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八
    省委书记钱向辉和副书记谢学东带着组织部孙部长等一行六人,送吴明雄到平川去上任。三辆奥迪从省城出发时是上午九时,出了省城,整个上午基本上在邻省宽阔平坦的柏油大道上行驶。快十二点时,进入平川地界,车子开始颠簸起来。路面坑洼不平,道路也变窄了,四车道成了两车道,每部车尾都拖着滚滚浓尘。钱向辉根本没向窗外看,便对坐在同一部车里的吴明雄说:“吴书记呀,现在大概进入你的地界了。是不是呀?”

    吴明雄向车窗外扫了一眼:“噢,是合田县,还有十公里就是合田县城。”

    钱向辉摇了摇头:“咱们省门和你平川的市门形象可都不太好哟。司机同志有句话嘛,叫做汽车跳,平川到。我看你上任后,得把这路的问题抓一抓,可以先修三省接壤的几段。一年修一点,时间长了,路况就会慢慢好起来。”

    吴明雄说:“钱书记,我们哪有钱呀?每年拨的那点钱连路面的正常养护都不够。你们省委领导既知道平川的路涉及省门形象,就该让有关部门多给我们平川一点修路的专项资金嘛。我们平川反正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丢点脸面倒不要紧,咱经济大省可丢不起这个脸呀!”

    钱向辉脸一绷,佯怒道:“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怎么,想赖我呀?郭怀秋当了两年多市委书记都不赖我,你老兄还在上任途中就想赖我一把呀?”

    吴明雄笑了:“我哪敢赖您呀,我是想认真落实您的指示嘛。我想,如果省里能给一点,我们市里出一点,再从别的渠道想想办法,路的问题才好解决嘛。钱书记,您也知道,不但是这条路,还有平川市内和市县公路,都够呛呢。国际工业园就受路的拖累。我也不问您多要,您看着给,最重要的,还是要给政策,得让我们放开手脚干一场。”

    钱向辉说:“这还差不多,我以为你要狮子大开口哩。”

    吴明雄说:“其实,我要的主要就是政策。我今年五十六了,根本没想到过您和省委还会选择我做平川市委书记。可既干上了,我自然就要干好。用您的话说,就是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钱向辉点点头说:“省委相信,这次的选择没有错,有些不同的议论让我顶回去了。我相信你吴明雄有气魄、有能力稳住平川的经济和政治局面,至少不使它进一步恶化。你在省委汇报时谈到的立足于大发展的总体思路是对头的,不过不能急躁,平川的落后现状不是一天形成的,你吴明雄不能幻想在一天内把问题全解决了。这不现实。目前,稳定压倒一切,要千方百计解决下岗工人问题,停产、半停产企业问题。”

    吴明雄说:“我分管过两年工业,最近又在抓企业解困,情况比较了解。我觉得,虽然造成企业困难的客观因素很多,但根子还在我们的旧体制上。长期以来形成的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是个很大的问题。企业搞垮了,厂长经理该提拔的照提拔,该调走的照调走,这怎么行?工人的整体素质也在下降,抱着铁饭碗,拿着铁工资,企业好坏与谁都没关系,能不亏?能不垮?因此,我早就有个想法:能不能尝试一下在平川把这旧体制改革一下呢?”

    钱向辉沉吟了好半天才说:“这不是一个平川的问题,是全省,全国都普遍存在的一个大问题,也是迟早非解决不可的问题。只是在平川这种经济欠发达地区,又是在这样一种经济滑坡的情况下,你们带头尝试好不好呢?有没有风险呀?有多大的风险呀?你老吴要考虑好了。你们市委一班人也要坐下来好好研究,千万不能激化矛盾,搞出乱子呀。”

    吴明雄想了想说:“我认为正是因为经济滑坡,很多企业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才更需要尽早进行这种深化改革的尝试。改革本身就是为了稳定嘛,而且是长期的、根本的稳定。当然,进行这种尝试不可能一点风险没有,可大家都不去担风险,这改革的路就很难走下去。老省长常说,我们的改革是一场不流血的革命,我认为很有道理。这种尝试的另一个意义就是进行一次观念上的革命,要使每一个人都明白,国家本身不创造任何价值,吃着社会主义的大锅饭,让国家把一切都包下来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

    钱向辉皱着眉头思索着,没做声。

    吴明雄继续说:“钱书记,我知道您的担心,我这也只是初步的想法,真要这么做,还要搞一系列的调查论证。在稳定这一点上,我和您的想法一样,是坚定不移的。深化改革本身就需要一个稳定的政治、社会环境。所以,这种深化改革的尝试既不能搞疾风暴雨,也不能剑拔弩张,而是要平稳推进。”

    听到这里,钱向辉才表态说:“可以先搞一下试点。不过,配套措施要跟上,社会保障体系要建立起来。这种改革尝试涉及到千家万户,涉及到许多工人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慎而又慎。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开始时力度不宜太大,必须真正做到平稳推进。”

    吴明雄点了点头:“我明白。”

    钱向辉又说:“老吴,你知道不知道?在省委常委会上,有些同志就是担心你走过了头呀。你向省委表态说,为了从根本上改变平川的落后面貌,你愿不计荣辱毁誉,可有些同志怕的就是你不计荣辱毁誉。有个别同志私下里就和我说嘛,吴明雄真要是捅出漏子,省委和我这个省委书记都是脱不了干系的。”

    吴明雄心头掠过一丝不悦,笑了笑说:“钱书记,真要想做平安官,我吴明雄也会做。反正平川在历史上就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大家都知道,连中央都知道。我稳住局面,干上几年,再把烂摊子交下去,谁也说不了什么。可这不行呀,改革开放对平川来说是本世纪从没有过的大机遇,不充分利用这个大机遇好好做点事情,平川老百姓会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娘的!被一个落后地区拖着,你这个省委书记的日子只怕也不会好过吧?”

