不好?就算……就算我最后一次求您这老领导了。”

    谢学东再也想不到肖道清脸皮会这么厚,猛然站起来,浑身哆嗦着,手往门外一指,说:“肖道清,你……你给我滚出去!”

    肖道清也真做得出来,一步步往门外退着,还口口声声说:“谢书记,不管您怎么骂我,我……我还是您的人,永远是您的人,只要……只要您需要,我……我还会鞍前马后跟您跑……”

    谢学东待肖道清的脚刚跨离房门,便“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扶着门框,谢学东有气无力地呐呐自问:“这个人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怎么会堕落到这个地步?怎么一点人格都不顾了?”

    …………

    而站在谢家门外的肖道清,却满眼盈泪地默默想道:谢学东同志,你将为今天的粗暴付出代价。我肖道清是个有人格的共产党员、副市级国家干部,我会永世不忘今天的耻辱。谢学东同志,你等着吧,你也有像吴明雄一样下台的时候,也有老的时候,死的时候!

    然而,为谢学东举行政治葬礼和生命葬礼的美好日子毕竟还是太遥远了,现在,不是谢学东,而是他肖道清在为改变自己黯淡的政治前途奔走呼告。在这人生的灰暗时刻,他只能把这屈辱的一切暂时忘却,也只能在自己高尚的日记里顽强地保持一个政治家的完整人格。为继续留在平川,下一站,他应该去跑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而且,还得打着谢学东的旗号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