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6章爱女来电话诉苦,才子改变了行程
    拨完号,她把手机贴在耳边。

    听筒里传出语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娜莎无力地放下手机,小手轻轻地砸了一下身前的茶几一下。‘阴’沉着脸靠在沙发上,她怒这小嘴不在说话。

    柳欣问:“怎么?关机。”

    娜莎说:“不是关机,是不在服务区。”

    哈顺格日丽说:“他还在草原里面,那里有的地方没信号。”

    柳欣说:“等一会再打,对了,你在打打你老海大伯的手机试试?”

    娜莎听完起身,又拨打了老海的手机,听筒里传出语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结果也是一样,娜沙生气地把手机撇在沙发上。柳欣拿起娜沙的手机说:“这小手机‘挺’好看呢!”

    哈顺格日丽说:“他俩怎么又进草原了,前两天给我打了电话了?说在苏尼特啊?”

    娜莎撅着小嘴木然地看着电视,手里的遥控器不断地按着,电视的台标在快速地转换着。

    哈顺格日丽说:“娜莎,你老爸和你海大伯在草原里,他们不会有事,那里的手机没有信号,去写作业吧?”

    娜莎翻翻眼皮撇下遥控器,撅着小嘴回自己屋里了。

    “嗨……!”哈顺格日丽叹口气说:“这孩子,也不知道随谁的‘性’格,开始犯倔了。”

    柳欣说:“看来娜莎确大了,有啥事已经瞒不了她了。”

    车上……

    才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车子进入柏油路。这时,才子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他一看是信息,才子翻开信息看看,是来电提醒“……号码在8月20日20:15给你打过电话,请方便时回电话。”

    才子看完说:“诶啊!老海,我的手机啥时候有这个功能了?”

    老海问:“啥功能?”

    才子说:“来电提醒。”

    老海说:“不知道。”

    才子说:“这是纳沙的手机啊?”

    老海说:“诶呀!那么说,这里有信号了”

    才子说:“可不嘛!”说完,回拨了娜沙的手机。

    很快电话接通,电话里问:“大哥吧?”

    才子一开始没听出来是柳欣的声音,才子问:“你是谁啊?”

    柳欣说:“大哥,我是柳欣。”

    才子说:“你在我家呢?”

    柳欣说:“大哥,你在哪?”

    才子说:“我在草原呢?”

    这时,听到柳欣是和自己爸爸通话,娜莎一下子奔出屋。抢过柳欣手里的手机,说:“二婶,让我和老爸说几句话。”

    柳欣木然地看着娜沙,娜莎急切地对着手机喊:“老爸,你在哪啊?怎么电话老是不在服务区呢?”

    才子听到娜莎说话是这个口气,急切地问:“娜莎,怎么了?老爸在草原上啊。”

    娜莎照样‘激’动地喊着:“你这些天也不往家里打电话,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还以为在草原上被狼吃了呢!”

    一旁的柳欣说:“娜莎,别和你爸这样说话,你爸这不是往家里打电话了吗?”

    电话一头的才子听到娜莎这样的声音一下子愕然,他的心颤动了一下,他一时不知道怎么样回答娜莎这问话。

    娜莎继续喊着:“老爸,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呢?哼!”

    这时,才子返过神来说:“娜莎,我的宝贝‘女’儿,老爸来草原有事吗?这里手机经常没信号,所以没往家里打电话。”

    柳欣也说:“娜莎,你爸能不惦记你这个宝贝姑娘吗?”

    哈顺格日丽坐在沙发上直愣愣地看着娜莎的这些举动,她没说话。

    此时的娜莎态度稍缓一些说:“那你啥时候回来啊?”

    才子说:“娜莎,老爸这边的是事办完就回去,老爸准备在这边建个很大的‘奶’制品厂,老爸还没考察完呢。”

    “哼……!”娜莎哼了一声,随后说:“我知道,你竟骗人!”

    说完电话按掉了,娜莎流着眼泪跑回自己的房间,哈顺格日丽和柳欣被娜莎也给造愣了。她俩相互看看,哈顺格日丽低下了头。

    才子刚要解释,听到了娜莎按掉了电话的声音,心里又是一怔。

    才子把手机放在汽车驾驶台上,“嗨……!”出了口粗气,自语:“老海哥,看来娜莎确实长大了,这个孩子学会犯倔了。”

    老海笑着说:“董事长,这么大的孩子这个时候是最难调理的时候。你说他懂吧,他还没完全懂,你说他不懂吧,他还懂点。孩子这个时候都这样,都是带着天真啊!”

