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5章找到老丫没了脸,遇尴尬化解更难
    才子听了后:当时老丫到你家时,身上穿的什么衣服啊?

    老‘妇’人想了一会:衣服好像是医院的。.

    海额尔:是不是患者服?

    老‘妇’人:对,就是那什么服。

    才子:那她自己的衣服呢?

    老‘妇’人:这U可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沾满血,在医院时撇了吧?

    才子又问:那她当时戴没戴纱巾?

    老‘妇’人:好像没戴,不过她在U家这些年几乎每天都带着蓝‘色’的纱巾生活。她过,就喜欢蓝‘色’的纱巾。

    此时,才子心理一颤。忽然间想起了自己那年给老丫买得那条蓝‘色’纱巾还埋在老家村边那棵大柳树下呢!才子自语:老丫小时候就喜欢带着蓝‘色’的纱巾,这明她就是老丫,应该没问题。

    主编:才子啊。要是你也这样,U看十有**了!

    老‘妇’人:才子啊!你的老丫是在诺尔那地方走丢的?

    才子:是在诺尔那个叫沙沟子的地方走丢的。

    主编:乌云其其格,你丈夫是在诺尔遇到\u2018老婶\u2019的?对吧?

    老‘妇’人:具体地方当时是黑天,也不知道,反正是从诺尔回来的路上。

    才子:她没过,她家都有什么人哪?

    老‘妇’人:她从来没过。

    就这样,才子一路上一直反反复复地问个不停。从老‘妇’人的嘴里才子了解到老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面部被狼毁容,整天用蓝‘色’的纱巾遮面,她左臂残废,右臂活动受限,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她生活极其贫困,丈夫是一个牧民,得过大脑炎,并且留下后遗症,大她11岁,二个孩子都没上学。

    这一路上的谈话让才子坚定了信心,想,这一定是老丫,没错,她就是老丫。

    冷静下来,才子在想,‘肥’婆大自己11岁,傻牧民大老丫11岁!老丫的大孩子11岁,自己的‘女’儿娜莎现在也是11岁,这也许巧合,也许是这就是命运吧!命运这东西就会捉‘弄’人!

    此时,才子的心理很惆怅,一阵阵地心痛,眼泪时常止不住的往下流。

    轿车下了公路,进入草原速度一下降了下来,有老‘妇’人带路车行驶很顺利。

    车行驶了将近4个小时,此时,已是午夜。

    借着车灯,老‘妇’人指着远处的两个很小的破旧的‘蒙’古包:到了,前面就是,前面的是U家,后面的就是她家。

    车子一下子停了下来,因为这时正是初‘春’,大家又都没穿太多的衣服,午夜的天气还很凉,大家下车都觉得有些冷。

    才子下车,借着车灯,望望四周,这是一望无际大草原,远处隐隐约约的摆着一些‘蒙’古包。

    近处两个破旧的‘蒙’古包,外面一群羊在栅栏里喵喵喵\\的叫着。

    才子的心里很紧张,不知道见到老丫该怎么?她到底是啥样?的丈夫、孩子长得什么样?老丫的丈夫会怎么个态度?也许是外面的汽车声和话声惊动了‘蒙’古包里面的人。

    这时,一个留着满脸胡子的老头推开‘蒙’古包的木‘门’,探出头来往外看着。才子看的推‘门’动作好像有些笨拙,缓缓地出了‘蒙’古包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这三辆汽车和这几个人。

    老‘妇’人对才子:那个有点呆的人就是U的傻小叔子,不怎么爱话,也不会啥,大家先别搭理。

    年轻的记者开始卡卡的照起像来,这闪光灯在这夜晚显得特别刺眼。

    才子想,也许,这闪光预示着老丫曙光的到来!也许上天受到了感化!让自己就要见到心中的老丫了,也许是别的什么\\。

    此时,想到这,才子的眼前一亮,一种不明的力量促使的心跳在加快。

    老‘妇’人领着大伙往这破旧的‘蒙’古包走来,走到了近前,老‘妇’人对傻站在‘门’口的老头:半夜了,天冷进屋吧,没什么事,这些人是U带回来的人。

    老头摇摇头,傻站在‘蒙’古包‘门’前却没动。

    老‘妇’人站在‘门’口对着跟在她后面才子:\u201进去先和\u2018老婶\u2019,别把她吓着了。

    才子也像那老头一样,傻傻的停在了那里,也没话。

    主编接话:大嫂,那你先进去吧?U们在外面等。

    其的人,站在才子身后。们也在观察着老‘妇’人和那个老头的每一个动作。

    大家等在外面,此时年轻的记者却对傻站着的老头来了兴趣。到了跟前问叫啥名,老头看看年轻记者嘴微微的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傻傻的看着们,年轻记者见没问出来,只好回到大伙身边。

