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九章 原来,这就是救世主
    魔族天才们倒了血霉……不多时,就被涌来的黑潮搅得七零八落,不是当场死无全尸,就是不知去向……

    但这些都不在独孤傲眼中。

    他的眼里,只有那红光闪烁的某处……

    顺着独孤傲的目光望去,两位天才都不明其意。

    “独孤兄……这到底是?”

    “你们没有感觉到,这次黑潮的强度比以往几次要强得多?”对于他们的疑问,独孤傲却是不答反问。

    闻声,两位天才都是一愣,旋即若有所思……的确,之前的黑潮虽然同样汹涌,但怎么也不至于像刚才那样,将魔族的天才生生撕裂,冲垮……

    若非他们有‘紫云天佑’,想来也坚持不了几息。

    两人的目光不由得聚焦在独孤傲身上。

    “莫非……独孤兄知道什么?

    独孤傲缓缓点头,说道:“我隐宗与魔族交手最多,深知其诡谲……那个蝉,先前布下的非是‘噬血黑冥阵’,而是‘噬血引冥阵’,两者虽只有一字之差,却大不相同。后者除了完整拥有前者功效,还能导引煞气之流,最终会让周围黑潮越来越强……”

    “但同样的,若是阵法被破,黑潮便会席卷阵心,届时周边势必大弱,我等便可借此脱身……”

    最后一句落下,场间两人都彻底想通了。

    说穿了,这等于是让突然杀进来破阵的陆媚儿和杀焰焰挡灾,然后他们扬长而去。

    “……独孤兄,那道阵法只是濒临毁灭,还未完全破碎吧?万一她们察觉到了蹊跷……”

    在短暂的沉吟后,娄俊率先出声道。

    他方才已经看清,这次来救他们的人之一,乃是他们大秦的死敌,大周的天媚公主。

    是以他念头坚定得相当之快。

    当然,这念头中,有几分是为“贪生怕死”做掩饰,就不得而知了。

    闻声,独孤傲微微摇头,说道:“不是‘万一’,而是‘已经’……‘噬血黑冥阵’与‘噬血引冥阵’

    无比相似,除非破阵到一定程度,否则即便是魔族中人,都难以察觉……如今我既然已经知晓,她们,当然也能。”

    “对阵法的攻势,方才就已停了。”

    “……那可如何是好?”闻声,两位天才面露担忧,异口同声地说道。

    要知道,他们能顶过刚才那一波,已经差不多是极限,若是再来一波,恐怕‘紫云天佑’会当场崩溃!到时,有伤在身的他们根本逃不掉,必死无疑!

    而陆媚儿和杀焰焰待在阵中,尽管也相当危险,但只要‘噬血引冥阵’没有完全崩溃,就可以引开部分黑潮,从而比他们有更多的逃生机会……

    想到这里,两人的感观都变得相当微妙。

    人性复杂,转瞬多变,这一刻,他们忘记了陆媚儿和杀焰焰本就没有救他们的义务,也不去想自己等人方才没有向着那边靠拢,其背后之深意……

    两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难以抑制地涌了上来——“既然是来救人,岂可半途而废?”

    相较于他们还需要“克服”一下,独孤傲却是毫不迟疑地勾起了一抹冷笑:“阵势已经濒临崩溃……以为停手就没事了?”

    以他隐宗顶尖天才第二的能为,自然早就窥出此阵弱点何在……若是之前的完好阵型,他无能为力,可如今么……

    比对了一下距离,独孤傲眸中闪现出了一抹异彩。

    看到他这抹异彩,其余两人先是一喜,而后,面色就变得有些古怪。

    毕竟,两女,是为救他们而来。可他们呢?不思同舟共济,反而打算添一把火,把恩人烧死,以换取自己的逃生?

    这种行径,用恩将仇报怕都不足以形容,而完全是下三品。

    看出他们的犹豫,独孤傲思忖要隔空影响那阵法,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可是不够,于是劝说道:“即便我们什么都不做,下一波黑潮来临,她们能够逃生的可能也不足三成。可若是阵法瞬崩,引动黑潮提前爆发,冲垮阵心……那么,我们能够逃生的可能,有九成。”

    冰冷的数字,带着血淋淋的残酷意味,却是将其中的人性,恩情,尽皆忽略了去……

    两人下意识地一颤。

    就听独孤傲继续道:“论到天资,论到修为,那两女皆不比我等……如此,该如何取舍,天下人皆可明辨。”

    “我等若全军覆没于此,则此番流族帝宫之争,等同败北,反之,我等还可存下希望。”

    “为了人族大计,为了天下苍生……两位,请助我一臂之力!”

    这话说得无比冠冕堂皇,且独孤傲居然完全没有一丝惭愧,脸上的表情真挚无比,仿佛说的并非是要置恩人于死地的卑鄙行径,而是光明正大,为了天下苍生而做的义举……

    姑且不论他话中有多少“歪曲”,就说如今他这副神态,就让两人无比吃惊……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认清隐宗的救世主之名,究竟意味着什么……

    原来,这就是救世主啊。

    一念至此,两人都莫名地涌上了一丝复杂感观。

    下意识地,他们看了看昏倒在地的徐清雅,心底不由得喟叹了一声。

    原来……独孤傲是为防徐清雅做出“有违苍生大义”的事,方才故意让魔族击昏了她……

    也是。

    呵呵……也是啊!

    独孤傲,真是把什么都想到了。

    没有一点不可行了。

    他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我等明白了,请独孤兄,主持大局。”

    沉吟许久后,两人终究是对着独孤傲,抱拳说道。

    ……

    与此同时,在那道摇摇欲坠的红光所处,陆媚儿和杀焰焰方才抗下一波黑潮,俱都面色煞白,而被她们控制住的三大魔族天才,也陨落了一个。

    其余两魔,亦尽皆带伤。

    说来也是靠这三个家伙拼死爆发,不然刚才突然涌来的黑潮,就足以毁灭这里的一切。

    “呼,呼……狐狸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这阵法……哎呀,怎么回事啊这!”陆媚儿一边扶着布阵所用的石柱喘气,一边问向杀焰焰。

    但对这话,杀焰焰却是神情恍惚,犹如未闻,只是喃喃念着:“……真是想不到啊,蝉,你居然已经进步到了这个地步了……”

    “喂!狐狸精!你到底在那一个人嘀咕些什么啊!”陆媚儿不满地再嘟囔了一句,杀焰焰这才回过神来,她心思灵活,只在转瞬间就推断出了后续可能的发展……

    尤其是,那边有隐宗之人的话……

    必然,要遭!

    心念一动,她迅速转向陆媚儿,神情变得无比严肃,郑重道:“小女孩,听好了。”

    “干嘛?”

    陆媚儿没好气地轻哼一声,但看到杀焰焰露出这副神情,她还是收敛了神色,示意自己在听。

    “接下来我会给你创造一个逃走的机会,把握住!”

    杀焰焰缓缓攥紧了手心,郑重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