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3章美眉第一次手术,俊男签字又画押
    小孩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张成‘玉’,张成‘玉’哈腰抱起了。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看着怀里这个小男孩,一脸的漠然。小孩看着张成‘玉’的看脸身子向后缩着。张成‘玉’‘摸’‘摸’孩子的脸,的泪水又一次模糊了眼睛。孩子开始了挣脱,张成‘玉’用另一只手抹抹眼泪说:孩子,可怜的孩子,是姥爷啊!

    这时孩子开始哭了起来,老‘妇’人急忙接过了孩子说:傻孩子,那是的姥爷,是来看的,不要怕。

    之后老‘妇’人抹抹孩子的眼泪,孩子就像听懂了她的话,停止了哭泣。

    肃静下来后,才子走到了张成‘玉’的身边小声的说:大伯,看这该怎么办啊?

    张成‘玉’说:\u201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啊?

    老丫的两个哥哥也凑了过来,老丫的大哥说:爹,看带们走恐怕不可能吧?即使同意,带们走又能怎样呢?现在老丫谁也看不见啊?

    老丫二哥说:大哥说得对啊?带们走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四个人一句一句商量了一会,都觉得现在带们走还是不妥。

    才子说:那就这样,们看看行吗?等到了老丫第一次手术完事了,们在征求老丫的意见再说吧?

    张成‘玉’说:看来只能这样了,等们见到了老丫再说也不迟。

    才子说:\u201安排人,先给们送足粮食和柴草。马上就是夏天了,在找人给们家买些羊回来,先让们维持生活。

    才子和老‘妇’人说了大家的意思,之后几人赶回呼市。

    回到了呼市才子找到了报社,找到了海额尔,海额尔详细的问明了老丫的现状。

    才子从背包中拿出了2万元钱‘交’给海额尔说:还得麻烦,找人买些粮食和柴草送到老丫的‘蒙’古包,让们先维持生活。过些天在给家买些羊,好让西拉格日冷不至于更加伤心。在安排人每十天半月的去草原看看,看看们的生活情况,有什么天灾病热的及时安排大夫去看看,钱不够给打电话。

    海额尔说:\u201M小子,安排的还‘挺’细的,放心吧。这点小事还说什么麻烦,明天就安排人,反正都是买单。

    从报社出来,几人飞回了沈阳。

    到了沈阳,张家爷仨回了老家。

    这天早上,刘教授告诉来看望老丫的哈顺格日丽说:三天后准备给老丫做第一次手术,到时候们商量一下谁给她签字?

    哈顺格日丽可不敢做这个主,她立即打电话告诉才子。

    才子想,按说这手术签字得老丫的亲人,自然自己和哈顺格日丽都不适合,很为难。

    可是又一想,让老丫的丈夫来是不个能的,让老丫的娘家人签字必然老丫会发现。

    只好打电话和心理专家赵教授商量,赵教授说:老丫现在的心理障碍是好了许多,但是要想让她现在和娘家人见面会不会给老丫的手术造成负面影响还不好说,最好是暂时不和她的娘家人不见面好一些。

    才子说:那签字行吗?

    赵教授说:按道理肯定不行,不过老丫的情况特殊,如果老丫同意倒也没什么。

    撂下电话,才子立即到医院和老丫商量,老丫竟然同意。医院也没办法,也只好同意由才子签字。

    从医院回来,才子想,必须把这一好消息告诉老丫的娘家人?想到这,拨通了张成‘玉’家的电话,这是才子第一次打张成‘玉’家的电话。

    才子担心电话会是老丫的母亲来接,因为老丫被找到的事张成‘玉’一直瞒着老丫的母亲,怕她受到了刺‘激’会犯病。

    电话接通,才子没敢吱声,要听听接电话的人是谁。

    只听到接电话的是张成‘玉’后,才说话:大伯,是才子。老丫三天后做手术,来吗?

    张成‘玉’说:啊,买苞米啊?家不卖,卖时再给打电话。

    才子明白,这是张成‘玉’怕老丫的母亲听到们的谈话,故意打个马虎眼。

    电话撂了,才子知道一会会到别人家给打电话。可是电话并没有很快打过来。才子很着急,怕张成‘玉’和老丫的两个哥哥突然出现在医院。

    一直到了傍晚,才子的手机响了,这是自己家里的电话。才子接起,电话里传来的是张成‘玉’的声音。

    才子猜想,这张成‘玉’为什么到自己的家里打这个电话呢?感觉到,张成‘玉’一定是不想让村里所有人都知道老丫的事情,所以才到自己家里打这个电话的。

    这时,电话里说:才子大侄子吗?

