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4章和真正大亨吃饭,小心谨慎少说话
    下午四点,才子的手机又响了。才子接起,电话里说:“我在宾馆楼下,你下楼吧。”

    才子说:“这么早呀!”

    电话里说:“开车还不得走一段吗?”

    才子说:“好了,我这就下去。”

    才子说完,对老海说:“我走了,张明运来了。等二哥回来你俩安排好饭。”

    老海点头。

    才子房间,到了楼下,张明运的车子已在大‘门’口了。

    才子上车,车子驶出宾馆院子。才子说:“涂董事长还有钓鱼的习惯啊?”

    张明运说:“以前没有,就去年和曹总去过几回,现在上隐了。”

    才子说:“涂董事长家一定很阔绰吧?”

    张明运说:“这几处住房都行。”

    才子说:“几处住房?”

    张明运说:“在深圳就有三处,北京有两处。”

    才子表现出吃惊,说:“那些呢!”

    张明运说:“那有啥奇怪的,有了钱置办点房产很正常吗!我们今天去的是海边的那处平房。”

    才子说:“海边还有平房呢?”

    张明运说:“说是平房,其实也就是别墅,很大呢,在一个小渔村里。”

    才子说:“涂董事长真的会享受啊!”

    张明运说:“可不嘛!”

    说话间,车子出城了,又走了半个多小时,车子驶入一农村。

    车子七拐八拐进入一座二层小楼的大院子停下。

    院子里已经有了两台车,停在那里。

    才子说:“这就是,涂董事长的平房啊!”

    张明运说:“原来是平房,前年董事长又接了二层,楼上做了会客厅。”

    两人下车,张明运说:“我媳‘妇’和我老丈母娘都到了,董事长钓鱼还没回来,走进屋吧。”

    车子和张明运到了二层,才子扫视了一眼这间大屋子。

    南北各五个窗户,显得这房间的明亮和宽大。这里的摆设也很讲究,到有几分东北特‘色’。老板台放在屋子的东北角,上面放着‘玉’雕大白菜极为显眼,东面墙上挂着大屏幕的彩电,南侧的每个窗户下的地上各放着一盆一人高的发财树。

    地面上北侧和西侧摆着两组黑‘色’的皮面沙发,中间一个黑漆茶几,雕刻着‘精’美‘花’纹,显得极为‘精’致。西侧‘门’北侧的墙面上有考究明亮的壁柜。

    涂夫人和张明运媳‘妇’见到才子进来,两人起身和才子握握手,才子对涂夫人说:“婶,你还是那样年轻啊!”

    涂夫人笑着说:“才子啊!你真会说话。”

    张明运媳‘妇’说:“才子哥,你看来也成熟多了。”

    才子说:“是成熟了,不过也老喽!”

    张明运说:“才子啊!你呀,怎么还说老了呢!”

    涂夫人笑着说:“你们要是老了,我就更老喽!才子啊,在涂董事长面前你可千万别说老,他最不爱听这个老字了。他认为自己还没老呢!”

    才子说:“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我说的老是成熟的意思,我们老家形容成熟的人都叫老人了,我们那些工人在工地上干的时间长了,大叫就说他是这的老人了,就是这个意思。”

    张明运说听后看看才子,笑了一下,他没在说话。

    这时,屋外传来汽车喇叭声。

    张明运到南窗户边看了一眼说:“董事长回来了。”

    说完,向着才子一摆手,才子明白了。

    张明运和才子下楼,到了院子里。

    这时院子里多了两辆凯迪拉克,涂董事长正从车里下来,另一台车里也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

    凃总的司机帮着从后备箱里往出拿钓鱼的用具和一桶鱼。

    张明运和才子急忙上前和涂董事长打招呼,才子说:“董事长您回来了?”

    涂董事长看看才子笑了一下说:“你早来了。”才子点头。

    随后对司机说:“马上把鱼拿到厨房,让厨师马上做。”

    这时涂董事长拽着才子到了那位五十多岁男的面前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sdb的生意伙伴,深圳it业的巨头,化力集团的曹总。”

    曹总看看才子点一下头,才子说:“您好!曹总。”

    涂董事长之后介绍才子说:“这位是沈阳来的丫丫集团的孙董事长。”

    曹总说:“就是我们钓鱼时说的什么才子吗?”

    涂董事长说:“就是他。”

    曹总说:“诶啊!年岁不大呀?”

    涂董事长说:“四十岁才出头,年轻着呢!”

    才子一时不知说啥好,就随便说:“见---”

    才子刚说一个字停了一下,他本想说“见老喽!”可是一回想,刚才涂夫人说的那句话,才子改口说:“见到您非常高兴。”

    这时,张明运说:“曹总,请上楼吧。”

    曹总笑着说:“张明运啊!你这老丈人学的真快,今天钓了一条大家伙。”

    张明运说:“他学东西快,而且一干上还上瘾呢!”

    涂董事长说:“曹总,可不是吗!钓鱼这辛苦差事真让人上瘾。钓到一条吧,还想钓下一条!哈哈哈……”

    说笑间,四人上楼。

    到了那宽大的房间,涂夫人和张明运媳‘妇’迎了过来。

    张明运媳‘妇’说:“曹叔叔好!”

    涂夫人说:“曹总,今天你俩算是过足了钓鱼的隐了吧?”

