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五章 所有的改变
    ,天机欣慰一笑,竟然很难得的拍了拍千重山的肩膀权期叫好,不愧是我于家的孙子,爷爷支持你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决定得到了老爷子的支持与欢喜,这对于重山来说也是一种很不相同的感受。他心里感慨万千,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也许在练营的生活,让他更加的珍惜此刻的拥有,他只想好好的享受这种幸福。

    “呜呜妇人却是失声的哭了起来,她只是一个女人,相夫教子,看着家庭和睦。老人身体健康,孩子快乐的成长,这就是一件很满足的事,她并不是不知道孩子的不成器,但作为母亲,她却不能像男人一样的管束孩子,这样孩子就更叛逆,更不着家了。

    其实在心里来说,她也希望孩子能有出息,而现在,以前被惯坏的儿子,竟然开始醒悟,浪子回头了。所以她再也压不住内心的喜悦,喜极而泣。

    于临空也感慨良深,拉住妇人的手说道:“子芳,今天儿子回来,我们应该高兴才是,不要哭了,以后这小子有出息了,喜欢他的女孩子会有很多,你抱孙子的希望会很快实现,你应该开心才是。”

    “我开心,我是太开心了,看到重山现在这样子,我觉得很开心,真的。”脸上有着泪,但却流露出一种微笑,一种幸福的笑容。于临空又说道:“爸,你看你要去杨家走一走了,杨家小子。的确帮了我们大忙

    于天机当下点头说道:“也对,好久没有与杨老一起喝酒了,下午我就去一趟,对了,把那瓶百年的茅台捎上。相信他也会很喜欢的

    对了他们这种层次,有些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虽然以前杨老是国家一把手,但于家与杨家并不太亲近,只是保持着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因为玩政治的人。都是需要走一步,看十步,杨家无子无女,一旦杨老头到下,杨家就算不玩蛋小也绝对会成为无根的浮萍,但是现在,有了杨天星的出现,杨家已经不会再悲剧重演了。

    于重山无奈了笑了笑,说道:“一千名练者。死了二三百人,大部分都是被教官斩杀的,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他杀了,说起来,我们都应该恨他,但是当练结束的那一刻,我们才现,其实我们对他的尊敬比恨意夹多

    “小我知道我一生都无法越他,只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被他视为对手,那说明我已经成功了。爷爷,爸,你们不会明白。在这一批学员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成为教官的信徒,我也是,所以,杨家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的强大

    于临空很是有些惊讶,于天机也是,但两人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是老爷子感到很高兴,因为孙子已经开始知道考虑深层的问题了。

    这样的事并不仅仅是于家。所有京城家族的那些子弟,可以活着回来的人都脱胎换骨,与于重山一样的讲叙着刮练营的某些事情。他们对杨天星的尊敬绝对是自心里。永不改变。

    所以这一天,杨家的势力里又增添了更多的成员,除了于老爷子以外,还有十几个上得了台面的京城家族老爷子,都纷纷的上门拜访,表示着亲近之意,也许在杨天星的身上,他们感受到杨家的更加强盛之态。

    这个时候不表示友好,等到真正杨家崛起,怕是想表示,也没有人理会了。

    一别半个月,杨天星当然尽情的享受着爱人,孩子的亲近,林美欣与宋子悦都已经生了,孩子还没有满月,林美欣还好,杨天星走进宋子悦房间的时候,她的几个姐妹都在,云若兮、白湘儿、曲诗羽都在一旁陪伴着,照顾着她。

    宋子悦脸色有些苍白的躺在床上,在她的身侧睡着一个被裹起来的婴儿,是一个女婴,几个姐妹都在用手抚摸站婴儿滑嫩的肌肤。轻轻的笑声一直未绝,看到杨天星进来,三人转过身来。

    宋子悦苍白的脸上瞬间染上了红霞,其实对这个男人,她说不上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意,但生命的安排,她注定成为他的男人,所以她勇敢的走出了第一步,而且很幸运的被种下了种子,现在生出了属于自己的孩子。

    虽然那份感情很淡,但可以说宋子悦是幸福的人,只是等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宋子悦心里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期盼,她盼着那个男人回来,回来看看她,看看她与他的孩子。那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除了思念,她心里更多:卫深的爱意。那个男人就是她孩子的父亲,未来的生哪个:孟个“烙印将陪着她一生一世,再也无法去除。

