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8章发现孩子自闭症,急找学校想办法
    这天一早,李秀娟进才子办公室。

    她一边拖地一边说:“才子啊!你忙不?”

    才子一听,问:“嫂子,怎么?有什么事吗?”

    李秀娟思索一下,说:“鲍斯日股冷这……这孩子很懂事,也知道学习。必然她比别的孩子大,看来懂事早,原先成绩一直在班上第二名。”

    李秀娟说完,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最近好像感觉他有点自卑啊?学习成绩一滑再滑,已经倒退到后几名了。”

    才子一听大惊,他愣愣地看看李秀娟说:“倒退到后几名了?为……为什么?”

    李秀娟说:“我问了,她吱吱呜呜也不说啊!这事我前几天就想和你说了,我看你‘挺’忙,我就没和你说。”

    才子起身急的直踱步,自语:“怎么会这样?鲍斯日古冷出问题那可不行,我更对不起老丫了!老丫把她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了!”

    李秀娟看看才子焦急的样子,傻傻地看着才子磕磕巴巴地问:“才……才子,你别着急!出这事是我没看好,我……”

    听到李秀娟的话,嗨……!才子叹口气,说:“孩子必然才十三四岁,离开父母又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想家了?”

    李秀娟说:“不是,她的姥爷,舅舅们也时常来看她。我感觉不是因为想家,具体什么原因我也没‘弄’明白。”

    才子说:“那我晚上过去看看她,问问她到底是咋了?”

    李秀娟说:“那晚上你去吧,不过我觉得她好像对你也不一定会说实话的。”

    才子想想说:“可不是吗,我接触鲍斯日股冷的时间少,她不一定不会和我讲实话。对了,找找老师问问,她的老师会不会知道一些情况呢?”

    李秀娟说:“对,老师也许知道一些情况,还是问问老师吧?”

    才子说:“现在我有时间,我们现在就去吧?”

    李秀娟说:“看你办事,还是的风风火火的,这事也不是啥着急的事啊?”

    才子说:“小孩的事可耽误不得,外一出点啥事,我怎么对得起老丫啊?老丫我已经对不起她了,再不能对不起她的孩子了!”说到这,才子停顿了一下,眼睛湿湿的。

    李秀娟看看才子那焦急的神情,说:“才子,那别说了,我们现在就去吧!”

    两人下楼,到了楼下叫老海,三人驱车直奔鲍斯日股冷的学校。

    车子很快到了学校,学校的大‘门’不允许车辆进入,车子只好停在学校大‘门’外。三人在学校‘门’卫处做了登记,很快中找到了鲍斯日股冷班主任的办公室。这是一间有四张办公桌的办公室,这里应该有四个老师办公。

    办公室内只有一名中年‘女’教师在,李秀娟问这老师说:“请问,孟老师是不是上课去了。”

    中年‘女’教师看看李秀娟又看看才子,说:“孟老师正在上课,你们是学生的家长吧?”

    李秀娟说:“是,我是孟老师班的鲍斯日股冷学生的家长。”

    这时,中年‘女’教师眼睛一亮,仔细地看看眼前的三人说:“鲍斯日股冷的家长,那你们是她的什么人啊?”

    李秀娟说:“我是她的大娘。”

    之后介绍才子说:“这位是孙董事长,是鲍斯日股冷的舅舅,哪位是他的司机老海。”

    ‘女’教师睁大了眼睛,站起身说:“原来是孙董事长啊!我听说过他的事。”

    才子上前和她握握手说:“你知道我?”

    中年‘女’教师说:“你的事我们这都知道,我们都很佩服你的!对了,我姓袁,你叫我袁老师好了。我是教语文的,我也教鲍斯日股冷的班,我对鲍斯日股冷也很熟悉的。”

    才子说:“是这样,鲍斯日股冷让你费心了。”

    袁老师说:“你们今天来是……?”

    才子说:“袁老师,这事和你说说也行,我大嫂说最近一段时间发现鲍斯日股冷有些不对劲,好像有点郁闷。我们就想问问,她在学校是不是有啥事了?”

    袁老师说:“学校到没有发现他有啥事,不过我觉得她现在好像有点自卑。”

    才子说:“我准备直接问问她,我怕她不肯和我说,所以就来学校问问?”