    才子皱皱眉头,心想,本来我是准备去一趟苏尼特看望乌日娜的,感谢一下人家的救命之恩啊?嗨……!看来我计划的五天行程得改变了。娜莎犯倔了,我得先回趟家吧?娜莎也得安抚好,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吗?想到这,才子说:“老海哥,看来我们确实得回去了,要不然我家这个娜莎我也搪不了啊!”

    老海说:“那啥时候回去?”

    才子拿起手机看看时间说:“去机场吧?赶上有去沈阳的就坐沈阳的,没有沈阳的就坐飞北京的,到北京在转坐沈阳的。”

    老海说:“那车子怎么办?”

    才子说:“放机场,让报社的司机小刘去取。”

    老海点头,车速开始加快。

    才子又拿起手机,电话打了出去,电话接通,才子说:“主编,一个小时候后让司机小刘到机场取车,我今晚就会沈阳了?”

    电话里说:“这么快,你不是说在这还呆上几天吗?”

    “嗨……!”才子叹口气说:“我家那位千金犯倔了,我先回去,等我那边安抚好了,我在回来。”

    电话里说:“不是吧,是不是弟妹下通缉令了!”

    才子说:“不是,真的是我‘女’儿。”

    电话里说:“那好吧,我这就给司机打电话。”

    才子说:“那好,我们下次见。”

    撂了电话,才子又拨着电话,电话又一次打通,电话里说:“啥事啊?”

    才子说一听是哈顺格日丽接的电话,才子说:“我今晚就往回飞,我和老海哥正往机场赶,估计一个小时就到机场了。要是这个时间有直飞沈阳的飞机,我们就坐沈阳的飞机,要是没有,我们就坐飞北京的飞机,之后我们在飞回沈阳。”

    哈顺格日丽说:“嗨……!还是你姑娘的电话好使啊!不过你们也别太着急,让老海哥慢点开车。我们知道了你的消息心里有底就行了,至于你啥时候回来都无所谓了!”

    才子说:“别说了,你告诉娜莎吧。具体做啥飞机,到机场我会告诉你们的。好了,撂吧。”

    撂了电话,才子心想,这几年我觉得和我贴近的‘女’人都开始犯倔了呢?‘肥’婆自从去了美国,一次电话也不打了;赵亚娟结婚后也是一样,连一点音信都没有了;哈顺格日丽这些年也是对我耿耿于怀;老丫对我整天发呆,也时常是犯倔;李晶梅虽然不吱声不吱气也暗含着一股劲;还有现在我的‘女’儿娜莎竟然敢和我喊了?只有李秀娟我觉得对我还行,什么事都愿意和我说些实话。难道我真的老了?还是我的把握能力下降了呢?

    想到这些,才子仰头后靠在车座上,他咪合着眼睛没在说话。

    飞机场到了,老海拿起手机拨打着电话,电话接通,老海说:“我们到了飞机场,你到没?”

    电话里说:“我在大‘门’口等你们呢?”

    老海说:“好,两分钟就到。”撂下电话。

    车子很快到了飞机场大‘门’外,已经看见司机小刘在远处和这边招手呢。

    车子到了小刘近前,老海把车子停在路边。

    两人下车,三人相互打了招呼,才子说:“小老弟,辛苦你了,我们进机场了?”

    司机小刘说:“孙董事长,欢迎你再来啊!”

    才子说:“会来的,好了,我们走了。”

    两人急冲冲地走进机场,经过询问,果然这个时间没有直飞沈阳的飞机,三个小时候才有。

    又经过询问,北京的飞机到有,但是到了北京是不是赶上沈阳的飞机还不好说。经过仔细分析,还是直飞沈阳的飞机更为节约时间。

    才子说:“我们找个地方先歇歇吧?”

    两人到了候机室,车子掏出手机,拨打着自己家的电话。电话接通,电话里说:“说吧。”

    才子一听是哈顺格日丽的声音,才子说:“我和老海哥坐下半夜的飞机回沈阳,估计天亮前我们到家。”

    电话里说:“好,我知道了。”

    电话里说:“你不用惦记我们,我们可丢不了!”

    才子一听哈顺格日丽这些话,她还是带着气,才子心里很不得劲。

    第二天一大早,才子和老海下了飞机,两人打车直接回家。

    才子开‘门’进屋,哈顺格日丽三口还没起来,才子轻手轻脚地脱鞋,轻轻地走到卧室。他开‘门’看看,见哈顺格日丽和儿子睡得正香,他又开开娜莎的卧室,看见娜莎也睡着。

    他只好在沙发上脱了衣服,躺在沙发上,他准备等着哈顺格日丽和娜莎醒来。

    可是一闭上眼睛,全身觉得放松了许多,不自觉困意来袭,他慢慢地他睡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