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6章酒桌上增进友谊,请人帮忙改管理
    大家相互打了招呼,菜很快上齐。必然这是个小店,没啥太好的酒,只好要了店里最贵的酒上来。几人边吃边聊,必然才子和这些人也都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才子感到略显生疏了一些。

    一杯酒下去,周广仁已经醉的不行了,才子看看周广仁说:“你别喝了,你的酒量确实不行。其他的可没这个例外啊!”

    谭教授笑了说:“我还能来一杯。”

    孙教授看看谭教授说:“诶呀!谭教授,我看你最近酒量渐长了啊!”

    谭教授说:“不是渐涨,而是真的涨了。”

    才子说:“谭教授这是看见我高兴,酒量自然地就起来了。”

    李晶梅开始给每位倒酒,第二杯也很快下去。两位教授说啥也不喝了,才子和李晶梅一看再和下去也没啥意义了,才子要了啤酒,几人慢慢地和慢慢地聊。

    这是,才子说:“诶呀!我忘了一个人,卢大林来了就好了,他倒可以陪我喝点。对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李晶梅说:“董事长,这个时候让卢大哥来确实晚点了。”

    才子说:“不晚,都是老哥们了。他不会挑我的。”

    谭教授说:“别的了,我和孙教授已经喝醉了。你让卢大林来,我们是喝还是不喝啊!”

    孙教授也说:“孙董事长,别叫了,要想喝酒,那你那天再请他吧,我可喝不下去了。”

    才子一想也是,随后说:“那就明天我单独请他,来,我们喝杯啤酒解解渴。”

    一听这话,谭教授和孙教授都笑了。

    这顿饭很快就结束了,才子今天确实没喝多,头脑极为清醒。

    晚上回到家里时间还不算晚,哈顺格日丽和两个保姆正看电视。

    两个保姆见才子见才子回来都起身,带着笑脸。一个说:“孙董事长,你可回来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几天。”

    才子笑了一下摆摆手说:“都坐下啊!你俩别我年岁大,别这样,我局的心理不得劲。”

    其中一个保姆急忙给才子砌了一杯茶说:“董事长,你喝茶,喝酒了喝点茶水解解酒。”

    才子坐在沙发上,两位保姆也坐下。才子感觉到两位保姆和自己有了一些生疏的感觉。才子知道,自己出‘门’的时间确实有点长了。

    这时,哈顺格日丽问:“你又请谁喝酒了?”

    才子说:“啊!谭教授和孙教授,还有周广仁。”

    哈顺格日丽说:“下午李晶梅给我打电话,她说明天八点到你的办公室开会,啥事啊?”

    才子说:“我觉得现在我们的企业管理的有点‘乱’,安磊那边忙的够呛,我想重新捋顺一下副总以上干部。如果能调整不开的话,我还想聘任一两个副总经理。”

    哈顺格日丽说:“嗯!安磊那边的工作量确实太大了。一边是集团公司这边的事他得跑,另一边的房地产的事他还得兼顾。”

    才子说:“房地产那块的管理上,安磊已经有了经验,应该说已经成熟了。但是在管理集团公司上还有点欠缺,所以我今天请两位教授就是合计这事的。谭教授说,一半天他让他的一位学生来丫丫,指点一下我们管理上的不足,然后制定一套科学的管理方案。”

    哈顺格日丽说:“嗯!我们确实不怎么会管理,我看你这些天也累得够呛。”

    嗨……!才子叹口气,说:“类倒没觉得累,只是觉得很多事办起来没那么顺利!”

    又看了一会电视,才子脑子里却想着明天的开会的事,他在想应该说点啥?人事安排上该怎么变动,哈顺格日丽和两个保姆看完电视去睡觉了。

    才子感觉还是没有睡意,拿着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着一些东西。

    第二天一早才子到了班上,她让李晶梅立即通知今天早上的会议取消,因为他还没琢磨好,这些副总以上干部的该怎么安排更合适。

    第三天,谭教授来了电话说,他已经找到他的学生,他叫袁平。他现在已经离开了那家外企,准备去上海另外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就职。很巧这几天他有时间,他和他说了,他说天来沈阳,下午三点下飞机,让才子派人去机场接他。

    才子说:“谭教授,这么重要的人我得亲自去接。”

    谭教授说:“那更好了。”

    撂了谭教授的电话,才子和老海来到飞机场。

    才子心理高兴,机场停车场,才子的大悍马停在那里等待着那位贵宾的到来。

    时间不长,才子的手机响了,才子一看正是那位贵宾的手机,他知道贵宾已经下了飞机。

    才子一边和贵宾通话一边下车,指点着贵宾往哪走。

    这时一位背着挎包的中年人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在四处张望。才子猜测自己接的人一定是他了,才子撂下电话向那人摆摆手。

    喊道:“你好,是袁平吧?”

