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6章文彪性格真像我,这确实是开心事
    第二天,哈顺谷日丽开车带着小媛去了尧南镇,才子到了丫丫自己的办公室。

    一进屋,李秀娟正在收拾卫生,才子说:“嫂子,文彪这孩子现在能替我分忧喽!”

    李秀娟惊奇地看着才子问:“分忧?分什么忧呀?”

    才子说:“大连投资的事,是文彪联系了他的大学同学,给我找了一个软件方面的专家,帮我设计办公大楼了!”

    李秀娟听后笑了,说:“才子啊!我以为他为你干了什么大事了呢?这算啥事呀!不就是找个人吗!”

    才子说:“嫂子,事可不论大小,只要能解决问题的事就是成绩呀!”

    李秀娟听后,笑着看着才子,说:“才子啊!我看文彪这孩子身上还真的有你的一些特点呢?”

    才子说:“是吗?我怎么没觉出来呀!”

    李秀娟说:“我看他身上有你那股韧劲,你看他学习吧!总有一股不学会不罢休的劲头。”

    才子说:“我身上有那股劲头吗?”

    李秀娟心想,文彪如果真的是你的亲儿子有多好啊!那我这辈子……!嗨!

    想到这,李秀娟说:“你还没有,遇到啥事,你都想尽办法去解决。文彪的学习劲头和你做买卖的劲头是一样的!他就像你的亲儿子一样啊!”

    才子说:“亲不亲的反正我是那他当我的亲儿子一样对待,可也是,他是我儿子吗!他怎么也得有像我的地方啊!”

    才子说完,“哈哈哈……”大笑起来,李秀娟听后,她的心跳在加速,脸一下子红润了起来,她看着才子没在说话。

    这时,李晶梅进屋看着才子大笑也被带着笑笑,随后说:“董事长,看你,一大早就大笑,一定有啥开心事吧?”

    才子停止了笑,说:“是开心事!文彪他有的地方真的想我!”

    说完,他又回味地笑笑。

    李晶梅不解地看着,才子和李秀娟没说话。

    这时,才子问:“李副总有啥事?”

    李晶梅说:“啊!三洋来电话,让我们打款过去。”

    才子说:“该打就打呗。”

    李晶梅说:“他们的申请还没打过来呢!”

    才子说:“诶呀!特事特办,没问题。”

    李晶梅说:“我是来请示你的?”

    才子说:“我同意,打过去吧。”

    刚说到这,才子的手机响了起来,才子一看号码说:“等一会,我接个电话,应该是大连刘工打来的。”

    说完,才子按了接听键,才子说:“你好!”

    电话里说:“是孙董事长吧!诶啊!我是刘宝有。”

    才子说:“啊!刘工,是你。”

    电话里说:“孙董事长,我和单位说我一直在头疼,我准备到沈阳检查一下。领导特批了我几天假,那我今天下午就到沈阳!”

    才子说:“好,你做啥车来,我让司机去接你。”

    电话里说:“孙董事长,我自己开车过去。”

    才子说:“那好,大约几点到,我让司机到高速路口接你。”

    电话里说:“等我快到沈阳了,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才子说:“那好!我等你的电话。”

    撂了刘工的电话,才子说:“李副总,钱打过去吧。”

    李晶梅点头下楼了。

    李秀娟也收拾完卫生说:“才子,对了。那个大学生李响好像知道我们给他爹汇款的事了?”

    才子问:“怎么说呢?”

    李秀娟说:“昨晚,李响来了,他问我说,你是不是知道我爹住院的事了?”

    才子说:“你怎么说的啊?”

    李秀娟说:“我说,我怎么会知道你爹住院的事呢!”

    才子说:“确实,这孩子问这事……?”

    李秀娟说:“也许你的那个叫‘大个’的同学说走嘴了?”

    才子说:“不能吧!我和‘大个’说好了,不让他说的。”

    李秀娟说:“反正我看,李响还是知道点啥了。”

    才子说:“她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我们的心意是做到了。”

    李秀娟说:“也是,像你这样做好事不留名的到没几个!”

    才子说:“不说李响了,我干‘女’儿学习怎么样了?”

    李秀娟说:“有点进步,上次月考考了全班第十二了。”

    才子说:“果然我们的心没白费!这孩子也是个争气的孩子!”

    李秀娟说:“爹优秀,孩子还能差哪去!”

    才子说:“嫂子,别再夸我了,你在夸我我都快飘起来了!”

    李秀娟笑笑说:“我哪会夸人那!我是说点实话罢了。”

    才子说:“诶呀!还有件事没办呢,等有时间你在夸我吧!我得给谭教授打个电话。”

    才子说完,拿起办公电话,很快打了出去,电话通了,才子说:“谭教授,你很忙吗?”

    电话里说:“很忙!你有事吗?”

    才子说:“有还几件事那?”

