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5章一边安排认女儿,一边还惦记她妈
    第二天,才子和往常一样来到了公司,但是他的心情和往日大不一样,他哼着小曲下车,守卫室的老刘头看看才子的车子来了,急忙出来开大‘门’。才子帮着老头开大‘门’,大‘门’打开才子笑着说:“刘大爷,在我这干还行吧?”

    老刘头说:“行,公司的人对我都很好。”

    这时,老海的开着车子驶入院子里。

    才子逗趣地,说:“你长期在这,老伴没意见吗?”

    老刘头笑了,说:“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啥啊!有意见也没啥用,不行事喽!”

    才子听后笑了,说:“看你老的身体很好嘛?你老伴身体还行吗?”

    老头说:“哎啊,比我都好!‘腿’脚利索着那!”

    才子说:“要不然,晚上,你把老伴接来住,免得你自己在这寂寞。”

    老刘头说:“接啥,住哪啊?守卫室就一张单人‘床’。”

    才子说:“你真的想接的话,一会让办公室给你换一张双人‘床’。另外我再给你加200元工资,这样你和老伴都是守卫的了,她来了你也不会寂寞了。”

    老刘头眨眨眼睛,思索一下说:“那感情好了,董事长你说的是真的吗?”

    才子说:“那当然了,我怎么会开这种玩笑呢!”

    老刘头说:“董事长,那我可谢谢你了?我一会就往家里打电话问问你大娘她同意来吗?”

    才子说:“你老伴要是同意,一会李晶梅副经理来了你直接和她说,你就是说我同意的,在守卫室安排一张双人‘床’。”

    老刘头说:“董事长,我马上就打电话,那你忙吧。”

    这时,老海停好车也往大‘门’这边走,老海边走边说:“老刘头,这回可好了,你不用白天偷偷地往家跑了!”

    老刘头严肃起来,说:“瞎说,我回家是有别的事。”才子听后笑了一下,摇摇头,信步上楼。

    他打开办公室走到桌子边,先看看电话是否有未接来电。这目的是为了看看是不是有汪伟树来的电话,他的想法是外一汪伟树忘了自己的手机号,会往这个电话打,毕竟这些回和汪伟树打电话都用的这部电话。

    才子看了一眼,却没看见有未接来电。

    才子又回拨了昨天下班时打过的汪伟树的手机,结果还是和昨天一样,无法接通。

    才子自语:“昨天中午忘问汪伟树了,他爷俩准备在老丫家呆上几天?”

    没一会,李秀娟来了,他手里端着水盆,盆里飘着抹布。

    才子看见李秀娟说:“嫂子,没成想,昨天哈顺格日丽和娜莎会那么畅快的就答应了。”

    李秀娟说:“看来你家的哈顺格日丽也是一位有善心的人那?她人没变,前些天她是不放心你,那是因为老丫的原因。现在都那么长时间了,估计她也该过劲了。”

    才子说:“还不是因为那段时间她的那个样子,我才担心这事的。我怕她会因为前些天的事,对这件事她会不愿意,毕竟鲍斯日股冷是老丫的‘女’儿吗,鲍斯日股冷如果不是老丫的‘女’儿我就不担心这些了。”

    李秀娟说:“既然她们娘俩同意了,那你准备啥时候搞个仪式啥的,好正式确定一下啊?让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啊?”

    才子说:“那就今天晚上怎么样?”

    李秀娟说:“我看行,我们事先做好准备,等鲍斯日股冷和娜莎放学了,我们就进行。”

    才子说:“那就这样定了,你负责把鲍斯日股冷接到丫丫宾馆,我负责找老丫的家人,还有这些年的老朋友。一晃很长时间没和大家在一起聚聚了,像卢大林都很长时间没联系了。”

    李秀娟说:“我和鲍斯日股冷这边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安排好就行。”

    才子说:“我现在就通知这些人。”

    说完,他开始给张成‘玉’家打电话,通知了张成‘玉’家人。

    打完他又给卢大林打,之后他给李晶梅打电话让她安排安磊、二哥、镰刀两口子、周广仁两口子等一些公司厂点以上的负责人晚上到丫丫宾馆吃饭。

    随后他又给哈顺格日丽打了电话,哈顺格日丽同意等娜莎放学领着娜莎一起过去。

    安排好这一切,才子说:“嫂子,你想想还应该要请谁来?”

    李秀娟想想说:“对了,还有谭教授,过几天他还得找个大学生教鲍斯日股冷吗?”

    才子说:“可不嘛!既然请谭教授,那也得请孙教授。对了还有尹娜,尹娜你一会和她见面时告诉她得了。”

    李秀娟说:“好,一会我告诉她。”

    一切安排妥当,才子松了一口气。

    李秀娟收拾完卫生走了,才子起身到窗前,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流,心想,鲍斯日股冷我一定要照顾好,我已经辜负了老丫,要是早故不好鲍斯日股冷我真的心里难受。

    想了一会,才子返回办公桌。打开电脑,他想看看新闻啥的,可是怎么也看不下去,心里总是觉得有啥事还没安排妥当。

    放下鼠标,才子又一次重拨了汪伟树的手机,语音提示还是无法接通。

    才子自语:“看来汪伟树爷俩会在那里呆上几天啊?”

    草原……

    此时,老丫的家里,昨天由于汪伟树爷俩的到来,本来已经趋于平静的老丫的思绪又一次被掀起‘波’澜。

    老丫一晚都没睡,她快要天亮时才勉强‘迷’糊一会。她睁开眼睛,却没有立即起来,眼前又一次浮现了昨日和舅舅以及舅舅家大哥汪伟树见面的画面,舅舅已经老了,满头的银发告诉她,舅舅经过了很多的磨难和煎熬。舅舅已经瘦成了一个干瘪的老头,再没了昔日汪老师的风采了。当见到舅舅那一刹那,她的心突然像似被揪了一下。她知道这是一种真正从内心发出的一种难过,预示着过去的那些痛苦的伤疤还在。舅舅那止不住的眼泪和艰难地呼唤自己的声音是那样的悲凉,她知道自己的那次意外已经伤害了很多人,伤害最深的除了自己的父母和才子,还有就是舅舅和他的家人。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