    袁老师说:“在等一会,她的班主任孟老师就下课了,详细的还得孟老师说说。不过我觉得这个孩子产生自卑的原因应该是她的年龄问题。她上学时就比别的同学大一些,现在二年级了,大家开始熟悉了,她也开始懂事了,她觉得她比其他的孩子年龄大所以产生自卑的。”

    才子说:“是这样,那我明白了。”

    李秀娟说:“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这孩子还小,没成想这孩子长大了,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这时,下课的音乐声响起,这些小学生像燕子般飞出教室,有的跑到‘操’场坐着游戏,有的三三五五聚在一起唠着,笑着。

    才子站在窗口努力地寻觅着鲍斯日股冷的身影,可是满‘操’场都是穿着一样校服的学生,并且越来越多,他怎么能找到鲍斯日股冷的身影啊?

    这时,袁老师说:“孟老师,鲍斯日股冷的家长来了。”才子转身回头看见一位‘女’教师进屋。‘女’教师的年龄和自己相仿,随她身后又陆续进来两位‘女’教师。

    孟老师看着袁老师看看李秀娟说:“我认识,这不是鲍斯日股冷的大娘吗?”

    才子快步走到孟老师的办公桌前,李秀娟介绍说:“董事长,这位就是鲍斯日股冷的班主任孟老师。”

    李秀娟对孟老师说:“孟老师,这位是孙董事长,是鲍斯日股冷的舅舅,他今天特意来看看你的。”

    才子和孟老师握握手说:“孟老师,你好!”

    孟老师看看才子说:“你就是孙董事长啊?听说过。”

    袁老师说:“他们是来问问,鲍斯日股冷的情况的,他们说鲍斯日股冷在家里也有了一些自卑表现。”

    孟老师说:“这件事,你们不来我也要找你们呢。我也发现也最近一段时间,鲍斯日股冷的一些异常,她现在不愿意和同学们在一起玩,下课了也经常一个人在教室呆着。学习成绩现在也有所下降,我和她谈过两回,但是效果不理想。”

    才子说:“那孟老师?你看看她这样的情况该咋办好呢?”

    这时,其他的两个老师也凑了过来,其中一个年龄大的说:“鲍斯日股冷她舅舅啊,我是教音乐的。我对鲍斯日股冷也知道一些情况。对这事,我看还是让她跳一级吧,她在班级里现在个子最高,年龄最大,也自然会产生一些心理压力。”

    才子说:“跳级,那她的成绩行吗?”

    孟老师说:“成绩吗,到可以!不行你先找人给她补补二年级下半年和三年级的课程,要是成绩跟得上,等下学期直接上四年级。这样可以越过三年级,哪的孩子个子比较高,到时候我看自然她就没了压力,应该没问题的。但这个跳级的事必须和校领导合计好,否则校领导轻易不会让学生跳级的。”

    李秀娟说:“董事长,我看鲍斯日股冷应该没什么问题,那就看学校领导会不会同意了。”

    才子说:“听你们这样说,我也觉得有道理,那我们找校领导谈谈?”

    孟老师说:“好吧,你们先找校领导谈谈,之后回家再和鲍斯日股冷谈谈,看看她有这个决心没有,要是有,我们就按照这样的计划进行。”

    才子点点头说:“那好吧,我们先找校领导谈谈,看看他们什么态度。”

    孟老师说:“你们去吧,校长在三楼。”

    三人和几位老师告辞,直奔三楼校长办公室。在校长办公室‘门’前,才子慢慢地敲敲‘门’,这时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

    才子推‘门’,之后三人进屋,这是一间有两个老师办公室大的办公室,一张老板桌子后面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男人。三人进屋到了老板桌前,才子看看着位校长说:“你是校长吧?我们是二年级鲍斯日股冷同学的家长,有这样一件事需要和您商量一下。”

    校长看看才子的点点头说:“你们好,快请坐。”

    三人到了老板桌前的沙发处坐下,校长接着说:“鲍斯日股冷?那个‘蒙’古族学生?我知道的,你们都是她的什么人啊?”

    李秀娟说:“啊,这位是鲍斯日股冷的舅舅孙董事长,哪位是他的司机,我是她的大娘。”

    校长听后笑笑说:“丫丫集团的孙董事长,我知道您的大名,我家现在住的房子是你开发的楼盘,房子质量很好啊。”

    才子也笑着说:“那您是那年买的?”

    校长说:“是前年买的,买时很便宜的,现在可升值了,我的楼上那户今年卖了,听说正好赚了三分之一呢?”

    才子一听到楼盘的事,自然有话题要唠的。他说:“校长,你很有眼光啊,我开发的楼房个个质量过关,自然好卖。”

    校长说:“听说,你的房地产公司开始往外地发展了,在沈阳盖的房子好像不多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