    “天星,过来看看紫辰,很漂亮呢,把我们几个姐妹所有的优点都集合了。就是没有地方像你的云若兮这当然是玩笑话,其实在宋子悦看来,孩子虽然是女婴,但睁开的眸子却与杨天得很像。

    杨天星走了过去,并没有马上抱起孩子,只是握住了宋子悦的手说道:“子悦。辛苦你了。”

    宋子悦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有什么好辛苦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生,这么多姐妹,哪个不是一样,美欣的难产,那才辛苦呢。你应该多安慰安慰她

    美欣难产,所以是剖腹,现在身体还很是不便。连走路都是有人扶着走,生了一个男孩子早就被秋语姿抱着了。

    杨天星笑着把孩子抱了起来,也许是受到了搔扰,这家伙马上醒来,黑溜溜的眼睛一睁开,看到不认识的杨天星,立刻就哇哇的哭了起来。众女一看就都乐了。

    “天星,孩子都不认你呢,你这个父亲,当得可真是不称职呢?。曲诗羽立刻开口说道。

    “紫辰出来第一个抱的是我小嘿嘿,我可是四姨,紫辰,你可不能不认识四姨哦!”白湘儿虽然年纪不但说实在话,她个性如小孩子一般,天真无邪,被秋语姿保护得实在太过了一些。

    白湘儿把紫辰抱了过去,抖动的哄着,但是小家伙还是在哭。云若兮笑道:“好了,把孩子给大姐,孩子这是饿了,喂她吃奶吧!”

    看着孩子含着紫色的奶头,幸福的吸着奶汁,杨天星心里也生起了一缕不经意的温馨。

    杨天星在家里住了几天,谢绝了一切的应酬,只是陪着老婆与孩子们。

    众女除了必要的外出处理潜龙的事务,基本也留在家里,她们知道这男人事情多。肯定在家里是留不住的,所以很珍惜此刻的时光,特别是生了孩子的众女。几乎是寸步不离,想让孩子与杨天星多接近,多培养父子之情。

    忆星已经三岁了,可以清楚的叫出爸爸,当然对他来说,更多的是陪伴几个弟弟妹妹。小孩子的交流,比大人的交流更简单。一会儿就可以成为最好的玩伴。杨家庄园的青院,这些日子绝对是笑声最多的地方,在那院子里,春色潜藏的众女,一个个精心打扮,花从月貌更似仙子,那娜姿如水的柔美,表露出最诱人的风情。那些生了孩子的女人,丰腴体态,就如成熟快要掉落的蜜桃。就等着有人采摘。

    十六芳华的少女,是一种青涩的诱惑,而二十岁的女人,是一种青春扬洋,半生半熟的诱惑,而结了婚的女人,是一种少*妇的诱惑。只有生过孩子的少*妇,才具有骚动的诱惑。因为他们经历了生命的演染,知道如何诱惑男人。

    杨天星的聚少离多,让众女不得不放开女人的那份矜持,寻求着心灵的慰藉。

    杨天星走进颜施虹房间,那醉人的清香早就已经布满整个空间,在那浅兰色的被单里,不仅仅只有颜施虹一个人,而是一大一小颜家姐妹两人都睡在一张床上。

    颜施虹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温柔,而颜月月却是一副惊弓之鸟的失措,她盼着这个日子很久,自从知道冷轻雾早先一步与这个姐夫有了男女之实后,她就在盼着这个日子,本来早在过年的时候,就已经与姐姐说过了,但姐夫一去就是半年,她已经等着有些受不住了。

    倒不是她受到了男女情爱的吸引。心苏如火的想与男人生点什么,只是冷轻雾很多时候都在他的耳边吹嘘。让她无言以对,这让她相当的不爽,所以知道今夜姐夫要进姐姐的房间,她来了,而且穿了一件最性感的内衣来了。

    颜月月还是一样的削瘦,虽然身高一米七,但体重不过百斤,略显单薄了一些,秋语姿也提醒过。特意的给她补,可是补品吃了不少,这女人就是丰满不起来。

    “天星,你来了,快过来。我有好多话要与你说呢?”

    颜施虹笑着招手,但是颜月月却是把被子一扯,身体缩回了被子中,不敢抬头了,人生的第一次羞人相见,作为女人,她总是显得有几分含蓄的,哪怕心里很想,也会装着羞人的样子,这就是女人的心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