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5章俊男不得以离开,美眉又一次发呆
    送走才子和老海,老丫大伯嫂回自己‘蒙’古包,希拉格日冷到栅栏看羊去了。张成‘玉’赶紧回到了老丫的‘蒙’古包,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老丫这个时候没来送送才子呢?

    带着这个疑问,张成‘玉’进‘蒙’古包里却发现老丫的表情木讷,呆呆地坐在凳子上。

    张成‘玉’急忙到了老丫跟前问:“老丫,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出来送送才子呢?”

    老丫的眼神没任何反应,张成‘玉’看看老丫呆滞的有点吓人的眼神说:“老丫,你可别吓唬爹,你到底咋地了?”

    这时,张成‘玉’发现老丫的眼里突然间流出来眼泪。

    张成‘玉’说:“姑娘,爹知道你和才子的感情,可是你伤心又有什么用啊?才子的事很多,他必须得回去了。再说了,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要学会控制自己啊!”

    老丫的眼泪流的不止,还是不说一句话。

    张成‘玉’接着说:“姑娘,过去的都让他过去吧?时间是不会倒流的,后悔又有什么用啊!爹知道,我一辈子最不冷静,最失败,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那年把你送到赤山补习。嗨……!爹对不住你和才子。嗨……!爹已经为此憔悴了多少年。嗨……!你妈……她……”

    张成‘玉’说到这已经梗咽,他再也说不下去了。他抹抹自己泪水,转身出了‘蒙’古包。

    老丫一眨眼睛,那大串的泪珠滚下。

    老丫的儿子在一边也呆呆地憋着小嘴看着老丫,稍许,他到了老丫面前带着幼稚,轻声地问:“妈!你又哭了。是不是才子舅舅走了,你想才子舅舅了?你别哭了,要不我把才子舅舅叫回来?”

    老丫‘摸’‘摸’儿子的头“嗨……!”叹了口气,之后又有大串的泪珠滚落。老丫儿子看着老丫的脸又问:“妈妈?是不是因为才子舅舅走了,你才哭啊?”

    老丫又一次‘摸’‘摸’儿子的头,之后点点头。

    老丫儿子接着问:“妈妈,那是不是才子舅舅走了,我们没车子坐了你哭啊?”

    老丫听到儿子的天真问话心里想,儿子,你怎么知道妈妈的心啊?妈妈的心理只有这样一个男人。现在妈妈心里已经被这个男人挤得满满地,妈妈多么想得到这个男人的呵护,让他时时刻刻地守候在妈妈的身边,让他的俊脸时时刻刻地在妈妈面前笑,让他的身体……

    想到这,她摇摇头。

    希拉格日冷进来,老丫抹抹眼泪,把儿子推开说:“妈妈累了,妈妈去睡觉。”

    过了好长一会,张成‘玉’和老丫大伯嫂进来,老丫起来。张成‘玉’看着老丫起身心理才有了一丝安慰。

    张成‘玉’坐下,眼睛看着电视,余光却始终在瞄着老丫。心里却想,我的姑娘啊!爹知道你的心思。可是,爹对你和才子的事也是无能为力。老丫啊?希望你别在这样下去,否则你会不会像你妈和你舅舅?要是那样,爹更是伤心了?嗨……!

    此时,车上……

    才子咪合着眼睛,他的心理也在矛盾着。心想,老丫不出来送我,一定是不希望我走,她一定是害怕我离开的她视线的那瞬间。老丫啊!才子哥知道你的感情,可是,才子哥和你是生活在现实社会上的啊!我们必须遵守这个社会的那些规则。才子哥不能违反这个规矩,才子哥和你都建立了家庭,才子哥还没有糊涂。才子哥只能在心里真真切切地去关心呵护你,在心里爱你。但愿……老丫你一定要克制自己的这份感情,希望你别做傻事!嗨……!

    想到这,才子睁开眼睛看看车前窗。那些不知名的小虫不时地再车灯里艰难地抖动着翅膀,在努力地摆脱车行驶中的旋风。一些不知名的小虫不时地撞在车玻璃上,留下淡淡地白‘色’透明浆液。

    才子看看老海说:“老海,这草原上的小虫子这是不是都这样傻,偏偏往这车玻璃上撞呢?”

    老海笑着说:“董事长,不是小虫子傻,是我们的车速度有点快,他们这些小虫怎么有能力躲过这样大的冲击力呀!”

    才子看看老海点点头,随后又皱起眉头……。

    老海又问:“董事长,你今天可没挂滴流啊?”

    才子说:“没事了,我好了。再说就是个感冒吗!不挂滴流也没啥。”

    …………

    此时,沈阳才子家里……

    哈顺格日丽和娜莎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柳欣抱着哈顺格日丽的儿子在逗她玩。

    这时,哈顺格日丽对娜莎说:“你怎么不去写作业啊?”

    娜莎看看妈妈说:“老妈,我心里有点不得劲呢?写作业写不进去。”

    哈顺格日丽说:“你一个小孩子,心理还不得劲!怎么了?”

    娜莎这提高了嗓‘门’,说:“你说说,我老爸他怎么去草原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啊?”

    这时,柳欣‘插’话说:“娜莎,看来你长大了,你知道惦记别人了。”

    娜莎说:“二婶,这几天我总想给老爸打个电话,也不知道我妈发啥疯了,她就是不让我给我爸打电话。二婶,你说说,我妈她是不是有点……?”

    柳欣看看哈顺格日丽说:“大嫂,娜莎要给她爸打电话,让她打呗?”

    哈顺格日丽浅笑一下,随后思索一下,说:“这孩子,你老爸事多,我们老是打电话,他会分心。”

    娜莎说:“我就问问他啥时候回来,现在干什么?我不会打太多的时间。”

    哈顺格日丽说:“娜莎,你老爸事办完了,心里舒服了,他自然就回来了。”

    柳欣看看哈顺格日丽,她知道哈顺格日丽对才子的做法一定不满。随后她轻轻地摇摇头。

    哈顺格日丽看到了柳欣的这一动作,心里明白,也轻轻地摇摇头。

    随后柳欣看看娜莎,说:“娜莎,你给你爸打吧,这个点他还不能睡觉。”

    娜莎听到这些,看看哈顺格日丽,见哈顺格日丽没反对,缓缓地到了电话旁,熟练地拨打着才子的手机号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