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5章出个小谜语猜猜,实际上没有谜底
    沈阳郊外香茹家常菜馆……

    才子的两辆车停在香茹家常菜馆‘门’前,下车后,才子看看那块小小的招牌说:“这些年了,还叫香茹家常菜馆那?”

    哈顺格日丽说:“人家那是老招牌了,能改吗!”

    才子笑笑,几人陆续进屋,才子对服务员说:“二楼那间大屋预定出去没有?”

    服务员说:“你们几位啊?”

    才子回头数数人数,说:“啊!七位。”

    服务员说:“大屋还没有人订,那走吧。”

    服务员笑着引领这大家上楼,很快进入那间大包间,娜莎对文彪说:“小哥,这间屋我们吃过饭。”

    文彪看看这屋的四周说:“是,我们来过。”

    才子先坐下,问服务员:“今天厨房的熏兔有几只?”

    服务员说:“先生,这我可不知道。你要多少只啊?不行我给你问问。”

    才子说:“上次我来就剩下一只了,结果我们没吃够。今天我们七个人,来三只。”

    服务员说:“三只啊!那应该有。”

    才子随后对文彪说:“文彪,除了熏兔,你先点一道别的菜。”

    文彪说:“干爹,我也不会点菜啊?”

    才子说:“儿子,再有二年就走向社会了,将来在社会上‘混’,啥都得学。光靠学校学的那点书本知识哪能行啊!你看看菜单,点一个你自己新欢的菜。”

    文彪接过服务员递给他的菜单,在上边巡视一番说:“干爹,我……我点青椒炒‘鸡’蛋吧?”

    才子说:“诶啊!文彪。我们是来下馆子,不是在家里吃饭。整点饭店的特设菜,青椒炒‘鸡’蛋那也太随便了,家里都能做。”

    文彪看服务员一眼,示意求助。

    服务员明白了文彪的意思,笑着说:“小弟,好菜都在后面的页上那。”

    文彪开始往后翻找着,随后停留在一处指着菜谱说:“来个葱爆‘肉’吧?”

    才子听后,笑了一下说:“儿子,你给干爹省钱呢?这和青椒炒‘鸡’蛋没啥两样。”

    李秀娟说:“诶啊!才子,吃啥还不行,来实惠的更好!”

    哈顺格日丽也说:“才子,文彪才下几回饭店,这样吧。才子,你点几个菜得了,就别难为我们了。”

    才子看看娜莎和鲍斯日股冷说:“你妈说的,你们俩同意吗?”

    娜莎抿着小嘴,转转眼珠子说:“嗯!我不同意。”

    才子又问鲍斯日股冷:“鲍斯日股冷你呢?”

    这时,娜莎故意捅了一下鲍斯日股冷说:“你也不同意。”

    鲍斯日股冷笑了一下说:“我听……我小妹的。”

    才子看看两个孩子,哈哈大笑说:“这姐俩,合起伙来啦!好,老爸不剥夺你们的权利,别听你妈的,你俩自己点吧?”

    这时,娜莎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故意在上面查找着。没一会他问鲍斯日股冷说:“小姐,你看看这是啥菜名。”

    鲍斯日股冷指着菜谱说:“这个字,我不认识?”

    才子探过头去说:“我看看,老爸都认识。”

    才子随口念着:“咖喱‘肉’片。”

    娜莎看看才子说:“老爸,你真厉害啊?我还以为念加里呢!所以我没敢念。”

    才子得意笑笑说:“下饭店次数多了,就知道了。”

    点完菜,才子喊服务员:“来,把你们这最好的酒,拿来一瓶。”

    服务员点头走了。

    酒很快上来,才子起开,先给李秀娟倒酒。李秀娟推辞说:“才子,我不行,你还不知道我吗!”

    才子说:“来吧,大嫂,高兴事吗?不喝点酒那行!”

    才子说完,强行给李秀娟到了一杯白酒。之后是哈顺格日丽,哈顺格日丽到没客气,任凭才子把就到满。这之后是文彪,文彪推脱说:“干爹,我也没喝过啊!”

    才子说:“没喝过,更得喝了。”

    倒满文彪的酒杯,才子晃晃这瓷瓶说:“还够一杯。”之后给自己的酒杯倒满。

    他把酒瓶子随手放在一边。

    这时娜莎说:“老爸,那我和鲍斯日股冷呢?”

    还没等才子说话,哈顺格日丽接话说:“‘女’孩子家喝啥酒,喝点饮料吧?”

    娜莎没理会哈顺格日丽却对才子说:“老爸,这是不是有点重男轻‘女’啊!都啥社会了,你还是老思想呢!文彪哥喝白酒,那我和我小姐就喝饮料啊?”

    才子笑笑逗趣地说:“娜莎,要么,你和鲍斯日股冷每人也来一杯试试。”

    本以为是句笑话,可是娜莎却当真了,她眨眨眼睛看看鲍斯日股冷说:“小姐,你看呢?”

    鲍斯日股冷把头摇的像拨‘浪’鼓,随后说:“我可不行,娜莎,我……我俩还是喝饮料吧?”

    娜莎说:“哼!你不喝我喝,就这玩意不就是个辣吗!今天我们家高兴,我喝点也试试!”

    哈顺格日丽说:“娜莎,你傻啊?没听懂你老爸在逗你吗?”

    李秀娟也说:“娜莎,听你妈的,喝饮料。”

    娜莎说:“不嘛?我喝白酒。”

    才子有些生气,她觉得娜莎现在有些任‘性’和骄横。

    才子沉下脸,刚要发火,一直没说话的老海说:“娜莎,来,陪大伯喝饮料。白酒那东西辣个滋地,喝完了还遭罪,还是喝饮料吧!”

    娜莎撅着小嘴看着才子不说话,才子心想,这个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嗨……!都是和她妈学的。嗨……!今天是庆祝文彪能赚钱了,大家都高兴,还是让着这个“小姑‘奶’‘奶’”吧!

    想到这,才子灵机一动轻笑一下说:“我的乖‘女’儿,等你长到文彪小哥那样大,你不喝酒,老爸还不乐意呢!这样吧,老爸给你一次机会,说一个脑筋急转弯,看看你能猜出来吗?要是你猜出来了,老爸也给你倒上一杯,你看看怎么样?”

    这时,娜莎看看才子想了一下,说:“哼!那得简单点的,否者我不干!”

    才子说:“行,其实我也不会复杂的啊?那我可说了。”

    实际上才子本想让娜莎感到为难,给娜莎一个台阶。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说的脑筋急转弯是啥呢。

    可是娜莎竟然同意了,才子挠挠头想了一下,给他出个啥呢?我也没学过脑筋急转弯啊!怎么出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