    电话里说:“一件一件的慢慢说。”

    才子说:“第一件事,我和sdb准备合作,在大连投资一家软件公司。第二件事是我准备在我老家投资‘肉’禽加工厂。第三件事,我在大堆子乡将要建一个种猪和种‘鸡’养殖场。”

    电话里说:“这些事啊,你的意思是……?”

    才子说:“我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一下,我的这三件事投资合适吗?”

    谭教授说:“才子啊!你竟给我出新题目!因为你,我现在都快成了房地产方面的教授了。这段时间,你又有是牛‘奶’,又是软件,又是养殖。我对这几样都不是很熟悉啊,我都得现学现卖!”

    才子说:“那好,你呢!先慢慢地学着,等学懂了,在卖给我。”

    电话里“哈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才子也被带着大笑。

    谭教授,说:“还是幽默,这说明你小子‘精’力还旺盛着呢!那好等着吧!半个月之内,我学明白了在卖给你。”

    才子说:“那好,我等着。”

    撂了电话,才子说:“这把我忙的,差点我把谭教授忘了。不管怎么地谭教授也是我的经济顾问吗,让他帮我分析我的这些事是应该的吗!”

    李秀娟说:“才子,你说的我不太懂,要是没啥事,我下去了。”

    才子点头,李秀娟出了办公室。

    下午两点,才子的手机响了,才子一看是刘工的电话,才子自语:“刘工到沈阳了。”

    随后,他急忙接起,才子说:“刘工,到沈阳了?”

    电话里说:“还有十几分钟就下高速了!让你的司机到高速路口接我来吧!”

    才子说:“好,你的车号是多少?”

    电话里,刘工说了车号,才子又把自己的大吉普车的车号告诉了刘工。

    撂了刘工的电话,才子又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接通,才子说:“老海哥,你在公司吧?”

    电话里说:“董事长我在一楼呢。”

    才子说:“你到高速路口接大连来的刘工。”

    才子把刘工的车号和电话给了老海。

    撂了电话,才子自语:“大连的软件项目可以到设计院设计图纸了,可是孙教授那里怎么还没动静呢?”

    才子说完,又拿起电话,电话很快打通,才子说:“孙教授,是办的怎么样了?”

    电话里说:“才子啊!我有一个学生在长‘春’,一家‘肉’禽加工厂做高工。我们在做他的工作,不过他一直没答应我们那?”

    才子说:“他在那干几年了?”

    电话里说:“在哪干三年多了。”

    才子思索一下,说:“这样吧!他不来也行,让他帮我把‘肉’禽加工厂和养殖场的厂房的设计图纸设计出来也行呀!也就一个星期的事。这样吧,一个星期我给他两万。”

    电话里说:“才子,那我打电话问问。”

    才子说:“孙教授,您抓紧。”

    电话里说:“好的。”

    撂了孙教授的电话,才子心想,这也行,刘工的事真的提醒了我,嗨!

    过了一会,才子的手机响了起来,才子一看是孙教授的手机,才子说接起说:“孙教授,你的学生……?”

    电话里说:“孙董事长,我那学生同意了,他说下个星期他可以过来。”

    才子说:“下个星期,具体哪天没说吗?”

    电话里说:“具体时间没定下来。”

    才子说:“下个星期就下个星期吧!”

    撂了,孙教授的电话,才子想起哈顺谷日丽,才子想,哈顺谷日丽的事也不知道办的怎么样了,也没来个电话。

    才子拿起手机要拨出去,这时,他思索一下,又停了在那里。才子心想,让她放开自己的大脑吧!既然‘肉’禽加工厂的事‘交’给了她,我就得相信她,这样也好让她尽快适应起来。

    想到这,才子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

    临近中午,有人敲‘门’,才子喊:“请进”

    ‘门’推开,老海领着一位戴近视镜的中年人进屋,老海说:“董事长,这位就是刘工。”

    才子起身,出办公桌和刘工握握手,才子说:“刘工,可把你盼来了。快坐,老海哥,快倒茶。”

    刘工坐下,才子也坐下,老海忙着倒茶。

    刘工看看才子,随后说:“你就是孙董事长?”

    才子说:“没错,我就是。”

    刘工说:“孙董事长,没成想你这么年轻呀!”

    才子说:“怎么……这样说呢?”

    刘工说:“你儿子和李时为是同学,我以为你的年龄应该过五十了。”

    才子说:“刘工,我四十刚出头。”

    刘工说:“那你结婚很早啊!”

    才子说:“我快三十才结婚,李时为的同学周文彪,那是我的干儿子。”

    刘工说:“我说呢?”

    才子问:“刘工今年……?”

    刘工说:“四十八了!老喽!”

    才子说:“正是壮年,干事业的年龄吗!”

    刘工笑了,随后说:“孙董事长,我昨晚简单的画了一张图,我设想的企业建筑结构图,你先看看。”

    刘工说完,拿起背包翻找一下,拿出一张图起身到了才子办公桌前。

    才子仔细地看着,刘工站在办公桌前解释着。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