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章:【三界罗盘】
    一颗又一颗的星星诞生,形似黄道的白羊座。23Us.com

    星空领域,向外扩大了一围。

    难以言喻的浩瀚星力,瞬间生出无穷引力,苍炎的陷阱领域内,那些即将连环爆炸的远古屠戮者,统统脱离开陷阱领域的控制,在星空引力的作用下,静静地悬浮起来,比踏足于永恒之轮的岳阳还要轻盈,它们庞大的身躯似乎轻如羽毛。

    拥有夭目慧眼的岳阳可以看见那股神奇买力的秘密,这个星空领域,并非大范围地驱散苍炎的陷阱领域。

    而是隔离。

    所有远古屠戮者的尸体,都让一种淡淡的星合包裹起来了。

    绉阱领域触发起来虽然威力惊人,但让星力隔离之后,无法触发的陷阱领域,就变成了一个大鸡肋。针对苍炎的连环爆,夜后轻松地作出破解。

    要没有外物触发,苍炎的陷阱领域就是想爆也爆不起来,威力再强也没用。

    触发,就是陷阱领域最大弱点!

    “好多食物……”刚才让魔牙兽的尸体和陷阱领域爆炸个粉身碎骨的金冠刺花皇后,又出现了,刚才炸碎的那个影子,根本就不是她的真身。一株巨型的刺花于地面生长出来,盛开,绽放出美丽得难以言喻的花台。那座花台上,真正的金冠刺花皇后还在打着小呵欠。她的玉手一挥,无数的刺花在星空领域内,借助夜后的星力袭向苍炎的陷阱领域,相互相成地席卷向那些悬浮于空的远古屠戮者尸体。

    耒不及全部吞食,那些巨型刺花成千上万条卷在一起,超接将远古屠戮者尸体强空地拖走。

    远古屠戮者兽王咆哮如雷,愤怒之极。但慑于拥有涅盘之火的岳阳,兽王不敢上前拦截。

    它远远地喷吐出烈焰,焚烧冽花。无数的刺花在它喷吐的烈焰中融化,化灰,但更多的刺花生长出来,形成一片的花海,硬是在兽王的喷吐中,强行把所有的远古屠戮者尸体拖走。

    苍炎眼光如冰。冷冷地看着,并没有出手阻止。

    四个还没有全部恢复视力的四位远古屠戮者统领在花海中顽抗。它们虽然在至尊的毁灭之光中受伤,却没有致命,还有超强的战力。以金冠刺花皇后的花海,想留下它们四个根本不可能。在陷阱领域的暗助下,四个远古屠戮者统领,努力无穷地挣断刺花的纠缠,一步步逃回苍炎身边……

    天界三级实力的它们,现在的金冠刺花皇后,没有办法留下它们,那怕它们都受了重伤。

    对于它们,岳阳也没有出手。

    但是还有几个濒死的远古屠戮者队长,岳阳就不会客气了。

    它们也在花海中挣扎,岳阳有心锻炼队伍,血腥女王红、蛮牛影子、螭龙女绛樱和小文丽她们相继而出。

    苍炎对于岳阳召唤什么战兽完全不在意,对于手捧古书的雪无瑕也无视之,只对背负狱全神剑的茜茜公主看了一眼。

    他看的是狱皇神剑,不是茜茜公主。除了至尊和夜后,苍炎根本不会对任何一人上心。

    强如黄泉、焚天和陨星等夭阶三级和天阶二级.频峰的强者,苍炎他也视如蝼蚁,根本不在乎。

    “积分不足的你们,无须动手,你们都会让远古法则无情地抹杀。”苍炎冷笑,他看了至尊一眼。他知道,只有至尊的积分,才能足够逃过法则的惩罚,剩下的人,绝无幸存的可能。正因为这样,苍炎才决定不再出手,一是在星空领域之中,他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那个神秘的人类至尊;二是他降临的最大目的,是让四方下界损失进军天界的精英,而不是逞匹夫之勇。

    “……”黄泉他们的脸色很不好。

    之前一直在死亡威胁下,他们没有空暇想积分的问题。

    现在,苍炎一说,他们都觉得头皮发麻。人类至尊一出手,就秒杀了大半的远古屠戮者,虽然救了大家一条性命,可是大家积分不足,最后还是逃不过法则的抹杀。

    如何是好?

