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终生难忘的教训
    哈哈哈……大家快来小快来。看美女了,看冷家的大幕飞仇:”却没有想到,这个开车的年青人竟然认识冷轻雾,立刻兴奋的大声朝着肩膀上的对讲机叫了起来,没过一分钟。又有几辆车急驰再来。

    杨天星轻轻与冷凝霜站在被撞坏的车子面前,示意杨毅报警,眼前站着的年青人,今天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刮了。

    “天星,你看一看着又有几辆车飞奔而来,这些人下车后把小小妹围住,冷凝霜担心妹妹吃亏。

    杨天星摇了摇头,告诉她不需要担心。人来得越多越好。

    果然这些人把冷轻雾围住,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轻雾美女,陪哥飕车吧,哥除了飓车一流,床上的功夫也是一流哦”。

    “天京学院的第一美女女,果然绝色,各位兄弟,这个女人我泡了,不要与我抢哦!”

    “喂,你胃口挺大的,这是冷家的大小姐,你不要乱来。”

    “屁,什么冷家,京城有冷家么,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一个比一个流氓,一个比一个狂妄自大,缠着冷轻雾,大有趁机占便宜之势,冷轻雾还真是有种暴女龙的气势,此刻竟然一点也不畏,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垃圾,活在世上就是丢人,不仅丢你们自己的人,更丢你们老爸老妈的人,要是我,早就跳日月河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看看你们自己,像人么,有人样么,没有吧,像米虫吧,除了吃你们什么也干不了,养活你们这些人,老天真是不长眼呢?”

    “如果你们是我儿子。我都没眼见人了,肯定躲在房间里自杀了。

    一句比一句刻薄,把这些平日里一副少爷样的家伙骂得面红耳赤,冷凝霜也轻轻的吐了舌头,这会儿才知道这小妹的厉害,不仅恶魔本性,连骂人的本事也让人叹绝。

    有人忍不住了,骂道:小婊子,你嘴巴很利索啊,要不要给哥舔舔,哥给你红包。”

    “冷家的大小姐,你以为你真的是大小姐么,冷家不吃香了。信不信我们现在干死你?”

    “干,怕个球,老子今天一定要把这丫的弄到床上去。

    要说骂人,没有人是她的对手,但要动粗,冷轻雾就不行了,一转身就藏在杨天得的身后,露出一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怯怯的表情,说道:“姐夫,快帮帮我,有人欺负我呢?。

    如果没有杨天星在这里,她一定不会如此的表现,这些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天京学院里横行霸道,很多漂亮的女生都遭到他们的毒手,只是因为他们背影不一般,一直没有人敢追究他们的罪行。

    这一次难得碰上,冷轻雾就想借这个姐夫的手,给京城除了这几大害。

    姐夫可是杨洪涛的孙子,秋语姿的儿子,称之为京中第一纨绔绝对不为过,会怕这些小罗罗么?

    “小样,你混哪里的,还姐夫?你***把我们京城的美女泡走了,凭什么?”

    “从哪里来,给我滚哪里去,不然我敲断你三条腿,知道这是哪里么,这里是京城,不是乡巴佬该来的地方。小

    “早听说冷家三朵花,真是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更美的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错,冷家三女个个都美,冷凝霜因为情花初绽,俏美之中揉合了一种少*妇特有的风韵气质,此刻看起来更是迷人。

    杨毅此玄没有时间骂人,只是在杨天得的耳边介绍着眼前几个人的身份,一个外司部副部长的儿子,一个交通部司长的儿子,一个公安部办公室主任的儿子,还有一个是京军区某大校的儿子,剩下的几个,也都是大名鼎鼎,这些人在京城,的确也算是一流纨绔了,也难怪他们眼睛朝天看,鼻孔都朝天出气呢?

    警铃声急骤而来,两辆警车停下,六七个警察走了下来。

    “何队长,是你啊,有你什么事,跑来干什么,***平日里你总是慢慢吞吞的,今天倒是跑得挺快的

    “啊,原来是孙公子,真是误会,误会了。”这个所谓的队长满脸的谄媚的小步跑了过来,说道:“误会,误会,我这是过来看看孙公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孙公子就是公安部办公室主任的儿子,他还望着能巴结上。再升一级呢?

    “我们兄弟在京城什么事还需要你帮忙,回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晚些过来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孙公子一脸的不屑,觉得自己变成了太子一般,所有人都必须俯在他的脚下,但世上却偏偏有这些卑恭屈膝的人,愿意抛去人格与尊严,去舔人家的脚趾。

    “是,风,“马上就老,孙公子有事就打个电话,我愿意旋小一。叭长连杨天星也没有看一眼,就直溜的把车开走了,冷家姐妹看得直冒冷气,这就是代表着人民利益的警察,这就是像征着公正的警察?

