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2章全家人得到消息,赶往草原看究竟
    才子起身到酒柜里拿来一瓶好酒,孙福江接过了酒瓶启开。.先给张成‘玉’杯子倒满酒,又给才子倒了一杯,随后给自己满上。又对老海:你能喝点吗?

    老海:我,不行,一会还得开车。

    三人都喝了一点酒,吃了一口饭。

    张成‘玉’:才子啊?我明天就回家了,过几天再来。

    才子笑笑:张大伯,还有件事,老丫事我看还是先瞒着她妈一段时间吧?

    张成‘玉’:傻孩子,现在我怎么感告诉她呀!她是受不了这个刺‘激’。等过一段时间,我慢慢地和她吧。

    才子一听张成‘玉’这样,心理一块石头落地。最为担心就是这件事,老丫母亲知道了老丫事一定会犯病。她要是在闹起来时就不好办了。

    想到这,才子:大伯先不不告诉大娘,等时机成熟了再最好了。

    张成‘玉’:才子啊!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才子:明天叫老海开车送你回去,下次来时,您老打电话,老海去接你。

    张成‘玉’:别麻烦啦?你事还很多,现在来沈阳车有都是。

    才子:就这样吧,明天老海去送你。

    几人吃完饭,随后才子喊来了服务生:把两位老人家送到准备好房间休息。

    服务生点头:老板,您放心吧。

    才子看看两个老人走了,和老海也出屋。

    在以后一段时间,张成‘玉’带着儿子和儿媳‘妇’来看鲍斯日股冷几次。按照才子意思,们都没有暴‘露’自己和鲍斯日股冷真实关系。

    老丫康复也很顺利,刘教授告诉才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给老丫做第一次手术了。

    按照刘教授计划,分四次给老丫做手术,第一次手术第一步修复好已经变形鼻子,随后就是植皮。第二次手术是由神经外科专家做左臂神经修复,再修复缺失肌‘肉’。第三次就是做**再造术。第四次就是针对脸部做进一步整容和修复,这些手术估计得用时一至两年才能彻底完成。

    才子不得不将赵教授话告诉张成‘玉’,张成‘玉’和家人没办法只好等待着医生允许见‘女’儿那天。

    老丫家人那边安顿好了,才子又开始担心老丫草原家了。老丫丈夫和儿子时间长了,们会怎么样?老丫会不会想儿子?让不让们来\\?

    这天,张成‘玉’和两个儿子来了,这正是和们商量这件事机会。在才子办公室内,几人商量着该怎么办,老丫两个哥哥都要去草原看看老丫家,看看再做决定。如果可能愿意将老丫家搬到铁岭,以便将来方便照顾们。

    才子想,这样也好,只要老丫同意,事情就好办了。不过现在们还不可能和老丫商量着件事。但是去草原事定了下来,定下来几人准备后天飞往草原。

    三天后,一切准备妥当,才子和老海带着张成‘玉’爷仨飞往了呼市,在呼市打车到了老丫家‘蒙’古包。

    由于这是中午,才子估计老丫丈夫不应该在家。可是车子停在了老丫住‘蒙’古包前,才子一眼就看到羊圈栅栏边有那些瘦弱羊,老丫丈夫傻傻站在那羊圈栅栏外。

    才子感到很奇怪,猜测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切进入了老‘妇’人‘蒙’古包想问问究竟。进入了‘蒙’古包,老‘妇’人和老丫儿子在里面。

    张家爷仨也跟随进入,一眼看出老‘妇’人瘦了许多。老‘妇’人看见才子进屋一下子站了起来。

    此时,老‘妇’人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急忙迎了上来:老丫回来了?\u201完,她头向着才子身后望望。

    才子:大嫂,老丫手术还没做呢,她身体太虚弱了,她需要恢复和调养。

    嗨\\!‘妇’人发出一声叹息,之后:是这样,那鲍斯日股冷呢?随后紧张地看看才子身后张家爷仨。

    这时,才子:鲍斯日股冷她很好,她在上学,没带她回来。

    才子转过身子看着张家爷仨:大嫂,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老丫父亲,这位是老丫大哥,这位是老丫二哥。

    之后才子又指着老‘妇’人对张家爷仨:这就是老丫大伯嫂,是这家人救了老丫。

    老丫父亲和两个哥哥一下子跪在了老‘妇’人面前,张成‘玉’:她大嫂啊!老丫这些事,才子都和我们了。我全家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们救了老丫,老丫早就被狼吃了!

