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7章儿子名子以起好,夫妻各怀心腹事
    才子回到到家里,哈顺格日丽问才子说:“儿子的名字起得咋样了?”

    这时,他想起来谭教授的信息,他急忙去查看手机上的信息,结果没有找到,才子自语:“谭教授说名字起好了,这就发过来,怎么没有呢?”

    哈顺格日丽说:“那你不会打电话问问?”

    才子说:“我这就问。”他拨了谭教授的手机,谭教授接了,才子说:“谭教授怎么信息还没发过来啊?”

    谭教授说:“发了,还没收到吗?我看看。”

    才子说:“没收到啊!”

    谭教授说:“那我再发给你。”

    电话撂下,没一会信息发了过来,才子回拨过去说:“谭教授,发过来了。

    谭教授说:“上次可能发错号码了。”

    才子说:“谭教授谢谢了!我这就看。”

    撂下电话,才子翻开着谭教授发来的信息,他仔细地看着:

    孙阁儒,寓意阁下有学问。

    孙琞博,寓意圣贤博学。

    孙禹豪,大气十足之意。

    才子把手机‘交’给哈顺格日丽说:“你选选,这三个名字那个你喜欢?”

    谷丽看着这三个名字说:“这三个名字都不错,但我觉得,孙禹豪这个名字叫着敞亮,另两个显得深沉了点。”

    才子说:“我也觉得,孙禹豪叫着顺溜,禹豪……禹豪……叫着确实不绕嘴。哈顺格日丽,我看还是这个吧?”

    哈顺格日丽说:“行,你相中了就行。”

    才子说:“那就这样定了,一半天我回老家把儿子的户口落上。”

    哈顺格日丽说:“你没时间,我去也行。我也想顺便看看老丫,这些天我怪想老丫的。”

    才子说:“也行,反正有蔡耀东在那,估计也不会费啥劲。”

    哈顺格日丽问:“老丫她那天回草原啊?”

    才子说:“我没问,估计也快了吧?”

    哈顺格日丽说:“你问问,我准备在她走之前,去一趟。”

    才子说:“那我明天打电话问问。”

    哈顺格日丽说:“现在就问呗?在我面前打电话不方便啊?”

    才子一听哈顺格日丽这样说,心里觉得不得劲,他说:“啊,没有啊,我和老丫之间的事,那件也没瞒着你呀?打电话有啥啊!我这个人你还不了解吗?好,我现在就打,免得你猜疑?”

    才子说完,把电话拨了出去,很快电话拨通,才子说:“你是谁啊?我是才子。”

    电话里说:“才子啊?我是你大嫂。”

    才子说:“大嫂,老丫在家吗?”

    电话里说:“在家,你找她有事吗?”

    才子说:“是这样,哈顺格日丽一半天要去看看她,我想问问她什么时间回草原?”

    电话里说:“你等一会,让老丫接电话。”

    时间不长,老丫接起电话说:“我是老丫?才子哥,你说哈顺格日丽要来看看我,是吗?”

    才子说:“对,哈顺格日丽想你了?”

    老丫说:“才子哥?那你让她接电话呗?”

    才子说:“好好。”

    说完,对哈顺格日丽说:“老丫让你接?你和她说吧。”

    哈顺格日丽绷着脸接过才子的电话,突然间改了笑脸说:“老丫姐,我是哈顺格日丽,你还好吗?”

    老丫说:“妹妹谢谢你惦记我!到啥时候还是妹妹。”

    哈顺格日丽说:“妹妹,你啥时候回草原啊?”

    老丫说:“三五天吧。”

    哈顺格日丽说:“那我在你走之前去看看你。”

    老丫说:“你刚做完月子还没恢复好,行动不便。要是没啥事我回去是到你家看看你得了。”

    哈顺格日丽说:“没事,一个坐车去,能有啥问题。”

    老丫说:“你要是来,你提前打电话,我在家等着你。”

    哈顺格日丽说:“那好吧,你别撂电话,你才子哥还有话和你说?”

    才子说:“没啥说的了。”

    才子接过电话说:“老丫,没啥事了,你就在家等着电话吧?哈顺格日丽去时事先给你打电话。”

    老丫说:“那好,我这几天就在家等着了。”

    撂下电话,才子说:“哈顺格日丽,你的身体行啊?刚做完月子,做一个多小时的车行啊?”

    哈顺格日丽说:“没啥,满月那时就没事了。”

    才子说:“那你准备那天去啊?”

    哈顺格日丽想想说:“明后天吧。”

    说完,哈顺格日丽想,我一定得看看老丫的头发,我记得老丫刚来沈阳到我家来时头发就那样长,而且很黑,那根长头发就是那样的。

    第二天一早,才子上班到办公室,他在想,哈顺格日丽为什么坚持要出看看老丫呢?是不是她怀疑那根长头发是老丫的头发呢?

    想到这,才子笑了笑自语:“老丫的头发都剪短了,你是看不出啥来的。”

    可是他又一想,诶啊!我忘了,老丫刚来沈阳时到过自己的家里的?她已经知道老丫是个长头发?这可咋办呢?

    他很郁闷……,他在办公室踱步,不知道这件事该咋办好。

    想到这,他有了主意,他自语:“对了,马上给老丫打个电话,一旦哈顺格日丽问时,让老丫说,做完手术回到家里就剪短了头发,这样哈顺格日丽就不会怀疑那根头发是老丫的了。”说完,他笑了。

    他拿起电话,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是张成‘玉’接的,才子说:“张大伯,我是才子啊,老丫在家吗?”

    张成‘玉’说:“啊,才子,她在家。”

    才子说:“那就让她接个电话,我有点事问问她?”

    这时,电话里传出,“老丫,才子让你接电话。”张成‘玉’招呼老丫的声音。

    没一会,老丫过来接电话,老丫说:“才子哥,有事吗?是不是哈顺格日丽妹妹今天就来吧?”

    才子说:“不是,但是老丫,哈顺格日丽不是要去看你吗?他要是问你是什么时间简短的头发。你就说是刚到你家时剪的,千万要这样说,记住了。还有,千万别说这些天我们见过面,不多说了,你都记住没?我撂了。”

    老丫说:“啊,我记住了。”

    撂下电话,才子又想想,他自语:“哈顺格日丽你查吧!你是啥也查不出来的。”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