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4章才子被送到诊所,警察赶来查究竟
    苏尼特右旗附近一家诊所里……

    此时,才子和乌日娜正在附近镇子上一家诊所里。才子‘迷’‘迷’糊糊喘着粗气躺在病‘床’上,手上挂着滴流,头额上放着湿‘毛’巾。

    乌日娜守候在他的身边,她一会投投‘毛’巾擦着才子的脸,一会看看吊瓶还有没有滴流了。

    这时,一位年轻的男大夫一边用手机接着电话一边进屋。大夫撂了电话,把手机揣在衣兜里,然后把才子腋窝里的温度计拿出来看看说:“刚才烧的太厉害了,要是在晚来一个小时,这小子会被烧出肺炎的,现在烧退了一点。”说完,大夫用手推推才子说:“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这时,才子勉强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大夫说:“啊,头痛的厉害。”才子说完,他有气无力地眼皮一下子又耷拉下去了。

    乌日娜问:“大夫,他病得这么重,他没啥事吧?”

    大夫说:“不好说啊?等亮天高烧还不彻底退,你送他去大医院吧,我怕他烧出别的病来。”

    乌日娜看看大夫,说:“行,那你今晚可得给他用点好‘药’啊?”

    大夫说:“高烧退热都是这些‘药’,‘药’没有好坏之分。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大夫说完又把温度计放在才子腋下,出了病房。乌日娜自语:“我这个笨,也不知道怎么通知他要找的人。”

    说到这,乌日娜突然想起大夫刚才打手机的情景,又自语:“才子身上的手机?对了,手机?大夫应该知道这玩意怎么用。”

    乌日娜看看才子,之后翻出才子身上的手机。乌日娜拿着才子的手机奔出屋,到了大夫办公室,乌日娜说:“大夫,这玩意我不会用,麻烦你把它‘弄’开,我得通知他的家人。”

    大夫疑‘惑’地看看乌日娜说:“你不是他媳‘妇’吗?”

    乌日娜摇摇头说:“我也是昨天才认识他的。”

    大夫接过手机看看说:“诶啊!这手机看上去很贵啊?”

    乌日娜说:“我不明白怎么‘弄’这玩意,怎么‘弄’还是你拿主意吧!”

    大夫鼓‘弄’几下说:“这手机是不是坏了,开不开机啊?”

    乌日娜说:“对了,他说,没电了。”

    大夫说:“你这不是逗我吗!没电谁也打不开。”

    大夫说完,掰掰手机的外壳,之后把手机后盖打开,取出电池。拿出sim卡,随后又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很快才子手机上那张sim卡被安放在大夫那部手机上了。

    大夫打开手机,很快一连串的信息进入,一看都是来电提醒的那些未接电话的信息。

    大夫问:“给谁打电话啊?这些号码。”

    乌日娜说:“估计是他的家人和司机打得吧?你给他司机打个电话呗?”

    大夫说:“那个是他司机的号我也不知道啊?”

    乌日娜说:“这些我都不懂,还是你拿主意吧?”

    大夫翻找着那些新进来的信息说:“这里也没司机字样啊?这样吧,我看这个信息里有个叫海额尔的我看他应该是本地人,还是给他打吧?他会有办法找到他的司机。”

    还没等大夫说完,手机突然响了,大夫一看号码被下了一跳,大夫说:“110……?”

    乌日娜说:“什么110。”

    大夫说:“110是报警电话啊?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有110电话打进来那?”

    乌日娜摇摇头,表示不懂他的话。

    电话响了一会,大夫急忙接起,他没敢先说话,却听着里面在说啥。电话里传出一个甜脆的‘女’声:“诶呀!电话通了!”好像‘女’声在和另一个人说话。

    “您好,我是苏尼特右旗公安局指挥中心,请问你是孙耀才先生吗?”

    大夫说:“我……我不是,我是大夫。”

    电话里说:“那姓孙先生人哪?”

    大夫说:“他……他发高烧在这挂点滴呢?”

    电话里说:“啊?那我明白了。请问,你是哪家医院?”

    大夫说:“我这里是诊所,不是大医院。”

    电话里说:“你的诊所叫啥名,在什么位子。”

    大夫说:“我的诊所在西郊,叫高斯诊所。”

    电话里说:“那他现在没什么危险吧?”

    大夫说:“没啥危险,高烧退了就会没事了。不过……”

    电话里说:“请您不要关闭这部手机,我会很快派警察到你那里去的。”

    大夫说:“好好,我……我不关机。”

    撂下110的电话,大夫看看乌日娜拍拍‘胸’口,说:“把我吓着了,我头一次和110通电话,警察马上来。”

    乌日娜也疑‘惑’地问:“警察怎么会知道的,这可怎办?”

