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8章草原美景让人醉,爱妻多心使人愁
    空旷致远的大草原上,才子孤零零的,顿觉寂寞袭来,心想,哈顺格日丽呀!难道我们的结合是一种错误吗?那时候我为什么不在坚持,不在坚持去找老丫?可是那时的哈顺格日丽那么善良,那么美丽,我真的无法拒绝。嗨---!这也许就是命运吧!

    举目凝望,碧蓝的天像一口无比巨大的锅把整个草原和自己盖住,让他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是多么的孤独。

    走了很长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蒙’古包,随着那‘蒙’古包缕缕炊烟的升起,牧场上的畜群也都朝自己的家园走去。怅然,一种无名的怅然袭上心来。

    “嘚---嘚---嘚……”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两匹马飞一样朝这边奔来,骑马的是两个穿牧民袍子的年轻牧民,他们看看才子,说了几句‘蒙’古语,才子听不懂。

    才子很着急,他觉得他俩在说哈顺格日丽如何如何了!年轻人用手一笔画,意思是跟着他们走,这手语才子明白了。才子跟着他俩走了。

    不一会,几处更大的‘蒙’古包映入眼帘,他看清楚了,一座‘蒙’古包前站立的‘女’人,她就是哈顺格日丽,才子到了近前下马。不高兴地看着她,不说话。

    “饿了吧,我让牧民宰了一只羊,做你最爱吃的手把羊‘肉’怎么样?”看着哈顺格日丽的表情,虽然算不上高兴,但也算不上愤怒,才子说:“你为什么疯跑,难道你想把我‘弄’丢了不成?”

    “你还能丢了,你把丢了二十年的人都找回来了,你能丢吗?”

    这句话分明还带着气,才子本想发脾气,可是看着一边在忙活收拾羊的牧民一家人,怨气压了下去。他知道在这里和哈顺格日丽争吵是件丢人的事。

    嗨---!还是忍为贵。

    才子只好压下怒火,笑笑:“那时以前,现在我在没有能力和‘精’力找了!况且我也丢---”

    说到这,才子自知说走了嘴,他说的是老丫第二次失踪自己去找是走丢的事,因为那件事他一直在瞒着哈顺格日丽,他不想把那件事告诉她,今天他是被哈顺格日丽气晕头了才那么说。好在自己反应过来,没说完成整。

    “好了!好了!我们别在这吵,我帮助牧民大哥收拾羊了!”

    才子故意这样补充,刚才的话。

    羊很快收拾好了,之后是下锅。不多时冒着白气的大锅里飘出‘肉’香。

    “你饿了吧?快吃饭!”牧民大哥说着生硬的汉语和才子说话。

    这羊‘肉’确实鲜美,但是心里有事的人吃了也没了往日的美味,才子胡‘乱’地吃过。

    哈顺格日丽这时确实不慌不忙,好像在故意气才子一样。望着眼前曾经娴慧而又知书达礼‘女’人,才子无比的感慨!现如今哈顺格日丽已经大变,她不在是哪个曾经宽容豁达的‘蒙’古族姑娘了。

    牧民大哥来敬酒,才子不客气,一口一大碗。

    哈顺格日丽也不客气,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酒足饭饱,哈顺格日丽付了钱,两人离了歪斜的上马,晃晃悠悠的回返。

    马儿走的极慢,几乎是一边吃草一边走路。

    两人都没在说一句话,返回那座牧人之家已经是傍晚。

    这一夜才子睡的很沉,第二天,草原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两人上路时,雨渐渐大了起来,才子看看哈顺格日丽说:“下站我们去哪?”

    哈顺格日丽说:“我看,娜莎和鲍斯日古冷这个时候应该在老丫家了。鲍斯日古冷这次回草原一定得回家,正好我们也赶过去吧!”

    “你真的想去老丫家吗?”

    “难道,难道你不想去吗?”

    “哈顺格日丽啊!你别刺‘激’我了好吗?”

    “我真的是想关心一下老丫姐,才子你真的误会我了。”

    006章车子上路却无目的,去不去老丫家啊

    中午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才子把车停在公路边。站在车‘门’外,他深吸了一口清冷的草原空气,他以前很喜欢秋那种凉凉爽爽的空气,可是今天他却感到这气息真的是悲凉了。

    才子上了车,车子行驶在人烟稀少的公路上。车子行驶的很稳,握着驾驶盘手几乎都可以放开,在这里因为他不必担心和满大街的车子相拥。

    也许开车和人生一样,告别喧嚣也就意味着平和。才子的思绪开始有了缓和,带着淡淡的感觉。

    嗨---随她去吧---既然哈顺格日丽非得去看老丫,那我就别在别着了。一切随其自然吧!

