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7章才子实心实意劝,老丫执意不相见
    到这,才子不下去了,anob像一个孩子似的又呜呜呜\\!哭着。.

    哭了一会,anob突然倒在地上,anob昏了过去。

    这时,不远处大伙跑过来,卢大林‘摸’‘摸’才子的手,anob的手很凉。卢大林用手背探探anob的鼻息,觉得已经没了呼吸。

    卢大林真的着急了,那憨厚的男音更加宽厚了,喊:才子哭背过气去了?该怎么办啊!

    大家开始‘乱’套了,七手八脚的扶才子坐起来,一阵的捶打前‘胸’后背,掐人中。整了一阵子,才子啊\\!的一声,长出了一口气。

    破旧的‘蒙’古包里,似乎有了动静,里面的孩子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啊\\呜呜呜\\妈妈\\smZ怕\\

    海额尔看看大伙,:把才子抬到大嫂的‘蒙’古包吧,别吓着孩子。

    就这样,才子被抬到了老‘妇’人的‘蒙’古包里。老‘妇’人进了老丫家破旧的‘蒙’古包,到了中午老‘妇’人出来了,她来到了才子面前,对才子:她承认自己就是你要找的老丫了,她勉强答应和你见上一面。不过有一个要求,她目前的事不要告诉她的家人。见上这一面,你永远也别再来了,她不想在回忆过去,也不想得到你的任何帮助。

    海额尔:这就有‘门’了,smZ们慢慢来。才子,这四天你一口东西都没吃,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一会让大嫂安排好,你和她单独见面唠唠,缓冲她一些情绪,该答应她的先答应她?

    老‘妇’人走了,才子接过老海递过来的面包,anob勉强的吃了几口,之后anob喝了水。

    没多时,大家看到老‘妇’人领着衣衫不整的两个孩子出了那破旧的‘蒙’古包,进了她的‘蒙’古包。

    才子看看她俩,大的‘女’孩和娜莎一般高,小的男孩流着鼻涕,脸上都是污渍。她俩傻傻地站在一边,雀雀地看着这些人。

    才子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一阵的刺痛。

    这时,老‘妇’人对才子:你去吧,她自己在里面。

    此时,b磕磕巴巴的:她\\她真的同意了?

    老‘妇’人:同意了,快去吧,她单独在屋别想不开,再出点什么事,那就更不好办了?

    才子缓了一会,走向了那破旧的‘蒙’古包。

    anob慢慢地推开了‘门’,b一眼看到地中间站着的‘蒙’着蓝‘色’纱巾的‘女’人,她的脸让人看不清,她穿着破旧的‘蒙’古族‘妇’‘女’装。

    才子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她也没有一丝的挪动。

    anob站在那里稳稳神,anob已经感觉到她流着眼泪,泪水已经顺着蓝‘色’的纱巾往下滴着。

    才子已经感觉到了,老丫那蓝‘色’纱巾后面如冰般的目光让才子心生恐惧,才子喃喃地:老丫啊!smZZZ都知道!

    才子微闭眼,眼泪一连串地滴落下来,anob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气沉痛地:老丫,为什么呢?为什么呢?smZ还清晰地记得那年在你家,你过的话\u2018才子哥,将来smZZZZ心里也是那样想的。

    到这里,anob再也无法抑制自己,b觉得,她的手更凉。

    她似乎没有一丝的反应,anob闻到了她的气息。

    anob知道,这就是anob找了二十年的老丫。她的一只手在颤抖,anob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她,anob梗咽着:你是老丫\\你是老丫!老丫你受苦了\\!

    她还是没有一句话,她用头开始顶着anob的‘胸’膛,anob感觉到了她的头也在颤抖,此时,她的身子一软开始往下倒,她已经不能自己站着了。

    才子喊:老丫你怎么了?老丫你怎么了?老丫你怎么了\\?

    她没有回声,b感觉她的身体很轻,感觉不到一丝的‘肉’。

    anob环视了一下四周,想把她放到‘床’或炕之类的东西上。可是anob没有找到,这里面很简陋,anob不舍得把她放到这沾满污渍、铺在地上那变‘色’‘毛’毡毯上。

    过了一会,anob感觉她动了一下,才子:你醒了!你醒了!