    大夫说:“不知道,估计是有人报告公安局了。咱俩还说啥,咱俩到那小子病房呆着去吧。护士下班了,我顶着吧!”

    两人到了才子挂点滴的病房。

    此时,海额尔的车上……

    海额尔接着主编的电话:“苏尼克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才子找到了。才子这小找到了。公安局通过技术手段,打通了才子的手机,接电话的是诊所的一个大夫。那家叫高斯的诊所,你马上和当地的110联系。”

    海额尔说:“主编我知道了,那太好了。”

    撂下电话,海额尔‘激’动对老海说:“没事了,才子这小找到了。公安局打通了才子的手机,接电话的是诊所的一个大夫。才子在那挂点滴呢?主编让我们直接到那家叫高斯的诊所,让我们和当地10联系。”

    司机说:“那诊所在那啊?”

    海额尔说:“就在苏尼特右旗郊区,具体的情况让我们和当地的公安局110联系。等到了苏尼特我打110就知道了。”

    老海说:“太好了,我说嘛!才子会没事的吗?”

    高斯诊所……

    没多长时间,一辆警车停在了高斯诊所‘门’前,两名警察下车直奔诊所大‘门’。

    诊所里,大夫和乌日娜听到了外面汽车的动静急忙出病房‘门’,正好与进来的警察照面。走在前面的年轻警察问:“刚才是谁接的电话?”

    大夫急忙说:“啊,是我。”

    警察用鼻子“嗯”了一声问:“人哪?”警察说话干净利落。

    大夫说:“在这,在这。”大夫说完急忙引领警察进了病房。

    后面那位年龄大一点的警察问:“他就是孙耀才?”乌日娜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说:“我只知道他叫才子。”

    警察听后笑了一下。

    随后警察看看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才子,又看看大夫和乌日娜接着问:“他现在怎么样,能说话吗?”

    大夫说:“能说话,只是意思有点‘混’‘乱’,他高烧时间有点太长了。”

    警察走到才子身边,推推才子。

    这时,才子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突然间眼睛又进一步睁大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两位着装的警察。

    年岁大的警察问才子:“你叫孙耀才?”

    这时,才子视乎明白了,点着头,却没说出话来。

    年轻的警察问大夫说:“他是啥时候到你的诊所来的?他得的是啥病?”

    大夫说:“他是,晚上10点多来的。”

    说到这,大夫指着乌日娜说:“是这位‘女’士和是一个司机把他送到这的。”乌日娜看看警察机械地笑笑,点点头。

    年岁大的警察看看乌日娜说:“孙耀才是你什么人那?”

    乌日娜说:“我……我不认识他。是昨晚他‘迷’路到了我家,我把他送出来的。”

    警察笑着说:“看来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了?”

    乌日娜说:“诶啊,啥救命恩人,只是看见了没办法,我才帮了他。”

    年岁大的警察对年轻的警察说:“你和指挥中心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我再问问情况?”

    年轻警察点头掏出手机出了病房,年岁大的警察问大夫说:“你看看他需要马上送大医院吗?”

    大夫说:“送大医院倒是最好,在那可以好好检查一下,到底患者还有啥‘毛’病。”

    年岁大的警察点点头,又看看乌日娜问:“你是在那遇见他的?”

    乌日娜眨眨眼睛看着年岁大的警察,之后一五一十的从前到后说了一遍……

    听完,年岁大的警察点着头。

    这时,年轻警察进来,他对年岁大的警察说:“指挥中心领导让我们在这等一会,孙耀才的司机和报社记者马上就到。”

    年岁大的警察点头,之后说:“这的大夫建议马上送大医院,你在汇报一下大夫的意思。”

    年轻警察又出屋汇报去了。

    年岁大的警察听完乌日娜的讲述说:“公路边上的那两匹马是你的吧?“乌日娜开始一愣随后点点头。

    年岁大的警察接着说:“我们已经把你的两匹马寄养在附近一牧民家里了,你回去时可以到那去取。”说完他拿出一张纸‘交’给乌日娜说:“这是牧民的名字和他家的电话。”

    乌日娜说:“谢谢警察了!”

    年轻的警察进屋说:“领导说,他正联系救护车,让我们在这别走。”

    年龄大的警察点头,这时才子说话了,他喘着粗气说:“警察,我没事,不用送大医院了,我现在比刚来时好多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