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9章才子付出有回报,老丫有思想松动
    我要是拒绝了才子哥的那片好心,才子哥会怎么想,他会不会很伤心。才子哥曾经说过,他赚钱起初的动力就是为了找到我,他想用钱的威力找到了。结果果真是他的钱发挥了威力,几乎是上千万的钱投了出去,我才被找到。

    “老丫啊!傻妹妹,二嫂虽然不是个最懂道理的人,但是二嫂知道啥叫好人,啥叫好心!别执拗了,侃快的答应才子吧。我觉得才子得到你答应他的电话,想象中才子高兴的会蹦起来。”

    二嫂说完看看,还在双手抱头的老丫,随后慢慢地把老丫的手从她的头上挪开,接着说:“傻子!趁着你还没有走不动道,趁着你还没有耳聋眼花,享受一下现代人的大城市优越的生活方式吧!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大城市人的生活是多么的精彩了!”

    老丫闭着眼睛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她的心跳在逐步加快,思维开始活跃起来。

    “傻妹子啊!人生就那么短短的几十年,就像赵本山小品里小沈阳说的,眼睛一睁又是一天,眼一闭不睁,那人生就算走完了。你那么苦下去有什么好处吗?才子那边还在受折磨,你的儿女也在为你和西拉格日冷担心,你的家人也在为你惦记。何苦那……!”

    可是老丫那股倔劲又上来,她仍然不说话,老丫的二嫂只好在一边劝解。

    可是嘴里的唾沫都说干了,老丫还是没有做出任何表态。二嫂说累了,她慢慢地睡着了。

    可是,老丫却没有意思随意,他的大脑还在超常的转动着。

    耳边没了二嫂的唠叨,屋子静下来,曾经的发生在小时候的很多事一幕一幕的浮现在眼前……上学时才子照顾自己,甘心受累为自己背书包,遇到放学时下大雨,才子背自己回家,才子和张明运,赵立新下河抓泥鳅,张明运和赵立新故意把自己和才子甩在后面,才子在芦苇丛里猫起来吓唬自己,还有和拐了腿打架等等等等……。

    想了很多很多,老丫感觉很累,她不得不问自己目前该怎么办?答应才子哥,自己离开草原还能生存吗?带着西拉格日冷住进大城市,自己能适应得了吗?西拉格日冷能适应吗?那里的人是不是会笑话自己和西拉格日冷呢?将来自己的儿女会怎么看待自己,看待才子哥呢?

    有了这些问号,老丫更加矛盾起来。

    第二天下午,二嫂急着问老丫,可是老丫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离开草原时间一长,她开始担心西拉格日冷和那群羊了。老丫执意要回沈阳,她要在沈阳在住上一晚和女儿亲近一下,明天她准备回草原。她把这个想法和爹妈说了,爹妈真的不舍得她这么快离开,可是老丫的理由是充分的,爹妈没在强留,二嫂也没办法。

    拐了腿的车把老丫送到沈阳李秀娟的住宅时,屋里的人让她吃惊了。

    满屋子的人她都认识,张明运来了,赵立新来了,李冰冰来了,尹娜来了,才子和哈顺格日丽来了。这些人在她的心理都是有分量的人,都是一辈子忘不掉的人。

    “拐了腿,你真是癞蛤蟆遇到天鹅肉了,怎么车开的那么慢,是不是想和老丫多唠一会啊!”

    “诶呀!臭嘴,你还没改你的老毛病呀!你都是大人物了,可别这样说话了。免得你老丈人扇你耳光啊!”

    哈哈哈……!屋里顿时一阵哄堂大笑,拐了腿和张明运的斗嘴烘托了气氛,老丫看着大伙带着一丝不好意思说:“你们怎么都来了。”

    这些人是才子特意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说服老丫接受他的无私馈赠。让老丫融进大城市,到时候才子能够更好的照顾好她和西拉格日冷。

    一阵寒暄过后大伙坐了下来,开始问老丫草原上的事。

    后来话题逐步转移到了才子的想法上来,可是这些人怎么说,老丫只是笑,没做任何表态。

    张明运说:“妹子,我们这些光屁股长大只有你离我们最远了。”

    “这话说得,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这个词是不是用的不太对劲啊!张明运你的文化还是有点浅,这些年在深圳白混了。”伊娜说完瞪了张明运一眼。

    “现在不是改革了吗?用哪都一样,男女平等吗!”李冰冰开始帮腔了。

    “对对,李冰冰的话我爱听,还是李冰冰理解我的心呀,像你尹娜还有老丫妹子,都不理解我的这片好心啊!诶呀!我的心现在都冰凉冰凉的了!不信哈顺格日丽你摸摸。”张明运还没说完,拽上哈顺格日丽的手就往自己的前胸放,哈顺格日丽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手已经在张明运的胸口了。

    等她反应过来,哈顺格日丽抽出手来猛地捶打着张明运,嘴里喊着:“你这个坏小子,你这个坏小子!”

