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6章宛若夫妻游大庙,美眉拜佛虔诚心
    两人吃完饭,从小吃部出来,才子问:“老丫,还准备上那转转?”

    老丫说:“这里那是哪我也不知道,反正你拉我到哪我就上哪。”

    才子说:“你记得上次我们唱歌那个地方,我听说山上有座庙,听说祈求点啥事‘挺’灵验,不如我俩去看看?”

    老丫说:“去呗?”

    才子说:“那好,我们就去哪?”

    说完两人上车,上车后才子又下来。因为才子早已忘记了路,上两次都是蔡耀东领道又都喝了酒,加上还是黑天,自然他是记不住了。

    才子问问路过的一位大姨,礼貌地说:“大姨,我是沈阳的,我想去山上的大庙,您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那位大姨说:“大庙啊?离这不远,有几条路可以上去的。你不认识路就简直走,见到公园大‘门’左拐,再走一段看见仿古街进去,然后右拐,再走个200米就看见了。”

    才子说:“谢谢大姨!”

    之后上车,按着那位大姨的指点路线十几分钟就到了。

    三面环山之中,一群宏伟壮观金碧辉煌、古香古‘色’的建筑映入眼帘,一座高大屏风式的石墙坐落在柏油广场黄金分割线位置,大屏风式的石墙上刻有“东北佛教圣地”几个大字,黑‘色’的柏油广场上停着几辆轿车。

    走过石墙,一座放生水池,三座汉白‘玉’石拱桥跨过放生池,再往后是青石砌筑的台阶大约有60步,再往上是高大的庙‘门’。

    两人漫步走向大庙,走到放生池边,这里面的水已经结了一层薄冰,透过薄冰隐隐约约看见各‘色’的鱼儿一闪而过。

    到了石拱桥上,驻足片刻。

    开始蹬台阶而上,到了台阶上才看见,台阶与庙‘门’之间是一个宽阔的缓步平台。庙‘门’上刻着“明月禅寺”四个大字。

    ‘门’北一块牌匾“不二法‘门’”

    才子自语:“这大庙原来叫‘明月禅寺’啊?这倒是才知道。但这不“二法‘门’”是啥意思呢?原来这家乡还有这样一块佛教圣地呢?”

    这时,老丫拽着才子的胳膊说:“才子哥到庙上来我可是头一次啊?我总觉得有点怕呢?”

    才子说:“是这的古香古‘色’又加上这高大的院墙的幽深造成的心理影响,进去进去适应一下就好了。”

    两人在侧‘门’买了‘门’票进入,进入寺院到处呈现出庄严、清静、林木苍郁、文雅祥和、秩序井然。这是具有典型北方园林风格的古‘色’建筑,金碧辉煌中蕴含着殿宇之庄严、建筑宏伟、气派壮观、景‘色’优美。香烟缭绕、佛音悠悠,使人的感知不得不融入其中。此时,来庙上的人不是很多。

    实际上,到这种佛家圣地,才子也是头一次游历。到了这里,走进殿宇面对高大的佛像,他不知道那尊佛像都叫啥。他不知道怎么办好,他俩只好学着其他的人,人家干什么两人也随着干什么。

    守卫庙‘门’的第一殿是“哼将”和“哈将”二将。两人学着游人虔诚地拜过,并往功德箱里投了钱。

    与之对应的“天王殿”,有一对小夫妻‘摸’样的到“天王殿”佛像前虔诚地烧香磕头。才子和老丫也照着人家的样子去买香,这是高过人的那种高香,才子拿着高香对老丫说:“听说面对佛像,把要祈求的事和佛说了就能应验。”

    老丫说:“是吗,什么事都行吗?”

    才子说:“佛当然无所不能了,这香炉上不是也写着‘佛光普照’吗?”

