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5章接美眉同去饭店,二嫂故意留机会
    撂下蔡耀东的电话,才子把电话打到了张成‘玉’家。张成‘玉’接的电话,才子说:“张大伯,我是才子啊?”

    张成‘玉’说:“啊,是才子啊?你有什么事吗?”

    才子说:“老丫在家吗?”

    张成‘玉’说:“她到她二哥家去了。”

    才子说:“啊,是这样。派出所的蔡耀东不是和老丫同学吗?他想请老丫和几个同学聚聚,我想问问老丫她能去不?”

    张成‘玉’说:“那你往她二哥家打电话吧?……对了……不行,他家电话掐了,你往她二嫂的手机上打吧,她二嫂这几天特意休几个班,陪老丫呢。你知道号吗?”

    才子说:“我有二嫂的号?那好吧,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撂下张成‘玉’家的电话,才子拨通了老丫二嫂的手机。很快接通,电话里说:“是才子的号吧?才子是你吗?”

    才子说:“我是才子,二嫂?老丫是在你家吧,麻烦你让老丫接一下电话呗?”

    电话里说:“哎啊?才子找你,老丫你快接,找你的。”

    这时,老丫接起电话说:“我是老丫,才子哥吗?”

    才子说:“老丫?蔡耀东找了几个同学,大家要看看你,想搞一个小型的同学聚会。”

    老丫说:“我……我……。”

    才子说:“我啥啊?去吧,明天中午11点,我去接你。”

    这时,老丫二嫂说:“诶啊,老丫,你还犹豫啥啊!去吧?同学聚会多不容易啊!”

    老丫说:“那好,我在我二哥家,你到这来接吧?”

    才子说:“他家在那住我真的不知道?”

    这时,老丫问她二嫂说:“二嫂,你家这是几号楼。”

    老丫二嫂说:“我家是61楼,东边第一个单元。”

    老丫对着电话说:“二哥家在61楼。”

    才子问:“哪的61楼啊?”

    老丫二嫂说:“尧南镇住宅。”

    老丫说:“尧南镇住宅。”

    才子说:“那好吧,我明天去接你,你在哪里等着。”

    撂了老丫的电话,之后他又给蔡耀东回电话说:“那就中午11点吧,老丫同意了。”

    撂下下电话,才子笑了一下。

    才子想,安排完这些,得给儿子起个名啊?这个任务也很艰巨,起个啥名字呢?他开始琢磨着?

    琢磨了一会,他觉得自己想的几个名字那个也不合适。他又想,找谁给儿子起个名字呢?找起名的什么酿名斋?他摇摇头。

    想了一会,他想起了谭教授。他觉得他认识的人中,谭教授的学问最高了。

    想到这,他拨通了谭教授的手机,谭教授没接,他知道谭教授应该是有课,必须等待他的回话。

    一直到中午,谭教授回话了,谭教授说:“才子啊?打电话了。”

    才子说:“有件事,我觉得还得你帮忙啊?我儿子都满月了,还没起名字呢?我看你的学问高,我想麻烦你给我儿子起个名字?将来问起我也好说,这个名字是谭教授起的,让孩子也借你的灵气,将来也整个教授啥的!”

    谭教授笑了,说:“才子啊,你真不会说话,还借什么灵气,怪吓人的?应该说是借我的名气啥的?”

    才子笑了说:“我不会说话,不过意思是你说的意思,我只是不知道用啥词合适!”

    谭教授说:“别说,还没有人让我给小孩起名字呢?你是头一个。我还真的不一定起好?你想给你儿子起一个啥样的名字啊?”

    才子说:“啥样的?叫着顺耳,重名的少点,又不土的就行。”

    谭教授说:“那我一半天给你研究研究,让我想想。”

    才子说:“谭教授,这件大事就拜托你了。这几天我也想了几个都觉得不满意,哈顺格日丽还老催我。”

    谭教授说:“这点事还啥大事,小事,麻烦啥!”

    撂了谭教授的电话,才子想想,还有什么是要做的?想一下,才子自语:“除了开发公司,其他企业年终决算该出来了。”

    他打通了,财务部的电话,对方接起:“财务部吗?”

    电话里说:“是财务部?你是董事长吧?”

    才子说:“是,你是小娇,我问问除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其他企业的年终决算出来没有?”

    小娇说:“等下个星期吧?有的企业还没把数据传过来。”

    才子说:“是这样,等出来了,你拿给我看看。”

    小娇说:“好吧。”

    这时,李秀娟进屋,看看才子一眼,随后开始干活。才子问李秀娟说:“‘门’市房投资这块,今年效益怎么样?”

    李秀娟说:“尹娜在拢帐,估计一半天就能算完。“嗨……!”要是尤静香在就好了,帐早就算完了。”

    才子说:“可不嘛?怎么长时间,尤静香还没回来的意思,估计是不能回来了。那你估计你这块,会有多大的利润?”