    有了这种想法,他的心才彻底平和下来,感觉到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他一生中所面对两个‘女’人里,哈顺格日丽和老丫她谁也不舍得伤害。

    事实上,他和老丫的恩情爱情是那么的纯洁,她投入自己的怀抱时他对没有对她产生一丝邪念!

    二十几年前,他对老丫那种朦胧的爱意,触发了他爱的神经。也是一生中他真心真意,没有任何杂念的爱。

    后来哈顺格日丽的突然闯入,让他感受到了另一种爱,也让他享受到了夫妻之间的那种爱。

    现如今,干儿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女’儿和干‘女’儿都大了,自己也逐渐在变得老练了!

    虽然哈顺格日丽的‘性’格改变,影响了他的对很多事的判断,甚至很多事让他心烦意‘乱’。但是,毕竟还没有发生大的事情,老丫还是老丫,哈顺格日丽还是哈顺格日丽。

    这些天哈顺格日丽想和老丫见面,他虽然担心哈顺格日丽会和老丫说一些过格的话,让老丫伤心甚至受到致命的打击。

    可是这些东西他觉得是不可避免的,才子想好了,要是哈顺格日丽真的伤害老丫,他会站在老丫的一边,一旦事情进入更加糟糕的境地,他会毫不犹豫的保护老丫。

    他经过这些情感磨难后,他已经成熟了。曾经的豪放所不在有,曾经的热情不在那么炙热---

    想好了这些,他加打了油‘门’,车子向着草原深处驶进。哈顺格日丽‘迷’‘迷’糊糊地被车子的颠簸醒来:“才子,我们现在是去哪?”

    “老丫家呀!”

    “那,那开的这么快干什么,你着急见老丫姐吗?”

    这话里还是带着刺,才子笑笑,他不在理会哈顺格日丽的越来越多无理,他已经想清楚了。

    “哈顺格日丽,这么宽阔的公路车子这么少,车子开慢了不是‘浪’费吗!”

    傍晚时分,车子驶入老丫家的那片草原,这片草原才子已经来过无数次了,这里面留下的只有他的伤心,没有意思的快感!这点才子心理是极为明白的。

    “诶呀!娜莎他们真的先我们到了!”哈顺格日丽看到那台大悍马喊出生来。

    才子只是笑笑,没说话。

    车子到了老丫家‘蒙’古包‘门’口,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随后按响了车喇叭。

    这意思很简单,想让老丫‘蒙’古包的人听到,让他们出来迎接。

    当然,他这样做是让哈顺格日丽感受到这里的热情,满足一下哈顺格日丽的虚荣。至于自己对于这点虚荣早已不再在意了!

    两人下车,果然老丫家里出来一个人。但是这个人不是才子期待的那些人。他想象中娜莎和鲍斯日古冷会出来。

    可是出来的确实老丫的傻丈夫西拉格日冷,他傻傻地,呆呆地看着才子和哈顺格日丽,嘴角想在抖动,却没说出话来。

    “西拉格日冷,你不认识我了吗?”才子问着。

    西拉格日冷眨眨眼,看看才子又看看哈顺格日丽,突然间眉角向上扬了一下,随即嘴角的抖动停止下来。几年不见,才子感到西拉格日冷已经大不如以前,显得他更加的傻了,更加的老了!

    “鲍斯日古冷同学骑马啦!”这句话虽然不怎么太通顺,才子已经听明白了!也明白了,他认出自己来了。

    “娜莎也去了?”哈顺格日丽却着急的问。

    西拉格日冷呆呆地看看哈顺格日丽,他分明不知道娜莎是谁。

    “让我们进屋啊?嫂子怎么没在家吗?”才子问完,也不需要西拉格日冷回答,迈步向‘蒙’古包里走去。

    ‘蒙’古包里空空的没有人,才子知道娜莎和鲍斯日古冷她们一旦是骑马还没回来。屋里电视机底下一大束‘花’玫瑰开得正‘艳’,灯光还亮着,地面上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杂物,电视机开着,吃剩下的羊‘肉’胡‘乱’地放在屋角,这些都预示着这‘蒙’古包的的‘女’主人是个不会收拾屋子的人。

    老丫的大伯嫂应该在家的,她怎么没在呢?才子心理在化魂。

    问西拉格日冷他知道会非常费劲,索‘性’他不在问下去。

    才子从老丫的‘蒙’古包出来到了老丫大伯嫂的‘蒙’古包,这座‘蒙’古包的里显得很清冷,好像有时间没有人住过了,‘精’美的‘蒙’古样式家具上已经布上一层浮灰。

    才子感觉到这里一定发生了变故,老丫大伯嫂应该不在这里住了。才子和哈顺格日丽出了老丫大伯嫂的‘蒙’古包,西拉格日冷却傻傻地看着两位在这里视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