    即使是平时最为冷静的黄泉也禁不住呼吸紊乱,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岳家三少,你有什么好办法?”黄泉强压下恐惧,他本能地感到一个求生的可能,那就是相信岳阳。这个岳家三少,肯定不会束手待毙,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愿意死,那么肯定会想出好办法来逃过法则的惩罚,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相信他一次。

    “法子?倒是有个,但不一定好用……”岳阳同学当然不会坐以待

    毙,他看见黄泉他们求援的目光,心情大爽,故意谦虚起来。

    “我、我们、我们相信你!”焚夭觉得现在要是还不相信岳阳,那

    就是白痴了。

    “你们永远也不可能逃过法则的惩罚,因为,我会回到天界。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一个追杀者前来,你们永远也凑不够积分,慢慢在这里绝望地0相战杀吧!”苍炎一样手,远古屠戮者兽王、四位远古屠戮者统领都聚在他的身边。

    苍炎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支光华闪闪的白金节杖。回归之杖。这是天界才有的宝物,白金级的@_归之杖。

    虽然它有十支之多,但仅是天界独有,或者说,是天界中央殿独享之物,别的势力都无法拥有。

    极其耀眼的白光冲天而起,无数的电流在陷阱领域中滋滋作响,在白光达到最高空时,就像烟花一般爆炸开来,划出六道白光弯弧降下,最后落在苍炎、远古屠戮者兽王以及四位远古屠戮者统领的身上。

    黄泉、焚天、陨星他们根本就无法阻止,苍炎的陷阱领域形成的强力冲击波,将他们直接吹飞出千米之外。

    苍炎带着远古屠戮者兽王它们,瞬间传送离开,消失于中心广场。

    返回天界。

    整个过程非常诡异,因为没有谁受到法则的惩罚…

    由此可见,死亡竞技场的确是受到某些人操纵,他们肯定利用了法则的某些漏洞,这个远古战场,已经成了邵些人的杀戮四方下界的‘屠宰场’0

    要不是至尊的强势出现,估计苍炎还不需要临时地抛下了黑狱王,匆匆逃回天界。

    可是即使有至尊和夜后两大强援,最终也无济于事。

    敌人,早早就布好了陷阱。

    就等四方下界的武春上当。

    “这回真的完蛋了!”焚夭颓然坐倒在地面上,留不住苍炎「让他逃回天界后,没有追杀者前来,大家的积分不足,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必死无疑。

    “现在哪里还有办法,刚才我们应该联手,拼命地留下苍炎的。骸族的瓮金暗中叹息至尊和夜后刚才不肯出手拦戟,如果她们两大强者联手出击,苍炎恝走?没那么容易!他不明白至尊和夜后为什么不拦戟苍炎,放虎归山的举动对她们也没好处啊,她们怎么偏偏就让苍炎走了呢?

    “大家另想法办吧,埋怨无用。”那个金属人陨星摆摆手,他认为至尊和夜后已经用尽了最大的力量,她们根本就不可能战胜苍炎,要不是她们的给力表现,一下子唬走了苍炎,邝么大家全部都会死在苍炎的陷阱领域之下。

    “三少你看……”黄泉还抱着一丝希望地看向岳阳。

    “苍炎想逃命,我们是无法阻止的。再说,我也没有想过阻止他!”岳阳忽然变出一个光华万千比刚才的回归之杖更辉煌百倍的黄金罗盘。

    这是费雯丽女皇借给岳阳鹄‘三界罗盘'。特殊类神器。

    可以直接自死亡竞技场传送天界的回归之杖,也算是一件不错的宝物,要跟三界罗盘这种神器一比,简直就像小孩子的玩意儿。

    天界罗盘,只要在某个地点或者某个物品上设下目标,不仅是代表通天塔的下界和天界,甚至传说中的神界,都可以自由传送,世间任何障碍物,除了远古法则、神典空间以及绝对无解的永恒封印,就是那种被称为‘寂灭封神’黑洞封印之外,别的空间都无法阻止三界罗盘的定点传送。