    钱向辉笑笑说:“你老兄搞不好日后会成为争议人物哩!”停了一下,又说,“不过,你不要怕,既要稳妥,又要大胆地干,省委对你是有基本估价的。”

    吴明雄说:“我倒不怕,只是不知道你们省委怕不怕呀?”

    钱向辉挂起了脸:“废话!省委要怕,还敢让你去做平川的一把手?!”

    吴明雄说:“那好,咱们订个君子协定行不行?在不违背中央和省委有关方针政策的前提下,您让我放开手脚干。我不要求您和省委表态支持,只要求您和省委在争议问题没有事实结论时,也不要急于表态反对。”

    钱向辉点点头说:“这要求不算高,我看可以接受,至少我个人是可以接受的。”

    吴明雄说:“真出了问题,您和省委该怎么查处就怎么查处。我说过不计荣辱毁誉就能做到不计荣辱毁誉。日后不论是个什么结局,对您和省委都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钱向辉被吴明雄的真诚打动了,颇动感情地拍了拍吴明雄的肩头说:“老吴,你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再三强调稳妥,绝不是要你安于现状去混日子,而是提醒你注意策略。不能啥还没干成,就被告状信告倒,中箭落马呀!别人不清楚,你老吴还不清楚吗?平川这地方很复杂,什么人没有?郭怀秋这么一个温和的书生还有人告他,你上台后要放开手脚做事,能没人告你?”

    吴明雄默然了。

    钱向辉又说:“我们老省长总喜欢说一句话,叫做‘押上身家性命’。可我认为,现在和平年代的情况和过去战争时期不同了,我们决不能把改革开放这种不流血的革命演变成一场流血的动乱。我们要有押上身家性命的精神,却不能当真押上身家性命。这就要求我们各级领导干部具有更高的领导水平和领导艺术。郭怀秋倒是把身家性命押上了,可平川的被动局面仍然没有改变,我心里真难过,也觉得对不起他呀。”

    吴明雄心里热乎乎的,望着身边这个以稳健著称的省委书记郑重地说:“钱书记,您的意思我全听明白了,我一定会按您和省委的指示精神去做。”

    直到这时,钱向辉才说起了班子的问题,问吴明雄:“下一步对平川班子的调整,你有什么想法?陈忠阳同志已五十八了,是不是去二线?还有肖道清同志,要不要省委另行安置?”

    吴明雄反问钱向辉:“省委是怎么考虑的?”

    钱向辉说:“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打算让陈忠阳到人大去,肖道清留下,由你们研究提名再增补两个市委常委。”

    吴明雄想了想,认定陈忠阳不能走。陈忠阳虽说是个刺头书记,却也是一种制衡肖道清帮派势力的力量。在山头帮派还没法根除的现实情况下,这个三朝元老的存在,不论对市委常委班子和全市干部队伍的稳定,还是对未来的工作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

    于是,吴明雄试探着说:“钱书记,我看陈忠阳同志最好还是不要动吧?!老陈这人虽说有不少缺点,可终究是老同志,工作经验丰富,也还是想干事的,不如等他到年龄时自然下来算了。”

    钱向辉沉思了片刻,突然笑了,指着吴明雄的额头说:“你挺聪明嘛。”

    吴明雄也没多说什么,只道:“我完全是从工作考虑。”

    钱向辉说:“可以,省委尊重你的意见。”

    然而,进了合田县城,在县委招待所吃饭时,省委副书记谢学东却和吴明雄说:“老吴呀,这个陈忠阳可是个震派人物呀,怀秋同志生前对他有个评价,说他不像个市委副书记,倒像个忠义堂堂主。你把他留在班子里,对今后的工作是不是有利呀?你可要三思哟!”

    吴明雄笑着说:“谢书记,怀秋同志的这个评价我看有些片面哩。在平川搞山头帮派的不是陈忠阳一人,问题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了,如果现在只把陈忠阳一人搞到二线去,也许会影响一些云海干部的情绪,我看倒是对工作不利。”

    谢学东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

    吴明雄又说:“对大家常说起的帮派问题,我是这么看的,既不能说没这种现象,也不能把问题估计得那么严重。我们有些同志长期在一起工作,彼此之间熟悉了解,接触多一些,这也正常嘛!所以,我觉得班子还是要以稳定为宜,一切看工作表现,不要因人划线。”

    谢学东笑了,用筷头敲着桌面,对钱向辉说:“钱书记作证噢,老吴既然这么说,那么,平川的班子日后闹起纠纷,我可是不负责的。”

    钱向辉马上说:“你不负责,我可得负责哩!老省长说了,平川一百万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不解决,他死不瞑目。我就指望老吴给我解决这个一百万的问题哩,对平川的事哪能不管呢?!”

    谢学东有些窘,赔着笑脸说:“我这是和老吴开玩笑呢。”

    吴明雄也笑道:“钱书记,您放心,我才不会大事小事都找您呢。我就盯准谢书记了,谢书记可是做过我们平川父母官的,他真不管我们的事,我就到他家里去静坐,还要他管酒,管饭。”

    钱向辉说:“好,到老谢家吃大户,你一定要喊着我,他的好酒藏在哪里我可知道呢!”

    众人都笑了。

    在众人的笑声中,钱向辉想,老省长真没看错人!这个吴明雄不愧是社会大学毕业的,不但有气魄,有能力,想干事,而且政治经验也挺丰富,从他对陈忠阳的去留态度和对小山头的评论上,就可以看出其含而不露的成熟风格了。

    也许,他对这个即将上任的市委书记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