    老‘妇’人急忙扶起张成‘玉’,她流着眼泪:这可使不得,可别这样,这孩子命苦啊!

    爷仨起来后,老‘妇’人: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这就好了。出事后老丫不愿意见你们,现在好了。你们都看见老丫了,她接受你们了,这就好了!

    张成‘玉’:老丫大嫂,不瞒你,我们还没见到老丫呢!现在医院不让见啊!

    老‘妇’人:是这样啊?沈阳医院怎么那么严吗?

    老丫父亲点点头。

    才子问:大嫂?你家羊怎么就剩下这几只了?老丫丈夫怎么没去放羊啊?

    嗨\\!老‘妇’人叹口气,:丢了一些、死了一些、买了一些。现在这不\\就\\就剩下这么多了吗?老丫丈夫现在好像真傻了,一放羊就丢。现在我敢不让出去放了。

    才子:怎么丢了?

    老‘妇’人:老丫走后,傻子就像丢了魂一样,每次放羊也不按时了,话也有些颠三倒四。到了现在更严重了,有时我不提醒,连羊都不喂了。有一次放羊回来,我觉得不对劲,我一数发现少了几只,我没敢啥怕伤心。看到这些,我怕这样下去羊都得饿死,我就找人把羊卖了一些。剩下50多只。就是这点羊,放羊时还是一只两只丢。到现在这不就剩下了30几只了。现在连羊都不放了,我和话也不和我话,现在我正为这事闹心呢?

    才子:没想到会是这样,那该怎么办呢?

    老‘妇’人:我也没想到这傻子,能变成这样。前几年哥去世就有过这样情况,我估计是伤心吧?话费劲,但是心是明白。

    大家都僵持在这里,谁也没办法。

    老丫大哥趁着大伙没嗑唠,走到了老丫儿子旁边和着话,可是孩子却躲到了一边,用眼睛看着这个陌生人。

    老丫大哥看看老‘妇’人问:我这外甥叫啥名啊?

    老‘妇’人:\u201b叫张斯琴毕力,这是老丫给起名字。

    老丫大哥:这‘蒙’古人名字多,不好记啊!

    老‘妇’人:时间长了,习惯就好了。

    才子又问老‘妇’人:这羊可是你们命根子,不行,我给你们再买些回来吧?

    老‘妇’人:主要是傻子现在真傻了,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结果!再买回来羊不还是丢吗?

    张成‘玉’:她大嫂,不如你们也和我们走吧,到了我们那就不用放羊了,我们会照顾你们?

    老‘妇’人: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生活了,还有傻子到了你们那什么也不会啥啊?们怎么生活啊?这恐怕不行啊?

    才子:生活上我会照顾你们,这点你们放心。这样吧,你把老丫丈夫叫进来问问愿意和我们走吗?

    老‘妇’人:恐怕不行。

    才子:你就问问吧?

    老‘妇’人:那我把叫进来。

    她看看才子又看看张成‘玉’后出屋了,一会,老‘妇’人拽着西拉格日冷进屋了。

    此时,张家爷仨目光一下子聚到老丫丈夫西拉格日冷身上。西拉格日冷头发胡须更加蓬‘乱’,站在那里弓着背,目光呆滞,嫣然是一个驼了背瘦瘦老头。

    老‘妇’人对着西拉格日冷:这位是老丫爸爸,那两位是老丫哥哥,是接我们去们那里?

    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看看张成‘玉’之后又低下头。

    老‘妇’人又问:老丫和鲍斯日股冷都在们那里,你去吗?

    看看老‘妇’人疑‘惑’地问:老丫?

    老‘妇’人这时明白了,她:这傻子,老丫就是你媳‘妇’,你媳‘妇’就叫老丫。

    西拉格日冷看看老‘妇’人问:老丫?老丫是媳‘妇’?

    老‘妇’人和大伙解释:\u201b只叫老丫媳‘妇’,不知道媳‘妇’叫老丫。

    西拉格日冷看看才子,瞪着眼睛喊:让媳‘妇’回来,让鲍斯日股冷回来\\。

    喊完,老丫傻丈夫眼泪已经流了出来,老‘妇’人不敢再问下去了。

    张成‘玉’泪水已经流了出来,老‘妇’人也在流泪。此时,大家都低下头默默不语,至此,事情又陷入僵局。

    过了一会,张成‘玉’抹掉了眼泪走到了老丫儿子身边。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