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决战紫禁之巅(六)
    慕弘益哆哆嗦嗦地说着,狠狠一咬牙,燃起一道传音符,不多时便有人从偏室押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慕道平,慕明,慕折三人走来,但还没等他走近,慕弘益便已一道劲气挥出,将此人击晕在地。

    “桀桀……动作倒是利索,那么这就开始吧……”左首魔将说了一句,右首魔将则蹙起眉头:“真要如此?黑天血祭坛只能再用两次,那个人类……”

    “摩柯……按照我们和那个人类的协议,此刻是该动手了,再说,大人在那枚棋子上已经花了很多心力,这也是他的意思……”

    “大人么……”右首魔将点点头,“既然如此,开始吧。”

    两人说话之间,已然动手,就见他们像是拎小鸡一样直接将三人扔到了左边的祭坛脚下,然后催动法诀,重重黑光落下,祭坛上的火焰由浅及深,开始层层蔓延上去……

    然后,慕家三人额头便同时出现了一道血色符文,接着,整个人的气血挥发出来,被祭坛吸收,不多时他们便全成皮包骨,已然生机断绝,再过片刻更是连尸体都被祭坛里刮出的阴风席卷了去……而此时,两位魔将全都单手做诀,嘴角喃喃念着——如果有精通魔族咒术的人在这里,一定可以听出这段喃喃中提到的最多的一个词,便是……咒杀!

    “……耶凌,有些不够!”

    等到两人施法完毕,右首魔将看了一眼祭坛的反应,便是皱了皱眉头,道:“血脉是够亲了,但修为太低……”

    “桀桀,此事也简单。”

    左首魔将说话间,直接伸出一只魔爪,从慕家人群中随手将他们的大长老抓了过来,然后像扔垃圾一样直接扔进了祭坛,就听得一阵歇斯底里的嘶吼声由高变低,终于消亡。而这过程中,慕家人不但根本就不敢动手,反而个个自危,躲到了家主身后,而慕弘益此时的脸色也已苍白到了极点……

    当然,两位魔将从头到尾没看过他们一眼,左首魔将看着已经全部被血色光芒笼罩的祭坛,很满意地点点头:“桀桀,够了!”

    “可以走了摩柯,今夜……很漫长,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他这声落下,右首魔将也是点了点头,而后两人便是重新穿上风衣,左首魔将右手一扬便将另外一个分出来的祭坛收入了袖中,他们……竟直到此时也没看慕家这群人一眼,直接就走了出去。

    意想之中的杀人灭口并没有发生,但慕弘益绝不会认为这是魔族心慈手软,而是他们另有所图……

    “家,家主……我们现在怎么办?要,要去禀报周帝陛下吗?”

    这声落下,慕弘益更是浑身一颤,死死咬牙,憋了半天,竟是双腿一抖,大声道:“走!我们走!从密道走,回慕家!今夜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慕家人等目瞪口呆,但他们也是怕死之人,刚才已经被魔将吓傻了,如今哪还能想那么多?当即便下意识地听从家主的命令,召集此地所有族人,跟随慕弘益迅速从密道撤离……

    便在他们刚迈进密道的瞬间,两道身影重新在此地出现……

    “桀桀,一如大人所料,人类,真是个卑劣的种族……”

    “……我不明白,杀了他们岂不是更干脆?”

    “桀桀,摩柯,他们身上已经被下了‘尸语咒’,活着还有些价值……你有空关心那些,还不如好好筹谋大计!今夜若是能够功成,我俩便可算为蝉殿下降临献上了一份大礼……桀桀……虽死无憾!”

    ……

    ……

    与此同时,慕流凌与秦云的紫禁决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铿!”

    两把不世名锋再度对撞到了一起,光芒迸射,真元与灵气绞成漩涡,气势磅礴,直冲云霄,周围经由阵法加持的地砖在一瞬间被撕裂开来,激射出大量碎石,四下溅落,虽然在阵法加持之下很快便恢复了原样,但那一刻的狼藉之象却是让场间众人都微微吃惊……

    此刻的观战者没有一个是弱者,哪怕放眼京都也都是站得住脚的人物,可就是这帮人,却也被这番冲击余波震得气血翻滚,一众强者更是不得不沉腰立马,暗暗运功抵挡,方能站稳……

    砰的一声!

    就见一次交手后,秦慕两人被能量的冲击分开,各自擦着地面暴退了十多丈,方才各自稳定身形……

    此刻,秦云的黑衣已然破损不堪,肉身之上道道纵横交错的细长剑痕更是昭示着先前的战斗有多么激烈,其中蕴含着的剑意更是时刻冲击着秦云的五脏六腑,噗地一声,一道血箭从他嘴中激射而出……

    反观慕流凌,此刻也不好受得很,她嘴角有一抹鲜红,三千青丝已有些缭乱,额头满是豆大汗珠,与玉手之上的血珠一同滴落,气血翻滚,呼吸微喘,身后的凌月仙水也已经断成数截,分开环绕在她四周,再无力聚集成形……

    两人,竟是打到了如今这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原本以为慕流凌会被碾压,最多也不过死撑几招的那群人顿觉脸颊微肿,看向楚天箫的目光愈显复杂……

    “难怪不接受‘点到为止’……慕流凌是真的可以对秦云造成致命威胁啊……”

    “……这两人,已经站在京都顶尖天才的顶尖层次了……妈的,秦云也就罢了,楚天箫一个女狗腿居然……”

    “算了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没习惯?仔细看,这两人应该要决战了……”

    “嗯,要上胜负手了……”

    场间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尽管两人此刻的伤势都不轻,但决然意味没有丝毫减少,气势也已经积攒到了极点,如无意外,接下来便会是他们各自的最强一剑,然后……决出胜负,决出……生死!

    秦云擦去了嘴角血渍,率先动作,就见他双手一合,两把血色巨剑便合二为一,气势豁然再涨,一道滔天血焰从剑尖迸射出来,秦云整个人亦是如火人一般熊熊燃烧,泛起了血红色的光芒!其中仿佛蕴含着场间众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力量……

    “这是属于我的力量!属于我真命天子,秦云的力量!”

    战到如今,秦云气运血祭已经燃烧到了最后关头,等同璀璨烟火的最后一刻,那炽热无比的光芒是如此耀眼,仿佛要将不败的英姿,桀骜的身影完全展现给世人,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强大,臣服于他的脚下!

    这一刻,废柴流真命天子,秦云的所有气运,几乎一并燃烧!

    (第三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