    等了好一会,老‘妇’人也没出来。借着车灯,才子仔细的看看眼前这个老头,觉得并不算老。只是由于胡子长时间没有刮,头发没有梳理显得很老而已。

    看了一会,老头也许见大伙没什么恶意,转身进了‘蒙’古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妇’人却没有出来的意思。

    又等了将近2个小时,老‘妇’人终于出了‘蒙’古包。她摇着头,对才子: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老丫,让你们马上走,永远不要再来这里了。

    主编见这意料之外的情况,也没了主意。海额尔:那就等天亮再吧,也许U们来的太着急了,吓着她了。

    听海额尔这样一,主编也只好:那就这样吧,大家到车里睡一觉,等明天再吧。

    老‘妇’人:那怎么行啊!你们到U那里住吧,车里冷啊?

    主编:没事,再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对付一宿没事的。老‘妇’人见主编这样坚持也不再勉强。

    大家回到车里,才子却没有睡意,闭着眼睛在想事情。

    才子心想,她越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老丫,明她就是老丫。这半年多,U核实那些人,没有一个不愿意见自己的。这明,‘蒙’古包的‘女’人一定是老丫。

    想到这,忽然间,老丫上学时的那张娃娃脸突然间在脑海里清晰了,就像老丫就站在面前一样。她时而带着纱巾在向自己笑,时而又用那双大眼瞪着自己,时而她又转过身去不在搭理自己。

    老丫的那张脸一幕幕又一幕幕快速的在眼前闪着\\

    一直到天渐亮,也没有一丝睡意。

    其的人萎在车里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才子自己出了车子,独自一人在这两个‘蒙’古包周围转悠着。

    这里除了那圈里的几十只羊和几匹马和两堆柴草堆别无物。

    没多时,看见老头拎着牧鞭出了破旧的‘蒙’古包。才子以为会用它打人呢?往后撤了几步。

    可是出乎的预料,就像没看见自己这个人似的,老头转到‘蒙’古包后面,笨拙的牵出了那几批马。又到了羊圈边,羊圈的木栅栏‘门’被打开,赶着羊群出了羊圈,放牧去了。

    此时,才子松了口气。

    可是老‘妇’人却没有出来,才子等得很着急。

    才子的心里更加紧张和不安,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老‘妇’人出了自己的‘蒙’古包。

    大家也从车里出来伸着腰,见到了老‘妇’人,大家急忙迎了过去。老‘妇’人来到了才子身边:老丫不见你们,你们先到U再去劝劝。

    此时,大家也觉得站累了,都纷纷的进了老‘妇’人的‘蒙’古包,才子却没有进去。

    就地坐在地上,对老‘妇’人:\u201不累,U坐在这等?你进去再和她谈谈。

    老‘妇’人:那就这样吧!\u201S完,她摇摇头,回身到了那破旧的‘蒙’古包‘门’口。可是她拽不开‘门’,里面已经划上了,老‘妇’人喊:\u201是大嫂,\u2018老婶\u2019,你把‘门’打开\\。

    鲍斯日古冷,U是你大娘,你给大娘开‘门’\\

    鲍斯日古冷,再不给大娘开‘门’,大娘生气了\\

    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老‘妇’人只有接着喊,喊了好一会,老‘妇’人喊哑了嗓子。

    ‘门’还是不开,里面也没动静,怎么办呢?听到老‘妇’人这么长时间的喊声,大家也从老‘妇’人的‘蒙’古包出来,主编和大家商量着对策。

    大家七嘴八舌了老半天,也没有拿出一个办法。

    此时,太阳已经上了头顶。路过这里的几个牧民看到这边的车和人也过来问老‘妇’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老‘妇’人和这些人简单的了报纸上的事和这些人的来意\\

    海额尔问这些牧民:你们认识这‘蒙’古包里的‘女’人吗?牧民们都纷纷摇头。

    几个牧民开始你一句U一句的:

    这么多年了,U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的脸,一般情况她从来不出‘门’。

    你还真行,看见她人了,U这些年还一次没见过呢!

    听,这‘女’人的脸已经没了,一只胳膊还是废的。

    嗨\\!要不是这家人心眼好,早就死了,这‘女’人真是命苦悠!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