    杨天星没有觉得有如何的失望,这事他已经遇到过几次了,在这里再遇一次,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

    “看到了没有,老子有权,警察就是我的狗腿子,冷轻雾,你最好乖点,不然你老子头也保不了那孙公子觉得很有面子,气势凌人的开口,身后的几咋。伙伴似乎司空见惯了,跟着得意的笑了起来。

    杨毅也是气愤不已,正在开口,杨天星却已经动了。

    如电般的闪了过运,白芒的光一动,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辆警车已经被整个的掀翻了,一片惨叫声传来,杨天星再回头的时候,脸上再也没有笑容。

    连那孙公子在内,所有人都被吓呆了,动未动,只有冷轻霎眸露狂喜之意,如果不是姐姐拉着,她怕是要手舞足蹈起来,姐夫真是帅了,这才是男人的范。

    “啪”的一声,一咋。耳光打在孙公子的脸上,杨天星冷笑道:“我姓杨,我叫杨天星,记住这个名字杨天星说完,手已经掐住了这个家伙的脑袋,摁着往那辆小车的玻璃窗撞了过去。

    连惨死声也来不及响起,玻璃被撞了大洞,这位孙公子脑袋半截的搭拉在那里,没有了声音,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昏了。

    “我记得你说要打断我的腿,现在你可以出手了。”看着那个猥琐的家伙,杨天星就站在他的面前。

    那家伙恨死了自己,刚才为何在多嘴说那么一句,得罪了这个死,神。

    脸一下子变了,很不容易挤出一抹笑容,说道:“这位老大,我错了,我就是一个屁,你就当我放了一下,就烟消云散了吧!”

    “散你妈”。杨天得左右开弓,一连打了十几个耳光,这家伙脸肿了,但杨天星没有这样的放过他,随手就拿起了一根钢筒,当着几咋。纨绔少爷的面前,一一的敲断了这个家伙的手与脚。

    如杀猪般的声音,在这里震耳欲聋。

    “你、你想干什么,我爸是交通部大司长,我妈是人大办公室副主任,我爷爷一…”看着杨天星逼近,这个家伙吓得步步后退,开始报出自己的家世。

    杨天星冷冷的笑道:“我就是你爷爷,你这样的杂碎,早该朵了喂猪。”

    随着几声惨叫,这个家伙张开四肢,摊在了那里,不是他想这样,而是手脚尽断了,收不回来,杨天星的下手很分寸,绝对不会要人命,但是他们的手脚估计是不会好了,一辈子躺在床,要玩就玩死,他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陪他们唠叨。

    “你、你大街行凶,你被、被捕了。”好不容易从车里爬出来的大队长有些傻了,看着孙公子被人如肉肠的挂在车窗上,也被吓到了,手指着杨天星色厉内换叫嚷着。杨天星回头一眸扫来,那家伙被吓得一连退了三步,靠在了晃悠悠翻身的小车上,出了一身冷汗,而杨天星随手一甩,手中的钢筒如箭般的飞出,直向这大队长而去。正中他的跨下,“咔”的一声,插在了车上。

    骚味弥漫开来,这气势凌人的大队长。此刻被这么吓得失禁了。

    现在这伙飓车年青人,只剩下一个还站着,但是双腿不停的在颤抖。

    “你很走运,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我要让你捎带一句话。”

    听到这福音,年青人急忙擦了脸上的汗水,说道:“一定,一定,你请说态度真是恭敬得不得了。

    “告诉他们父母,明天每人送一辆新车去杨家,听明白了没有?”

    这人快要哭了,努力的壮着胆子说道:“大哥,只是撞坏人一辆车?”

    “老子的车不用收利息啊,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我一定传到,一定传到。”

    被惊吓到的冷轻雾上了车来,兴奋得如过年一般,拉着杨天星的手臂,激动的说道:“姐夫,你真是太厉害了,比我大姐还厉害以前是她保护我与二姐,以后这保护两个公主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交姐夫了

    杨天星轻轻的笑了,说道:“这些人,欺软怕硬,不用怕他们,凝霜,把我的手机号码给轻雾,有事就打我电话,别的事姐夫不行,这打架扁人的事,姐夫很拿手的

    可不是,对冷轻雾这个年纪的女生来说,就喜欢这种英雄式的人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