    李秀娟说:“估计也得有几千万的收入吧?”

    才子说:“看来,你和尹娜两个人创造的利润可不少啊?”

    李秀娟说:“啥俩个人,我们那有10多个人吗?”

    才子说:“跑‘腿’的就不算了,主要的还不是你和尹娜吗?”

    李秀娟看看才子说:“看来你今天可比昨天‘精’神多了,心情也好了不少?”

    才子说:“是吗?我也觉得有心情做事了!”

    李秀娟听后笑了说:“是不是,老丫的事有解决的办法了?”

    才子说:“啊……啊有了,确实是有了。”李秀娟听后笑了。

    李秀娟走后,才子想,可不是吗?有了和老丫见面的机会,觉得心里踏实了!这真怪啊!想到这,才子摇摇头笑了。

    第二天早上,才子来到公司,安排完公司的一些事务。

    他给哈顺格日丽打个电话说:“铁岭的工地的供应材料的陈总找我合计一些事,我得过去一趟,也许会晚点回来。”

    哈顺格日丽说:“铁岭的人都热情,一定得留你喝酒。少喝点酒,别把身体喝坏了?”

    才子说:“没事,你放心吧!”

    撂下电话,才子心想,这样说,免得她知道是去见老丫,必然‘女’人的心眼小!哈顺格日丽知道了会有些想法。

    安排完,他和老海就出发了,他觉得心里好畅快。

    到了尧南镇老丫二哥家,还没到10点。才子上楼敲开老丫二哥家的‘门’,老丫二嫂出来开‘门’,屋里只有老丫和她二嫂。

    才子看看老丫,看样子这时老丫已经收拾好了。

    老丫新买了衣服,一双古铜‘色’的长靴,黑‘色’的体型‘裤’、淡青‘色’的呢子短大衣,呢子短大衣配着黄‘色’的‘毛’领。这身衣服‘色’彩明了,线条凸显,人显得‘精’神剔透。白白细细地一张小圆脸,一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地,眼睛已经有了一丝笑意。

    老丫的二嫂急忙招呼才子进屋,才子脱鞋进里屋。才子看看这屋子,虽然这个房子的面子不大,却部置的很温馨。小小的客厅也变成了餐厅,只能容下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两个卧室,一大一下,一个卧室的房间稍微大点,才子被让进的是大卧室。

    老丫的二嫂说:“这房子小了点,让你见笑了?”

    才子说:“二嫂,屋子不在大小,看你家部置的多温馨啊?不错嘛!你家二哥上班了?”

    老丫二嫂说:“他上班了。”

    此时,老丫坐在一边却没说话,老丫的二嫂问:“才子,你们在那聚会啊?”

    才子说:“在市里。”

    老丫二嫂说:“才子啊?几点啊?同学聚会可别让人家等。”

    才子看看挂钟说:“11点,还赶趟!”

    老丫二嫂说:“啊,赶趟,车开到市里也就二三十分钟,你俩先唠着,我给你沏点茶。”

    才子说:“二嫂,别忙乎了。”

    老丫二嫂说:“水是开的,马上就好。”说完他出屋。

    才子问老丫:“你这身打扮是不是二嫂给你设计的?不错嘛,很适合你!”

    老丫说:“这一身都是二嫂给我买的,二嫂很会美!”

    才子说:“别说,你家二嫂‘挺’有心计,这身衣服确实不错!正适合你穿。”

    这时,老丫二嫂端着茶水进屋,才子说:“二嫂,看来你很有眼光啊?老丫的这身衣服你选的不错!”

    老丫二嫂说:“不是我会选,是人家老丫的身段好看,不胖不瘦。你看看人家这细腰,多瞭人啊!你在看看这脸蛋,就是小伙看了也会动心的!这身段穿在破的衣服也瞭人啊!还有这长头发,显得多年轻啊!”

    才子听后笑笑,老丫说:“二嫂,你真会说话,我有那样好吗!”

    才子说:“二嫂说的不是假话,老丫现在你确实……确实很美!”

    说完,才子喝了口茶,就这样,唠了一会,才子说:“二嫂,时间到了,我们得走了。”

    老丫二嫂说:“行了,走吧。”

    两人起身,向屋外走去。

    老丫二嫂说:“才子啊,欢迎你常来啊!可别把二嫂当外人!”

    才子说:“好,有时间一定来。”

    离开老丫二哥家,车子直奔市里驶去。

    车上,才子问老丫说:“你家二嫂看上去‘挺’洋气的,他娘家是哪的?”

    老丫说:“二嫂娘家现在也在尧南镇住宅,原来人家可是抚顺市里的,实实在在的城里人,人家见过世面。”

    才子说:“确实,你家二嫂看上去就不土,看人家说话唠嗑,就不像你大嫂。还有看人家那小屋部置的多温馨啊!”

    老海由于熟悉这条路,车子开的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金石滩大酒店。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