    曹总说:“今天的天好,鱼爱咬钩,我们就多钓了一会。”

    说完,大家落座。

    涂董事长说:“才子啊!曹总的企业可大了,中基层员工就有4万多,总计员工12万多,其员工平均年薪近28万元。销售收入每年近两千亿那!我们sdb生产的电子元器件,主要都让曹总吃了!”

    才子一听惊讶!顷刻间,才子觉得自己一下子渺小了很多很多。才子缓缓神笑了一下说:“曹总,你们的企业那么大啊!”

    这时,凃夫人说:“曹总,化力准备实行住房公积金了?”

    曹总说:“有这个打算。”

    才子说:“曹总,你们的平均年工资达到了28,那怎么实现的啊?”

    曹总笑了一下说:“化力的薪酬架构由工资+奖金+股权分红组成。创办初期,我们化力就采用了全员持股的方式吸引人才。”

    才子点点头。

    涂董事长说:“我说的软件开发你琢磨的怎么样了?心理有点数没?”

    才子说:“我真的琢磨了一下,上午又和张明运合计了。我们准备明天动身去大连。”

    涂董事长说:“具体的呢?”

    才子想想说:“我想先到大连谈好落户的问题。之后我准备在国外找这方面的专家来组建这个公司。”

    涂董事长说:“国外?那你有啥目标了?”

    才子说:“董事长,我舅舅家的妹妹在美国拿到了这方面的学位,她和美国人结婚了,在美国就业了。但是我想,我要是挖她回国我看不是问题。”

    涂董事长说:“‘女’的啊?”

    这时,涂夫人说:“‘女’的就不能挑大梁了?我看只要是人才就行。”

    这时曹总笑着说:“涂董事长,你呀?还是老脑筋啊!‘女’的挑大梁的又都是,不少白领都是‘女’的吗!”

    涂董事长说:“我说的意思是---‘女’的一旦有了孩子,她的重心就会从工作中转移到了孩子身上了。目前企业竞争的这样残酷,没有一个一心一意专心研究工作的人那怎么能行啊!”

    才子说:“要么把他的丈夫,那个美国人也拉来。”

    涂董事长说:“他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吗?”

    才子说:“是,估计应该比我妹妹更厉害呢!”

    涂董事长说:“这件事吗?你和张明运合计着办。要是真的行,薪水的问题先不要考虑,只要人行就行。”

    曹总说:“软件业,主要竞争的主要是人才。没了人才也就没了动力,涂董事长说的对,只要是人行,就不要考虑薪水的问题了,他创造的利润远远高出薪水几百甚至上千倍的。”

    才子点头说:“我一定记住您二位的话,才子一定努力办好这件大事。”

    说话间,有人上楼,到了涂董事长夫人面前说:“饭菜好了。”

    涂董事长夫人说:“走吧,到餐厅吃饭吧?”

    涂董事长首先起身,几人到了一楼餐厅。

    有人开始把菜端到了大圆桌上了,接着碗筷也摆好了。

    涂夫人说:“曹总,您里边请。”

    涂董事长也说:“曹总,请吧。”

    曹总也没在客气,大家陆续落座。

    这时,张明运问曹总说:“曹叔叔,酒还喝上次喝的酒吗?”

    曹总说:“对,就来那个。”

    张明运点头,随手打开壁柜,拿出一瓶葡萄酒。

    才子看看上面的不满了洋文的酒,才子心想,看来曹总喜欢喝葡萄酒呀!

    张明运把酒启开,每人到了大半杯。

    涂董事长说:“来,先尝尝我钓的这鱼看看鲜不?”

    随后曹总笑着拿起筷子说:“老涂呀!我看你最近爱吃鱼了,人家说,好钓鱼的都不爱吃鱼,你倒好!不但爱钓鱼也爱吃鱼。”

    涂董事长说:“爱吃鱼是我小时就形成的习惯了,爱钓鱼可是你传染给我的啊!”

    涂董事长说完,大家笑了一下,之后大家动筷。

    曹总吃了一口鱼说:“别说,你家的厨师做的鱼确实鲜呢!”

    涂夫人说:“不是我家厨师做的,这是临时找当地的渔民为我们做的,原汁原味的做法。”

    曹总说:“我说嘛!这和饭店的鱼的做法大不一样。饭店的鱼做的油大,吃的都是油味,没鱼本来的鲜味了!”

    大家又吃了几口,涂董事长说:“别说话了,来吧!曹总喝口酒。等你啥时候再有时间,我们还去钓鱼。”

    曹总说:“这个月恐怕不行了,下个月吧!等你弟妹从夏威夷旅游回来,到时候我们还在这吃你钓的这鲜鱼。”

    凃总夫人说:“你家弟妹看来爱好旅游呀!”

    曹总说:“谁不想到外面转转,看看外国啥样。我经常出国,她也受到了感染了呗。不过我出国可是工作,可没她悠闲啊!”

    涂董事长说:“我就不爱旅游,瞎转了几天累得够呛。只是饱饱眼福,没啥收益。”

    曹总说:“那是你心里一直惦记这你的企业,没太多的心情看风景。现在不一样了,你专职作了董事长,其他生意上的事,让年轻人多‘操’心。那可就不一样了!”

    涂董事长说:“不过,张明运才接手,我还得看着点。”

    这时张明运媳‘妇’说:“爸,你就放心吧!张明运干得了。”

    涂董事长看看‘女’儿笑了一下,没在说话。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