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0章美女回到了老家,乡亲赶来看究竟
    不到半个小时,才子的车子驶入了西洼子村。

    此时,才子特意把车子开的很慢,这样可以让老丫详细看看这昔日的村子。老丫看着窗外,她没说一句话。

    此时,她的心里很是‘激’动,望着老家的街道,房子,还有那梦里熟悉的脸,一种回家的亲近感顿生。

    她看到这家乡的变化,一栋栋的新建的大瓦房,新修的柏油路,整齐的街道,一些人家的‘门’前还停着轿车,记忆中那些低矮的房子已经不多了。

    她心生瞎想,老家变了!变化太大了,人们生活变得富有了!

    车子停在了老丫家‘门’前,这栋房子到还是老样子,几乎没什么变化。这座房子曾经是张家的骄傲,曾经是全村最好的房子。现如今,由于时间长了,加上没有及时修缮,显得很破旧。

    这时,从屋里迎出来的一群人,才子一看,这里面都是老丫家亲属,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也在其中。

    才子猜测,这是老丫的两个哥哥事先已经通知了家里,家里已经做了准备。

    老海从车上拿出一包子补品,他先一步走进屋子。

    老丫下车,先看看这院子,在看看愣在那里的人们。才子拽着老丫走进了院子,这时,大伙似乎从刚才的发愣状态醒来,认定被才子牵着手的‘女’人就是老丫了。

    大家一下子围了上来,老丫母亲到了老丫面前。

    老丫的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爷开始问这问那。

    “老丫,你确实老丫吗?”

    “老丫!没成想你还活着!”

    “老丫,我是你三姑,你还认得我不?”

    “老丫,我是你二姑啊!”

    “老丫,你还是那么好看啊!”

    老丫看看每张脸,她觉得是那样的亲近,既陌生又熟悉。老丫心里一阵阵地酸楚,面对他们的问话,她已经梗咽,她不知道该和他们说啥好,该先回答谁的问话。

    此时,老丫眼里含着泪,她拽着母亲的手,缓缓的向屋里走着。

    亲朋好友们簇拥着老丫娘俩缓缓地进入屋子,老丫环顾一下这老屋,老屋还是老样子。变化的也就是这里的一切都已经破旧了,应该修补的地方还没有修补,这也增加了这里的一片凄凉感。

    确实!二十多年了,张家自从老丫失踪,张家人已经没了其他的心思。别说是收拾一下屋子,就是下地干活也都是哄‘弄’着。加上老丫的母亲得了间歇‘性’的‘精’神病,二个儿子又都出去单过了。张成‘玉’早已没了过日的心情,现在的日子过得可以说是得过且过,张成‘玉’那有心情收拾屋子呢!

    老丫看到老屋这个样子,心情低落。老屋已不是那样的干净明亮,已不是昔日让村民羡慕、忌妒的那个老张家了!老屋虽然破旧,但是留着老丫美好的记忆,老丫戴着泪眼环顾着老屋的每一个角落……

    此时,老丫的母亲见到老丫还没说出一句话来,她的两眼发直,‘精’神倦怠,老丫当然不知道这是老丫母亲刚刚吃过‘药’物的原因。

    老丫极为伤心,‘欲’哭无泪,心里酸酸的。

    这时,张成‘玉’进屋,招呼这些亲戚们坐下,老丫的大嫂、二嫂给大家点烟倒水。

    这样缓和了一下全屋子凝重的气氛,老丫看看母亲说:“妈,你怎么了?”

    老丫母亲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她还是没说话。这时老丫的二嫂过来小声的和老丫说:“妈刚吃过‘药’,等一会就会有‘精’神了,你别急,这是爹事先安排好的,怕妈再次受到刺‘激’会受不了。”

    老丫听完二嫂的叙述,深情地看着母亲的脸,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

    这时,老丫的叔叔过来说:“老丫啊?你别伤心了。你回来了,我们都很高兴,不管怎么地,你回家了,这是我们张家最大的喜事!”

    老丫看看叔叔的样子,他已经老了。老丫抹抹眼泪说:“叔叔,你也老了。”

    这时,孙福海走了过来,看看老丫说:“老丫啊,你还认识我吗?”

    老丫点点头说:“我记得,你是孙家的大叔吗!我怎么不记得!”

    才子妈也过来了说:“老丫啊,我是你孙家大婶啊!”

    老丫说:“大婶,我记得你。”

    这时,老丫的大嫂到了张成‘玉’面前说:“爹,做饭不?”

    张成‘玉’说:“做饭啊!这些亲戚都来祝贺了,我们要请大家吃顿饭。”

    老丫大嫂说:“爹,菜不是昨天买了吗?放在哪了?”