    两人说完,看着眼前那对小夫妻跪拜完了。才子和老丫照着他俩的样子把高香点着,‘插’在高大的香炉里,叩拜之后,进入店里,面对佛像烧香跪拜。

    老丫磕完头,跪在那没起来,她虔诚地闭上眼睛,她心里说:“佛啊!我是个苦命的‘女’人,现在求你了?保佑我别再经受那煎熬了!我不祈求别的,求您保佑我和才子哥每年见上一面我就满足了,求您保佑我的‘女’儿、儿子、父母……还有我的才子哥……还有我那傻丈夫都平安就行了。”

    才子也闭着眼睛虔诚的在心里说:“大慈大悲的菩萨,我是个被太多的感情纠结的人,我不想失去我的哈顺格日丽,也不想失去我所深爱着的老丫。这些让我极为困‘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请你告诉我,现在我该咋办好啊?佛啊?我还想着干一番大的事业,求您保佑我的事业顺利吧!保佑我的老丫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吧……”

    两人虔诚的祈祷完事,才子往每个功德箱里投了一些钱进去。

    再往里走又是一大殿,里面的几尊佛像更大,这是“大雄宝殿”,才子和老丫也一一烧过香磕过头,虔诚的祈祷一番。

    随后,才子随着人流进入一展室,里面挂满全国各地的**师们的墨迹。内挂有十几块当代顶级书画大师赵朴初、启功、刘炳森、范曾、韩美林、文怀沙等所题牌匾。之后是观音殿,这里的一尊佛像‘精’美华丽,面目慈祥,象是面对着每一位都在微笑着,预示着她已经‘洞’察到了世人的心理。

    此时,老丫拽着才子的胳膊,宛如一对夫妻一般亲密。

    才子觉得心里好像放松了许多,他细细地想想,觉得一下子自己的烦恼视乎都被那些佛们掏去了。

    老丫也觉得自己的一些**,已经寄托到这里啦!她也觉得轻松了许多。

    从庙宇出来,才子看看往山上还有柏油路。才子问老丫:“估计山上还有可看的东西?我俩上去看看呗?”

    老丫说:“走吧。”

    两人上车,车子向上山的路驶去,车子爬过一段陡坡又是一慢坡。翻过坡顶,又开始下坡,没走多远一块大青石上面的两个大字“怪坡”映入眼帘。

    才子说:“老丫,你快看,这怎么还有怪坡呢?我只听说沈阳有怪坡还没听说这有怪坡呢?没听说咱老家也有怪坡啊?”

    老丫说:“沈阳我也不知道什么怪坡啊?这里就更不知道了。”

    才子说:“可不嘛?你应该不知道。”

    才子把车子停在一边下车。眼前有两个小男孩,拿着一个篮球放柏油路上。这时,篮球从坡底向着坡顶滚过去,才子和老丫看看两个小男孩,才子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两个小男孩狐疑的看看才子摇摇头说:“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放在坡底的东西会自己往上跑。”

    其中一个男孩跑到坡顶拿回篮球回到坡底,重复着上次的动作,篮球又一次滚向坡顶。

    才子说:“这确实‘挺’怪啊!篮球会从底下往上滚。对了,老丫我车上有矿泉水,我拿来倒地上看看水会不会向上流。”

    说完,才子奔向车里,拿出两瓶矿泉水到了老丫跟前说:“来试验试验?”

    才子打开矿泉水盖子,把水倒在地上。奇怪的事发生了,水流顺着柏油路面快速地流向了坡顶,才子紧跟在水流后面走着,没一会这点水立即冻成了冰。这倒好,小水流冻成冰留下了一道冰印。

    才子‘激’动地说:“唉,这确实是怪坡啊?水都往上流。”

    这时,才子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电话接通,才子说:“你小子,怎么咱们老家有怪坡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

    电话里说:“你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

    才子说:“瞎扯,还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我怎么还知道。”

    电话里说:“也许你不是地球上的人呗!”

    才子说:“别瞎扯了,这个怪坡到底是咋回事?”

    电话里说:“才子啊?就连科学家还没整明白呢?我能知道咋回事吗?”

    才子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怪坡是不是真的?”

    电话里说:“是真的,我们山上有怪坡,人们才发现。”

    才子说:“真的?”

    电话里说:“真的。”

    这时,电话里又问:“诶啊,你是不是回老家了,你在山上?”

    才子说:“啊……,没有,我是听别人说的,我就是想问问是不是真的。”

    电话里说:“那怎么能有假的?做个试验不就都知道了吗?你要是不相信,那天你回来一趟,我领你去看看。一切不就全明白了?还有到时候我在领你到大庙看看。”

    才子假装迟疑一下说:“还有大庙那?”

    蔡耀东说:“大庙里面很不错的,古香古‘色’,佛家圣地吗?”