    那人也看到了才子和老海,随后也摆手,那人很快到了才子和老海身边。才子上前几步说:“袁平老弟,可把你盼来了!”

    袁平笑着说:“您就是孙董事长了?”

    才子说:“对,我就是孙耀才。”

    随后两人握握手,又唠了几句,三人上车。

    车上才子问:“袁老弟,果然一表人才。听谭教授说,你准备去上海一家合资公司上班了。”

    袁平说:“孙董事长,是这样的,我原来北京的那家外资企业我觉得规模小,有正赶上上海一家合资公司缺人,我就和他们联系了。他们也同意了,合同已经签完了,他们让我现在就上班,我感觉这些年也没休息几天。我准备利用这十几天时间陪家人玩玩。”

    才子说:“诶啊!那真的不好意了,我占用了你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了。”

    袁平笑了一下说:“没关系,谭教授是我的恩师,他说的事我必须遵办。”

    才子笑笑,说:“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有学问的人!”

    袁平说:“要说有学问,那还得说是谭教授那样的人,人家是真的有学问。”

    说话间,车子到了丫丫。才子简单地和袁平讲了一下丫丫的管理现状,随后安排袁平吃饭。

    今天他邀请了谭教授和孙教授还有卢大林,李晶梅和艾芝嫂子作陪。在丫丫宾馆自己的专用房间,人都到齐了。一桌子丰盛晚宴上,大家笑盈盈的说着笑着。

    喝过一杯酒后,卢大林说:“才子呀!我听说你那现在人手不足是吗?”

    才子说:“可不嘛!你也不正是退休,要是退休了到我这帮我一把我就不犯愁了。”

    卢大林说:“才子啊!你看看我去你那我能干点啥?”

    才子一听心理想,难道卢大林有来丫丫的意思?想到这,才子说:“这样吧,卢大哥,你是我事业起步的奠基石,我的第一桶金是你给的。给那些钱,就没有才子的今天!”

    这时,卢大林急忙打断才子的话说:“才子啊!你要是这样说,大哥我可不去你那了。都是哥们吗?老是说感谢的话听着不怎么顺耳啊!”

    才子说:“这是真实情况,才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所以我说出来心理才舒服。”

    这时,艾芝离开座位过来说:“才子弟弟,你说的我们都听见了,你大哥是啥样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他不喜欢人家说他好!”

    才子说:“嫂子,大哥的‘性’格我当然知道,但是这是我的真心话。”

    卢大林憨憨地笑笑说:“行了,我的事那天我们单独唠。”才子点点头。

    艾芝说:“才子,我那,其实也想和你说点事?”

    才子说:“嫂子,你说吧。”

    艾芝说:“是这样,丫丫宾馆也装修这些年了,现在看和其他的酒店比装修似乎赶不上形势了。”

    才子点点头说:“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说我们丫丫得重新装修是吧?”

    艾芝点点头,才子说:“嫂子,这样吧。你找人先找一家好一点的装修公司设计一下,我看看效果。然后择日停业,最好在最短的时间内‘弄’好。”

    艾芝说:“才子,那好,我这几天就运作这件事。”

    这时,袁平提酒,说:“各位都是我恩师的好朋友,严格说我是小字辈所以我提杯酒。”

    才子笑了说:“袁老弟,别这样说。出了你的两位老师意外,我们都是兄弟姐妹。”

    袁平说:“孙董事长,您太客气了。”

    这时孙教授问:“袁平啊!我一直没问,你到上海年薪多少?”

    袁平说:“年薪吗?合同上是六十万。”

    孙教授点点头说:“行,袁平你不愧为谭教授的学生。”

    谭教授带着一丝得意说:“孙教授,你的学生就不行了吧?”

    孙教授说:“确实,我的学生大都是学农的,收入确实没搞工业的多。”卢大林说:“这就是行业上的区别吗?”

    袁平看看大伙接着说:“我话说到一半,我接着说。第一呢,这些年了,多谢恩师的培养,才有了我今天的一点成绩。第二你看到恩师身体还是那么健硕,语言还是那么流畅,又有这些好朋友相伴我袁平感到高兴。第三呢,我再说一声,我今天回来重游故地,袁平高兴,我把这杯带着感情的酒干了!各位随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