    才子说:\u201是。

    电话里:\u201是张大伯。

    才子说:啊,听出来了。

    电话里:\u201来家几趟了,爹和妈下地了,们才回来。怕到别人家打电话不方便,所以才给打电话。

    才子说:\u201明白,后天老丫做第一次手术,和医院说好了,给老丫签字,您老看行吗?

    电话里说:行,签字怎么不行。

    才子说:那们来吗?

    电话里说:才子啊!医院答应们见面没有?

    才子说:现在还不行,还得等一段时间。

    电话里说:才子啊,要是这样,就麻烦了。们等着的好消息,后天打电话就往家打吧,后天来听。

    才子说:那好吧,后天手术一结束就打电话回去。您老就放心吧,做手术的可是专家,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电话里说:才子啊!辛苦了,还和爹妈说啥不?

    才子说:没啥说地,们身体还好吧?

    电话里说:\u201y们身体硬实着呢?就放心吧!

    才子说:那就好,撂了。

    第三天,才子,哈顺格日丽,老海老早的就来到了医院。手续办完,手术的时间也到了。

    老丫被推出了病房,才子和哈顺格日丽跟着护士将老丫送到手术室。

    这时的老丫脸上的纱巾已经被换成了医用棉纱,还是不能看见她的脸,老丫被推进了手术室。

    才子和老丫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手术将近五个小时,直到下午才做完。被推出手术室的老丫满脸缠着纱布,只‘露’出两个眼睛。

    刘教授走过来说:手术十分成功,等一段时间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才子听到了这样的结果说:谢谢刘教授,谢谢。

    老丫被推回的病房,才子急忙给家里打电话,把这一喜讯如实的告诉了张成‘玉’。

    一个月后,老丫又做了第二次手术。这次和上次一样,老丫的父亲和哥哥也没来。

    术后刘教授告诉才子,老丫一个星期后就可以见人了,她的面容已经基本上恢复,她可以不用再‘蒙’着纱巾生活啦!

    才子说:那可以看见她的脸了?

    刘教授说:过些天她的纱布拿掉后,她不用在‘蒙’着纱巾生活了,自然就会看见的脸了吗!

    才子听到这些很兴奋,来到了赵教授办公室,和赵教授商量什么时候可以让她和她的娘家人见面。

    赵教授说:现在见面还是早点,还得看看老丫的脸上的情况,等她的脸平滑了,她也适应了,再见面也不迟。

    才子说:那还得等一段时间啊?

    赵教授说:即使老丫的脸好了,也得征求好她的意见,让她自己同意最好,这样对她的心里障碍影响会少些。这样吧,到时候们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吧?才子点点头离开了赵教授的办公室。

    这些天,才子和张成‘玉’几乎天天通话,天天汇报老丫的近况。

    可以看见她的脸了,还有用不了多长时间,张成‘玉’就可以和‘女’儿见面。

    这些天,才子几乎没离开过医院,时时刻刻陪着老丫,哈顺格日丽也时常来看看。

    七天后,老丫就要拆线了,和哈顺格日丽等着老丫拆线出来。

    这期间,很‘激’动,可以见到曾经是多么熟悉的那张脸。

    可以看见那张二十多年没见到的脸了,可以看见多少次梦中的那张脸了。

    人吗!一遇到了高兴的事就想把这一喜讯告示最想告诉的人。当然老丫的家人和自己的父母那里都知道了。

    此时,想起了张明运和赵立新,把电话打给了张明运。

    张明运听到了这一消息,才子感觉到,此时的张明运是跳起来听说话的。

    张明运说:\u201M真把她找到了,怎么才告诉呀!

    才子说:诶呀!也没办法,老丫那倔脾气也不是不知道,谁也不想见,就连的家人到现在谁也没见到呢!

    张明运说:那,那是怎么找到她的?

    才子只好慢慢地从老‘妇’人到报社爆料开始,到现在住院讲给张明运听\\

    张明运问:\u201M再说一下,她在那家医院?

    才子说:沈阳盛京医院。

    张明运说:好,马上飞过去。

    才子说:唉\\唉\\。

    可是张明运的电话撂了,才子本想说:现在别来,医院暂时不允许见老丫。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