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怪异的行为
    泛很快的讨尖了。沫避糊糊,又羞又累的东方席席山“一目,她赤身**的被那咋,可恶的家伙抱在怀里,而那坏家伙的一只手,更是紧紧的抓着她胸前的果实,似乎一夜的疯狂。还没有让他满足。

    她又是被臊了咋。满脸通红。小手伸出去。在这可恨的家伙腰间狠狠的揪了下去,让杨天星惨叫一声醒了。

    东方席席抓着睡衣就跳下了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混蛋。我都说了早些叫我,你看现在天都亮了,我死了,我真是死定了,要是被冷凝霜看到,我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个荡妇当定了

    杨天星色狼的笑道:“怕什么,大不了公开好了,男欢女爱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吧”。说着,正待伸手出去把女人拉过来,她已经转身逃走了。

    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把脑袋探出去。看到走道里没人,这才蹑手蹑脚的闪了出去。只是可惜才来到自己的门前,对面的房间打开了。罗玄玉走了出来,很随意的打了声招呼:“席席,这么早啊”。

    “早,早啊,我刚才出去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正准备睡个回笼觉呢?”很努力的保持着脸上的镇静,然后闪身进房,脸上早就羞红了一片,让她觉得庆幸的是冷凝霜已经不在卧房了,估计已经起床了。

    立刻冲入洗浴间,用温水不停的冲洗着身子,脑海里还是不由的闪动着睡夜的羞人情形。轻咬着玉齿。她恨死了自己。为何那一刻,她竟然变得迷迷糊糊的,那坏家伙说什么,她就去做什么,还用了几种很羞人的姿势,让他要了咋,够。

    没脸见人了。真是没脸见人了。

    双手捧着脸,羞红一片,任由喷洒的水洗去身上欲爱的痕迹,但是等她看到镜中自己的时候,更是把那可恶的男人恨死了,这家伙竟然在她的脖上。留了两个鲜明的唇印,这王八蛋,真的想害死她么?

    对这层楼里的众女来说,杨天星房间里有特别的声音,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唯一有怀疑的是柳秋芸,因为她当然知道昨夜那个女人不是自己,那会是谁呢?罗玄玉或者冷凝霜?她铁定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会是东方席席。

    为了印证自己的判断,替杨天星收拾房间的时候,她看到了被单上染着的春潮气息。昨夜这里,真的有女人来过。

    早餐的桌上,隐动着几缕暧昧。柳秋芸眼神不住的往冷凝霜与罗玄玉身上看,只是这两人的身上,没有一丝异样的情潮,让柳秋芸很是有些奇怪。

    “席席姐,你的打扮真漂亮,又新潮又别致,让人一看就忍不住的想多看几眼,特别是脖子上的那条纱巾,真是搭配太好了。”方玲儿盯着东方席席,很羡慕她的打扮,作为一个焦点存在的明星,这种打扮也是很平常的。

    冷凝霜轻轻的笑道:“那当然了,席席是大明星嘛,你有见过哪个大明星不会打扮的,玲儿有兴趣,以后可以向席席学习一下,妆扮也是很需要技巧的

    随着几人的说话。柳秋芸目光在东方席席身上扫过,东方席席容光幻。精神抖擞,这新居住环境的改变,竟然没有让她有一丝的不适,相比冷凝霜。她倒像是更习惯在这别墅里的生活。

    或者柳秋芸观察得不够仔细小但是东方席席脸上神态闪动的满足与眼里流露的春情,却让秋语姿很是有些不理解,昨天她已经调查过冷凝霜与东方席席的资料,冷凝霜自是不必说了,是京城很有名气的才女。因为想摆脱家族的约束,特意的逃到千里之外的天海来上学,在学院里也是冷艳美女一咋”绝对没有别的男朋友。

    而东方席席的资料却有些怪异了,昨天看出这个女人不是处子之身后。秋语姿心里就认为这个女人不洁身自爱。想想也是,娱乐圈是什么地方,再清白的人丢到里面去,也会变得乌漆抹黑的走出来,潜规则这么毒,又有几咋)人可以抵挡得住?