    三界罗盘,也是唯一完全不需要主人拥有超强能力就可以顺利使用的神器。

    它,是特殊类神器中靖极品。

    虽鲦这是女皇陛下的神器,但因为她与岳阳之间拥有灵魂血契,由她的意志指定,岳阳同学还是可以暂时借用迳件神器。

    当时,岳阳进去寻求费雯丽女皇陛下的援助,她了解事情真相之后,第一时间就拿出这个三界罗盘,然后冲着岳阳说了一句让他极度震惊的话:“要想破解被人操纵的远古竞技场,最好的办法,是杀上天界。

    让苍炎逃回去,是岳阳早早与至尊、夜后商量好的。

    否则,至尊根本不会留手。

    当然了,至尊和夜后要是没耒,岳阳同学就算有三界罗盘,他也只能干瞪眼,因为苍炎不是他能对付的,天界的敌人,更不可能招惹。至尊和夜后,听了岳阳说的计划后,她们当时完全不假思考就答应了。杀上天界,这是何等给力的举动,就算失败,那也足可震憾整个通天塔……更何况,岳阳还有费雯丽女皇面授机宜的办法,就算杀上天界时力有不逮,岳阳也还有办法安然返回!

    “黄泉、焚天、陨星,你们可以留下来,我不强求,但是我们的计划是杀上天界,苍炎他想逃,没门!我已经在远古屠戮者兽王身上留下了标记,立即就可以传送到它的身边。你们是随我追上去,杀了苍炎,还是留下,你们自行决断吧!”岳阳一边向黄泉他们发出邀请,一边往三界罗盘输入先天真气。

    跟回归之杖不同,三界罗盘的光华中,飞出一个面带微笑的小灵体,神器之灵,她的身形,就跟巴掌大的小精灵差不多大小。

    神器之灵,她长着彩虹一般的翅膀,也有漂亮无比的鱼尾。模样,有点像缩小的小文丽。稍微有少许差异。非常可爱。

    器灵的小手微微一挥,以岳阳为中心,十米范围内的所有生物,都让她以玉手印上金光灿灿的远古苻文。

    黄泉、焚夭他们对视一眼后,赶紧飞射而来,他们当然要参与这个杀上天界的‘疯狂计划’,虽说等一会儿杀上天界,面对不知多少的敌人,是个九死一生的冒险举动,但怎么也好过留在死亡竞技场。

    留在这里,绝对是必死无疑!

    别说黄泉他们了,就连遥远处静观的南宫老人和冥皇他们,也赶过来,坚决要参加这一次可能有去无回的反攻天界之旅!

    能杀上天界,一偿多年期盼不得的武者夙愿。纵然战死,亦是快哉!

    岳阳在传送离开直上天界之前,还向虚空喊了一声:“黑狱王,你这个胆小如鼠的龟蛋,难道要留在这里等死吗?”

    “法则惩罚是杀不了我的,三少,你永远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背叛者!”当岳阳他们消失后,黑狱王静静地现身,悬浮于空。他缓缓地举起手,解除了全身披覆的圣铠,又将黑暗圣剑收起,将身上的一切收回宝典世界,仅剩下伫然一身,最后喃喃自f6地说道:“真正的背叛者,就连自己都可以背叛的……最终的背叛,不仅仅是仆人的各义、爱人的眼泪、战兽的守护和队友的盟约那些东西,还有自己的生命……我黑狱都不需要了!”

    灰。

    法则的惩罚,瞬间化成毁灭天雷轰杀而下,直接将黑狱王秒杀成然而,一道白光,于虚无中闪现。冲天而起。一个黑狱王的影子,在白色光柱中若隐若现,传送消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