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2章去草原看乌日娜,心里踏实一路行
    按着和卢大林约好的时间,才子带着老海和卢大林俩口子坐上了飞往呼和浩特的飞机。

    飞机降落在呼和浩特机场,下了飞机,才子拿出手机,打开后拨打着电话。电话接通,才子说:“主编,您好,我是才子啊!”

    电话里说:“才子啊!你好。”

    才子说:“还得麻烦你啊!那台新吉普车磨合的怎么样了?”

    主编说:“这才多长时间,还没磨合好呢!”

    才子说:“这样吧,我在机场,你让司机小刘把那台老吉普开来吧!我领朋友来草原玩玩,得用些天。”

    主编说:“开老吉普车干啥,开新的呗?”

    才子说:“不行,我们说不上去哪,走啥样的路,新的还没磨合好,造坏了白瞎了。还是开那旧的吧,坏了也不可惜。”

    主编说:“才子,有你的啊,真会算计。行,我这就叫小刘过去。”

    撂了,主编电话,才子对卢大林俩口子说:“卢大哥,大嫂,我们先在机场吃点饭。顺便我们在合计一下,先去那里。”

    卢大林说:“这里我可是头一次来,去那里你看着安排吧!反正我和你嫂子时间充足。”

    才子说:“那这样呗?你和嫂子先和我去苏尼特,我得去感谢一个人。”

    卢大林问:“是不是救过你的那个‘女’的呀?”

    才子说:“就是她,嗨……!上次我走丢,没那位我妹子,说不上会发生啥样的后果呢。到现在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人家呢!”

    卢大林说:“行,那就先到苏尼特,我和你嫂子也看看那‘女’的。”

    艾芝也点点头说:“才子,内‘蒙’我也是头一次来,不管到那里我都觉得新新,那就先去苏尼特。办正事要紧,溜达不溜达的那是次要的。”

    才子点头,四人走进餐厅,找到座位,四人坐下。

    老海抱着背包,吃饭时,老海的背包还是放在自己的‘腿’上。

    艾芝问:“老海,你吃饭怎么不把背包放在一边啊?”

    老海说:“大嫂,这背包里是我们这次出来的盘缠,都是现金,‘弄’丢了我们可没法溜达了。”

    艾芝说:“老海,怎么好就丢了。你放心,丢了也没事,嫂子这里也带了不还钱呢。”

    才子对老海说:“给乌日娜的那份现金准备好了吗?”

    老海点头说:“单包一个包,放在包里了。”

    吃过饭,几人出了候机厅到了停车场大‘门’口,等待着司机小刘的到来。

    时间不长,小刘到了。他下车和才子老海打招呼说:“孙董事长,老海叔你们好。”

    才子笑着说:“小刘啊,你车开的够快的。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沈阳来的,你叫卢叔叔吧,这位是他的媳‘妇’,你叫卢婶。”

    司机小刘和卢大林俩口子握握手说:“卢叔叔,卢婶你们好!”

    卢大林和艾芝点头。

    司机小刘说:“孙董事长,那我走了。”

    说完和他们摆手,去打出租车去了。

    大家上车,车子直奔苏尼特而去。

    车上,才子问老海:“相机拿来了吧?”

    老海说:“在背包里。”

    才子将相机拿出,摆‘弄’一番。没整明白怎么照相,他递给艾芝说:“嫂子,你看看这玩意你会‘弄’吗?”

    艾芝接过相机看看,摆‘弄’几下说:“很简单,按这个键子是开机,再按是关机。还有这个大键子是自动拍摄,平时照相时按它就行。”

    才子接过来试试说:“嗯,原来这么简单啊!”之后向着车前拍了一张。

    才子说:“‘弄’明白了。”

    将近下午,车子驶进苏尼特城区,才子对老海说:“把油加满,我们吃点饭休息一会再走。”

    艾芝说:“才子啊!我没来这之前我以为这里都是大草原呢!原来这里也有很大的城镇居民区呀!”

    才子说:“那当然了,这里是相当于地级城市吧!”

    卢大林说:“这里的环境也没看出和辽宁有啥大的区别呀?”

    才子说:“这是城镇,进了真正的草原你就不这样说了。”

    几人吃过饭,车子继续前行。

    车子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候,老海问才子说:“董事长,你看看这段公路你认识吗?”

    才子说往车窗外看看说:“怎么,是乌日娜带我上公路那段吗?”

    老海说:“这段就是,前面拐过这个弯我们就得下路了,上次送乌日娜回家,她带我就是走的这条路。”

    才子说:“别说,这段路确实像。老海哥,看来你很认路啊!”

    老海说:“那时你来这是在晚上,我是在白天,记忆能一样吗?”

    才子说:“可不是吗?”

    卢大林说:“我就不认路,特别是到大城市,一会就转‘蒙’。老海那时在公司开车就行,去过一回就记住了。”

    才子说:“我也不行,我好转向,有时连东南西北都分辨不清。那时我到沈阳一年多了,自己还走丢了呢!后来打听‘交’警,才勉强走回家。”

    卢大林说:“沈阳我倒走不丢,但是我不熟悉的地方也不行。”

    几人说说笑笑间车子下了公路,这时,才子说:“老海哥,这地方我知道了,我和乌日娜走过这里。”

    又过了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停在了乌日娜家的‘门’前。

    几人下车,乌日娜家的栅栏里的牲口都在,才子说:“这个点乌日娜应该在家,走吧。”

    还没等几人走到栅栏‘门’口,那只拴着的大黄狗,“汪汪……”狂吠起来。

    不多时,乌日娜从土坯房里奔了出来了。他站在‘门’口看看,一眼看见了这台吉普车和才子几个人。随后,她的眼神落在才子的那张俊脸上,随之她的脸即刻堆满了笑。

    她迎了出来,把栅栏‘门’打开说:“才子哥,是你们啊?”

    才子笑着,逗趣说:“乌日娜妹妹,几天不见人苗条了!”

    乌日娜笑着说:“才子哥,不是我苗条了,你才真的瘦了?”

    才子说:“是吗?我怎么没觉出来呀!”

    说话间,几人进入院子。大黄狗叫的更加厉害了,乌日娜到了狗跟前踢了狗两脚喊着:“别叫了。”

    狗儿视乎听懂了主人的话,立刻停止了狂吠,摆着尾巴在讨好主人。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