    她喃喃地、无力地:才\\才子,smZZZZZ现在没事了。

    才子看着那被蓝‘色’纱巾包裹着的脸,慢慢地anob把她放下。她已经不能站起,她顺势坐在地上。

    才子坐在了她身边,她:你走吧,smZZZZ现在不恨你了,你走吧!

    才子:你现在必须和smZZ要给你治病。

    她轻轻的摇摇头:这个家给了smZZZ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每当看见外面的大草原,smZ才有了活下去的可望。这个家里的人很朴实,这个草原的人很朴实。这个家里没人鄙视smZZZ已经是傻子的‘女’人了。

    才子:这不行,smZ一定得帮你,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医好你的脸和胳膊。你放心,smZZ有钱了!

    她:不要再了,smZZZZZ的骨‘肉’。

    才子:你还是老样子,ZZ们,恨你的父母把你送到了诺尔。

    这时,她喊着:你别了\\你别了,你快走吧?smZ不需要帮助。

    才子:\u201知道你的痛,知道你的心理。惹祸的是smZ,和你的家人没什么关系。你不能对anob们这样冷酷,你知道吗?前些年,b原来的一头乌发已经全白。你的母亲在你失踪后得了‘精’神病,她一想起你和smZZ。后来她不得不住院,虽然现在好多了,可是现在她的身体很弱,每天都得靠吃‘药’维持着。她是多么的想你啊!你的舅舅也和你的母亲一样,连教师都当不成了,现在anob在学校后勤干点杂活。也许tMVo这些你会很伤心,但是这是事实,Z们要积极的面对,想办法解决。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和smZ回去,到医院治病。看好了病,你就可以面对anob们了!

    她:这道理smZZ现在不想改变这种生活方式!

    \\\\\\

    就这样,两人一直唠到了老头放牧回来。老‘妇’人急忙进屋,海额尔紧跟在她的身后。

    海额尔已经悄悄地把相机对准了anob们两个,照相机闪光的瞬间,才子才注意到后面的海额尔。

    才子起身扶起老丫,海额尔进屋后大家陆续也进屋。卢大林刚进屋,因为屋里暗anob看不太清屋里,瞪大眼睛看着才子身边老丫。

    老‘妇’人将才子拽出‘蒙’古包,她:你和老丫的谈话,smZ们在外面都听见了,看来她还是不能接受你的帮助。这样吧,你们先回去,smZ在劝劝她,有点耐心。这回,你们来的太突然,她一下子不接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才子:大嫂,smZ听你的,这几天谢谢你了,下一步还得你帮忙。

    这时,老头圈好了羊,拎着马鞭到了破旧的‘蒙’古包跟前。才子准备上前和tMVo点啥。

    刚要上前,老‘妇’人:别和tMVo什么,anob不会有事的,你们这就走吧。

    才子:那好吧,smZ会很快回来的。

    anob转身进‘蒙’古包,老丫又坐在了那块破旧的‘毛’毡上。海额尔、卢大林和老海三个都在劝着老丫,可是老丫低着头,她没有话。随后老‘妇’人和老头进来,老‘妇’人对才子:就这样吧?你们先走。

    卢大林:这样也好,让老丫考虑考虑,ZZ们走吧?

    海额尔:才子走吧?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大家开始陆续出去,才子走在最后。她深情的看看老丫,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

    此时,anob的心像似针扎了一下,又一阵阵地刺痛。

    老丫并没有送的意思,才子出来后,老‘妇’人出来送。

    才子依依不舍的看着那个破旧的‘蒙’古包含着眼泪,回到车前。

    临上车时,才子对老‘妇’人:大嫂,谢谢你了!smZ过几天再来。

    老‘妇’人点点头:\u201也会继续劝她,你上车吧。这里有smZ,你就放心吧。

    才子:好,大嫂,那smZ们走了。你一定得好好的照顾好老丫!拜托了!拜托了!

    汽车发动了,这时,老头也出‘蒙’古包呆呆的站着往这边看着。

    老‘妇’人和老头傻傻地看着两辆车渐渐地远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