    张成‘玉’和老丫的大嫂去取了,才子看看老丫的大嫂,觉得老丫的大嫂很想事,这时,老丫的二嫂也跟着出去了。

    外屋地,老丫的大嫂、二嫂开始忙乎着做饭做菜。

    这时又有一些邻居也来了,他们也来看看这个响当年的村里的新闻人物,他们带来的大多的是问候、祝福。

    没多时,张家屋里的人都挤不下了,才子看到这些,他出屋透透气。到了屋外,才子看到了屋外也站满了人。有的人看见才子出屋也围了过来,必然都是乡里乡亲地,特别是自己觉得和孙家关系好的人们,没有顾忌地开始问才子:

    “才子啊?老丫你是怎么找到的?”

    “才子啊?看老丫的样子还是那样的年轻?”

    “才子啊?老丫的手术在哪做的,做的太好了!”

    “才子啊?老丫听说被狼掏了?”

    面对这些家乡人七嘴八舌急切的问话,才子不能马上一一详细地回答。才子笑了笑慢慢地说:“老丫,是在内‘蒙’希拉穆仁草原找到的,老丫的手术是在沈阳做的,她的确是被狼掏坏了脸。”

    这时,孙家的一个亲戚把才子拽到一边问:“听说老丫在内‘蒙’古有两个孩子了?”

    才子说:“是,她嫁给了一个牧民。”

    这个亲属问:“才子,老张家没难为你吧?”

    才子说:“没有,他们怎么会难为我呢?”

    这位亲属说:“没难为你最好了。”

    这位亲属问:“听说,老丫的丈夫是个傻子?是真的吗?”

    才子思索一下,故意说:“不傻啊,谁说的?”

    这位亲属问:“那他怎么没来啊?”

    才子说:“内‘蒙’古多远呢?家里还有那些羊要放,也许以后会来吧?”

    才子说完,心想,这些人哪!真是的!问这些问题,让我怎么说好呢!

    这时,张村长来了。才子急忙迎了过去主动和他说话,才子说:“张村长,你来了?”

    张村长说:“昨天我就听说了,老丫今天要回家。上午我到镇上有点事,办完我就来了。”

    才子说:“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那?”

    张村长笑了说:“谢啥呀!”

    才子说:“要不是你带着大伙去赤山,也没这么快找到老丫。”

    张村长说:“都是一个村的,帮点忙是应该的吗!才子啊!我得进屋看看老丫妹妹了。”

    才子说:“村长,你快进屋吧?”

    村长点头,向屋里走去。

    这时,才子的手机响了,才子一看是服务员小佳的号码,才子急忙接起,电话里说:“孙经理,我和你汇报一下倩倩的情况,倩倩决定了,去美国。现在正在办理出国的一些手续呢。”

    才子说:“倩倩已经决定了。是倩倩自己愿意去,还是她妈妈让她去的。”

    电话里说:“倩倩自己说,是她妈想让她过去帮助她,她妈在美国又开了几家中餐厅。”

    才子说:“嗷!‘肥’婆确实是‘肥’婆,在美国又开了几家餐厅。”

    电话里说:“‘肥’婆?‘肥’婆是谁呀?”

    才子一听自己失言了,急忙说:“啊!你不知道。行了,倩倩那边的事,就靠你了。”

    撂了电话,才子心想,‘肥’婆在美国的电话我也没有呀!真想问问她在美国的情况呢?

    这时,才子看见孙家的老总总,也就是那位老八爷子也来了。这是才子没想到的。

    才子迎上去说:“老总总,您也来了!”

    老八爷子笑着说:“才子啊?你真行。二十多年了,还能把老丫找回来,好样的!”

    这时,老丫的大哥出屋,看见了老八爷子进院也迎了出来说:“老八爷子,您来了,快进屋吧!”

    老八爷子被让进屋里,此时,张家已经成了村里的中心,张家就像办喜事一样,村民站满了张家的院子,人越来越多了。

    院子外,有的人在围着才子的车子说着话:

    “这是才子的车子,这车我听说得百十来万呢!”

    “才子,现在有的是钱!买这样的车,还不是玩似的!”

    “你看这车漆铮亮铮亮的。”

    “唉?你说,才子会不会娶老丫啊?”

    “这可不好说,才子和老丫自己都有孩子了,估计可能‘性’不大?”

    “我看不一定,要吗?这次才子怎么还跟了回来干啥?”

    “才子跟回来也很正常,他有车,他不送谁送她回来啊?”

    “二十年前,要不是发生那件事,现在两个孩子一定会成为两口子了。”

    “那也不一定,那时老孙家多穷啊!老丫嫁给才子,老张家还不一定干呢!”

    “可不是吗,那时老孙家确实穷!不发生那件事,老丫也不一定给才子。”

    这时来张家看望老丫的人越来越多,此时的老张家就像办喜事一样热闹。

    一直到下午,人们才陆续的走了一些。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