    才子说:“我真不知道啊?”

    蔡耀东说:“还有不少古迹呢?当年大金国一举攻下北宋半壁江山,并俘获徽、钦二帝北归,驻留兀术山。因此留下点将台、兀术街、锁龙沟等诸多历史遗迹及相关传说。我们这想当年是一处军事要隘,一座屯兵重镇,是当时大金国的‘交’通枢纽,你知道吗?”

    才子说:“还有这些故事呢!我只是老人说过,但没你说的这样详细。好吧?有时间我一定回家旅游一番。”才子撂了电话。

    老丫问:“才子哥,是不是蔡耀东啊?”

    才子说:“是这小子。”

    老丫说:“山上风‘挺’大有点冷,我们还是上车吧?”

    两人上车,继续沿着公路前行,没一会,来到了一个不算大的广场,这里停着几辆车,有两对青年男‘女’在这悠闲的闲聊着。

    才子也停下车,这个广场南侧是一座高大的石头山,这是典型的山上山,也就是着整座大山平坦处又突兀出一峰,这是整座山的一处顶峰。山上一级一级的台阶通往山顶的一座凉亭,才子问老丫:“要不要到上面的凉亭看看远处的景‘色’?”

    老丫说:“既然来了,就上去呗!以后说不上啥时候才能再来呢?”

    才子说:“好,咱俩比赛看谁先登到山顶。”

    老丫说:“比就比,你先上。”

    才子说:“行啊,是不是先让我十米八米的你在追。”

    老丫听后笑了说:“我那能和你比啊?你还不得拉我半截啊?”

    才子说:“试验一下,看看到底能拉你多远。”

    说完,才子开始快速地跑向台阶,老丫紧跟其后。才子一气跑了三四十个台阶,这些还不到总台阶的5分之一。他气喘吁吁居高临下站在那里看着老丫一个一个台阶的往上爬着。

    此时,才子也觉得两‘腿’发酸,他只好等到老丫到了自己面前和老丫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爬。

    两人爬了将近10分钟,才到达山顶。两人站在凉亭里,寒风簌簌地灌入衣服里。

    老丫说:“才子哥,有些冷啊?”

    才子逗趣地说:“到我的怀里来就不冷了。”

    老丫倒是实在,一下子钻入才子的身前,把后背给了才子。才子看看左右无人,他抱住了老丫。

    老丫顿感一股暖意从后背涌来,直至全身各处。

    老丫问:“才子哥,东面那一片片的住宅楼,那个是你盖的啊?”

    才子看看那片片错落有致的楼群,才子说:“我上哪找去,再说了,我才盖二十几栋,那里有几百座楼啊,我可找不到。”

    这时,才子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开发住宅楼的?”

    老丫说:“二嫂对我说的。”

    才子说:“看来你家二嫂‘挺’有心计的,通过你住院的几回接触,我就觉得这个‘女’人不一般?”

    老丫说:“二嫂确实有一点城市‘女’人的做派!她很‘精’灵。”

    才子说:“可不是吗?我早就看出来了,她不但有心计,还很会说话。不像你家大嫂,一看就知道是个农村人,没啥心眼子。”

    这时,老丫转过身,面对着才子说:“有你为我挡风我的心暖暖的!这种感觉真好!”

    才子说:“你的话一说出来,我的心里立刻又加温了!”

    随后,两人又是一阵的深‘吻’……

    完事,老丫说:“下去吧,别冻感冒了?”

    才子点点头,两人开始往下走。

    到了山下,两人急忙钻入车内,暖和一下,车子继续沿着盘山路前行。

    没多时车子驶出这座大山,回到了市区。

    老丫说:“时间不早了,送我回家吧,你也该回沈阳了。”

    才子说:“好吧。”

    车子直奔尧南镇方向驶去,到了尧南镇西洼子村口时,老丫说:“在这停车吧?我自己走回家。”

    才子说:“老丫,那你保重。我就不进村了,免得那些婆娘们看见了又咬耳根子了?”

    老丫说:“才子哥,你慢点开。”

    才子说:“你放心,我不会开快的,你也保重。”

    才子回到沈阳,正好是下班时间,才子把车钥匙‘交’给安磊。把车里的那双鞋,放在自己的车里,坐着老海的车子回家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