    哈哈哈……!张明运一边躲闪一边大笑,屋里的人也跟着大笑。

    才子自从老丫和拐了腿进屋没说一句话,他在仔细地观察着老丫的面部表情,他想从中找到老丫二嫂下午给自己打电话说的那些老丫犹豫理由。

    “停停!看你俩,一个是大经理,一个是董事长的贵妇人相互追打,那还了得!”李冰冰又开始逗话了。

    哈顺格日丽停止追打张明运,眼睛却瞪了一下李冰冰说:“我看,李冰冰呀,你的嘴比张明运的嘴还臭呢!”

    李冰冰笑笑,说:“嫂子,你说的对,我们俩彼此彼此!哈哈哈……!”

    他们在那边打嘴仗,尹娜却小声的和老丫说着话:“老丫,要不你干脆搬到沈阳来得了,看我们同学在一起多开心啊!”

    “我,我可过不惯这样的生活。”

    “老丫姐,别坚持了,我和才子合计好了,你搬到呼和浩特吧!你的身体很弱,我小时候也放过羊,冬天那么冷,夏天那么热,你在这样下去身体会拖垮的。”哈顺格日丽说完,像老丫点点头,代表着自己的话是真诚了。

    大家听到哈顺格日丽这样的话,一下屋里没了声音,毕竟在规劝老丫这件事上,哈顺格日丽是个关键。因为出钱的是才子,才子又和老丫的关系特殊,所以大家没了话,静静地听着。

    老丫看看哈顺格日丽,开始顺着哈顺格日丽点点头,正当大家刚要祝贺的瞬间,老丫却又摇摇头。大家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

    老丫开始的点头,才子看的很清楚,心向上一涌,可是那股涌动刚要爆发,却被老丫的摇头给遏制了。老丫没同意,才子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感觉心跳偷停了。

    他把这些好友聚集到沈阳,无非就是想让大伙帮着自己规劝好老丫,可是老丫这样的一摇头,让才子心凉了。

    他知道老丫的倔强,没成想是这么样的已经达到的枉顾程度。

    在唠下去看上去已经没了意义,才子只好提议大伙到丫丫酒店就餐。

    晚饭后,老丫给送回李秀娟住处,第二天一早,老丫给大伙送上飞机。老丫走了。

    老丫走了,才子为此极为伤心,他脸上带着不快。送走了老丫,其他的人也各自离开了。

    她为什么这样离去?她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无私帮助?难道我的想法是个错误吗?

    带着这些疑虑,才子苦苦的思考着。

    难道我伤了她的心,没有呀?我在努力维护着老丫,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老丫好呀?

    才子的郁闷一直摆在脸上,李秀娟看的极为清楚。在才子办公室里,李秀娟在劝解着才子:“才子啊!别为老丫的事愁眉苦脸了,我想老丫拒绝你的好心,她一定有她的苦衷,只是我们都认为你的做法对,老丫不会拒绝,大伙才直言相劝的,这样的效果谁都没想到,不过,我想老丫过一段时间她会想明白的。”

    才子起身,到了窗前,这是他高兴和郁闷时都喜欢做的一个动作。

    才子心想,老丫拒绝了我的好意,我的心里竟然这样难受,难道我喜怒哀乐完全在老丫的那里吗?

    哼!谁让我太在意老丫了,这样的结果也许是应该的。

    才子开始自我安慰,随后回到座位看看李秀娟说:“帮助老丫的心愿未完成,我觉得确实是件事,嫂子,我现在有点弄不明白老丫了。我已经不知道老丫所想,已经不知道老丫需要啥了。她这一点都不理解我良苦用心,也许她在误会我,或者误会哈顺格日丽。”才子说完深吸了一口气。

    “我从两天来接触老丫,我没觉得老丫有误会你和哈顺格日丽的意思,估计老丫是因为别的原因不接受你的帮助。”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