    但是资料却与她想的恰恰相反,这个女人在娱乐圈里清纯的简直让人意想不到,竟然连中的亲吻,她使用的都是替身。而且从来不出席私人的宴会,更没有交男朋友,当然了。追她的男人,却还真是不少,从政府高官到富豪巨子,应有尽有。

    这两种不同的感官,让秋语姿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所以吃过早餐,秋语姿单独把杨天星叫进了书房里,这件事她需要提醒一下,她可以接受儿子所有的花心,哪怕是泡有夫之妇,哪怕是喜欢许媚这样的有女儿的妇人,但是她不能接受没有旧二江的女人,或者说她绝对不会接受那种荡再说了以杨家的身份,儿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天星。东方席席与你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吧,找个机会,让她搬出去吧。我怕她会影响你秋语姿没有掩饰什么,当着杨天星就直说了。

    杨天星却是一愣。说道:“让她搬出去?妈,她惹你生气了?。想想也不应该啊,才搬来一天。而且东方席席很明显的有着讨好秋语姿的态度,怎么会惹她生气呢?

    “没有,但是我不太喜欢这样的人,天星,我告诉你吧,妈看得出来。她已经不是女孩子了,娱乐圈里诱惑太多,她既然受不住,那以后也会背叛的,妈不希望你与这样的女孩子交往,漂亮的女孩子很多,漂亮的女明星也有,只要你喜欢,妈可以帮你多找几个,这个东方席席就不要了

    杨天星有些汗,听秋语姿一说,他算是明白了,这个老妈是为何对东方席席不好了,不过他也有些佩服,这是不是处*女也能一眼看出来的。

    “妈,看不出来,你眼神还挺好使的,不过我实话告诉你吧她的第一次给我了,当然不再是女孩子了

    秋语姿眼一眯,很是有些意外的问道:“你说什么,你与她以前认识,快说说是什么时候的事?。

    杨天星有些无奈的把那天地下水道中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当然把两女的事也交待清楚了,这些日子,他正觉得压在心里有些难受呢,东方席席跟在身边,倒是好处理了。那冷傲雪竟然逃走了。这就让他有些愧疚了。

    这么一说,秋语姿倒是有些止不住的笑了,说道:“原来如此。我说了这席席怎么让人觉得如此奇怪呢,原来那个祸害你的男人就是你这小子。那么说来,她与冷凝霜一起搬进来,根本就不是当陪伴,而是全为了她自己了?”

    秋语姿这种笑,既是笑自己小又是笑儿子的运气,在那种逆境中,也可以占这么大的便宜,东方席席与冷家的大女儿冷傲雪,倒真是无上的艳福呢?

    她没有杨天星想的那样郁闷,冷傲雪逃了?她能逃到哪里去,只要冷家在。她绝对是逃不远的,除非她真的六亲不认,如草木一般无情,不然,想让她出来,简直太容易了。

    “估计是吧,妈,这事就你一个人知道,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席席这女人,好像挺害羞。明明都既成事实了,她却还让我瞒着,反正就这样吧,瞒着就瞒着,以后有机会再告诉秋芸吧!”

    秋语姿把手一挥说道:“行了,这事我来处理,你这小子,这种事应该早些告诉妈的,不然我就对东方席席起坏印象了。”

    有子这一次的谈话,杨天星把这事全交给了大人处理,他只管享受,东方席席与柳秋芸两人不定时的去杨天星的房间过夜,很奇怪的,两人竟然没有撞到过,东方席席从那天似乎看开了,而且越来越恋上了在床上的感觉,身体的丰满,也随着有了这种欢爱,日益的鼓涨起来。

    好像有人现了,但没有人开口问这种羞人的问题。

    而且秋语姿与东方席席之间。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连许丝丝都有些嫉妒了。

    冷凝霜现了这种不对劲,东方席席在这个家的融入,竟然比她还快。也许是因为心里的那抹矜持与抗拒,她不太敢与杨天星面对,而东方席席却是随意很多,在杨天星的面前,在秋语姿的面前,说话随口就来,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她虽然不解,但却是很羡慕东方席席。

    这天夜里,冷凝霜被异响惊醒了,睁眼一看,床上的东方席席不见了,她心里一惊,隐隐的觉得有状况,轻轻的开门,现在走廊里。东方席席猫着腰,正偷偷的向着杨天星的卧房走去,然后开门,闪了进去。

    冷凝霜吃惊的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竟然进了杨天星的房间,这怎么可能,而很快的。那房间里传来了那种怪怪的声音,就算是没有经历过,但一听那声音,却知道里面此刻是如何的一副场景。

    躺在床上,冷凝霜这一夜都没有想通这事的缘由,所以彻底的失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