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7章肩上扛着脑瓜子,他不是个大西瓜
    服务员走了,没一会又拿来一瓶酒。这时,文彪起身接过酒瓶,打开。随后对才子说:“干爹,这杯酒呢,我倒。这些年了,文彪也长大了,应该懂事了!说句实在的话,我从内心里感谢干爹,干妈还有两位妹妹,感谢干爹干妈对我文彪的培养。干爹那时把我从农村带到这大城市,干爹和干妈让我上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我才考上了让国人为之骄傲的大学。如今我又读研究生,我的成长之路都是你们用汗水铺平的,有了干爹和干妈的呵护!文彪才有了今天。今天文彪高兴,文彪感‘激’,文彪更感到庆幸。文彪高兴的是我拥有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干爹,美貌如‘玉’的干妈,朴实无华一心为儿的伟大母亲。还有两位美丽阳光的妹妹,还有那胖乎乎的小弟。文彪感‘激’的是,我干爹那善良,我干妈那支持,我母亲那无‘私’的母爱,我两位妹妹的亲切的呼唤。文彪庆幸的是,文彪学会了一点点干爹那只求进步、不求奢华,干事有胆识、敢想敢干那股赚钱的劲头。这些都在促使文彪学习进步,让文彪受益匪浅,让文彪如今取得了一点点成绩……”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文彪有些梗咽,他说不下去了。

    才子眨眨眼,眼里湿润了,带着‘激’动说:“儿子,干爹没你说的那么好!但是干爹知道你的心。干爹才初中毕业,不会啥形容词。但是干爹说句大实话,干爹到啥时候都支持你?记住,你即将走向社会了,社会很复杂。但是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别忘了。你肩膀子上扛着的是人的脑袋瓜子,不是一个大西瓜蛋子,这就行了。”

    哈顺格日丽也‘激’动说:“文彪啊,儿子,坐下吧,给你干爹的酒倒上。虽然你干爹说的都是大土话,但是只有他这样说话,你干爹才能表达出他的心情,文明词他不会用!”

    文彪刚要倒酒,娜莎起身把自己酒杯和鲍斯日股冷的酒杯往到文彪的面前,说:“小哥,你说的太好了。妹妹受感动了!来,我和鲍斯日股冷也喝点,为我们家今天热闹的大团聚干一杯吧!”

    哈顺格日丽起身‘欲’拿开娜莎的酒杯,才子用手挡住了哈顺格日丽的这一动作,哈顺格日丽瞪了才子一眼坐下。

    才子随后对文彪说:“既然我们都高兴,来,先给干爹满上。再给你两位妹妹到一点点,我们共同干一杯。”

    老海起身说:“董事长,我今天也很受感动,我也来一杯。”

    才子看看老海‘激’动地样子说:“好,喝啥一杯,你就放量喝。一会让哈顺格日丽给安磊和李晶梅打电话,让他俩来把车开回去。喝酒吗?就得尽兴!”

    文彪抹抹脸上的泪水,看看干爹。他把才子的酒杯拿起,随后倒满酒。之后是老海的酒杯被倒满。

    一瓶酒又空了,文彪喊:“服务员,再拿酒。”

    服务员点头出‘门’,酒很快拿来。开盖,娜莎和鲍斯日股冷的酒杯也倒了一点点酒。

    娜莎说:“小哥,倒满啊!”

    才子说:“这样吧,服务员,你家有小杯子吗?拿两个来。”

    服务员点头,走了。没一会,拿来两个很小的杯子。

    才子说:“这两个杯子给娜莎和鲍斯日股冷。”

    娜莎没说话,默许了。

    文彪点头,把两个小杯子倒满。

    文彪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随后又给哈顺格日丽和李秀娟的杯子倒满。

    文彪举杯扫视一下每一位说:“干爹,干妈,妈,海叔叔,娜莎妹妹,鲍斯日股冷妹妹。为了今天的团聚,为了明天的团聚,为了将来的团聚,为了我们的这个家和谐、融洽,把这杯酒干了吧!”

    文彪说完,把这杯酒倒到嘴里,一滴不留的咽下。

    鲍斯日股冷眼睛红红地,端着酒杯看着在座的每一位小心翼翼,轻声说:“文彪小哥,你就是我的榜样,将来我也……”

    鲍斯日股冷的声音虽然很小,倒也能听的清楚,大家的目光一下子投到她的红红的脸蛋上。

    说到这,她泪水已经溢出,她说不下去了。她低头擦擦眼泪,然后猛然抬头接着说:“我……我将来一定也要好好读书!好让干爹,干妈,大娘,小哥,娜莎妹妹,在将来为我庆贺!”

    才子也被鲍斯日股冷的泪水触动了,他心里感觉酸酸地,才子说:“姑娘,好样的!干爹没看错你!将来你读研究生时,干爹也会在这里为你祝贺!”

    哈顺格日丽看看鲍斯日股冷说:“鲍斯日股冷,干妈照顾你的时间少,但是干妈在后台为你祝福呢!”

    哈顺格日丽说完,猛然一口,酒干了。

    鲍斯日股冷闭着眼睛,一仰头,一小杯白酒也倒入嘴里咽下。鲍斯日股冷被呛,轻咳了几声,抹抹眼睛。

    娜莎更是不含糊,学着鲍斯日股冷也干了。她也被辣的出了眼泪,捂着嘴说:“这酒也太辣了!”

    才子和老海,李秀娟碰了一下酒杯,干了这杯酒。

    就这样,瓶里剩下的白酒又被分了下去。白酒喝了了,几人又喝了几瓶啤酒。

    这一家人,最后都酩酊大醉,娜莎和鲍斯日股冷跑到厕所吐得够呛。哈顺格日丽趴在桌子上已经起不来了,李秀娟闭着眼睛斜歪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余下三个老爷们虽然也摇摇晃晃,但是还是边聊边喝着啤酒。

    直到半夜,这三位也喝不下去了,纷纷往厕所跑。

    老海还算清醒,毕竟他白酒喝只喝了一杯。他看看时间,晃晃悠悠地拿出手机,按着号码。

    随后把手机‘交’给已经犯困的服务员说:“你……你和他说,让他和李……李……晶梅到这里,把……把我们接回去。”

    服务员拿着电话出屋。

    没多长时间,安磊和李晶梅打车来了。老海结了帐,安磊和李晶梅急忙把这些人一一扶上出租车送回家。

    就这样,这顿饭才算结束。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