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9章租房按电话雇人,按照计划找老丫
    此时,已经入秋,天气已经见凉了

    一切安排好,一个星期后,才子和老海开着车驶向赤山市。

    到了赤山市,他看望了一下岳父岳母,同时和他们说明了来意。

    第二天,他按照自己计划,一步步开始了具体实施。他在市中心租了一户房子,申请安装了一部固定电话。

    他找好了一家印刷厂,印制了几十万份寻人启事,

    有了固定电话。第一,他找一个口齿伶俐人负责接电话。第二,他招一批人负责到内‘蒙’区域内大大小小城镇乡村广泛张贴寻人启事。第三,他找一些有能力人联系内‘蒙’区域内所有电台和电视台还有大小报纸刊登寻人启事。

    招工启事一帖出去,没多长时间,开始有很多人来应聘了。

    经过挑选,才子留下了236人,这些人中,大多数度都是退休老工人、老干部,才子相信这些人,相信这些人能力。

    第二天,才子给每个雇来人买了一部手机,‘交’了足够电话费分发下去。

    这些人,也因为他行动倍受感动和熏染,这些老同志也在摩拳擦掌,下定决心愿意为寻找老丫付出辛苦。

    他用这租来房子做为大本营,用他寻人启示,把寻找老丫信息辐‘射’到四面八方。

    一切安排妥当,开始了寻找老丫新历程。

    才子和老海在大本营坐镇,一旦有人打来电话,他俩好去核实情况。

    没多长时间,他寻人启事开始在内‘蒙’大大小小城市乡村街道张贴了出去,部分电视台,电台还有报纸也开始陆续播放和刊登。

    一个星期后,第一个电话进来。才子自己亲自接起,这是一个提供线索电话。

    来电话是个‘女’人,电话里说:\u201qs家以前邻居有一个像寻人启事上人。

    才子问:她叫什么名字?

    电话里:\u201qs只知道姓白,不知道叫啥名?

    才子:那她家住哪里啊?

    电话里:她家现在住在林县林西镇六道街,具体地址说不清,但是s能找到她家。你是来啊?s可以带你去找她?

    才子说:她多大岁数了?

    ‘女’人说:有三十多岁吧,s看那相片可像她了?

    才子愕然,之后说:好吧,你说下你家住址和电话,s这就去找你,到地方s和你联系。

    放下电话才子叫老海说准备一下,马上去林县。

    才子知道林县这个地方,他从诺尔去腾旗自己丫丫宾馆,曾经路过那个地方。

    下午2点多,才子和老海来到了林县,找到了那个打电话‘女’人。在她引领下,很快找到了他说‘女’人。

    一见面,才子第一直觉告诉他,这不是老丫。虽然那个‘女’人脸型有几分像老丫,可是她真不是老丫,再者她口音是本地人。

    回到了赤山市里,才子心里不是滋味。他觉得打电话‘女’人没看内容,只看了照片而已。世界上长想人很多,特别是老丫那张照片是学生时代。现在老丫长什么样就连他自己也没法说清。再说了,老丫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特殊事情,他早就应该和家里人联系了。

    几天后,又有人打电话,他开始仔细询问。他不在时,他让接电话大姨一定详细了解情况,以免还是和第一个电话一样白搭工。

    随后十几天,电话不断打来。接电话大姨把记着十几个来电话内容单子‘交’给他。他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线索,他和老海开始一个接一个拜访。

    最多时,他手上有四十几个需核实人,这些人分散住在不同地区。

    此时,才子心想,钱这东西果然威力巨大啊!s自己一个人在内‘蒙’古瞎转了十几年,只得到了疯‘女’人那一条消息。现在倒好了,不到半个月就有了四十几个需核实人了。

    才子和老海核实了十来个,结果都不是老丫。

    内‘蒙’古这样大,累得老海都不愿意开车了。他也全身酸痛,躺下后就不愿意起来。

    这时,才子想起了父亲和老丫父亲张成‘玉’。他想把他俩叫来帮助自己去拜访。可是又考虑到老丫父亲身体不怎么好,老丫母亲又有病,还需他看护,考虑再三他还是放弃了让他们来意图。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他和老海又核实了五六个。

    随着打电话人增加,他手上还有很多人需核实,他不得已又想到了自己父亲老丫父亲。

    这天,他坐在车上正赶往扎鲁特旗,准备核实一个电话。

    他看到老海开车直点头,他知道,老海比自己还累呢!

    看到这些,才子思索着,没多长时间他拿起电话,下定决心让他俩来。电话号码刚摁好,他又不想打了。

    才子思索一下,他想起了老家村长。才子记得那次蔡耀东请客,村长说过,是需他时候,可以打电话给他。

    想到这,才子笑了一下。

    才子拨通了老家村里电话,接电话是村里通信员,才子向他了张村长手机。

    他拨过去,很快接通,才子说:你好,s是才子。您是张村长吧?

    张村长:是啊,诶啊,是才子啊!才子你怎么想起来给s打电话啊!

    才子说:不瞒你说,s遇到了一些难事,需您帮忙啊?

    张村长:诶啊,大财主!s这个小村长还能帮是你忙?你\\你快说说?

    电话里才子听得出,张村长此时很‘激’动,他不明白自己电话会让他那样地‘激’动,他摇摇头。

    心想,也许这张村长是不是有什么事求于s?\\。

    他接着说:村长,s现在在内‘蒙’古赤山市,已经核实了一些,内‘蒙’古这么大,就s和司机去跑,可能很长时间。您上次和s说过,需您时候,是想让您找几个和老丫很熟虚人,到内‘蒙’古帮s去核实。

    张村长惊讶地说:才子啊!你\\你现在还在找老丫呢!这都快二十年了,能找着吗?

    才子说:村长,这s也不知道。不过只有一线希望,s就不会放弃。

    张村长:诶呀!这太好了!你说,需多少人,s们就出多少人。

    才子听到他回答心里热呼呼,心里特别‘激’动,眼睛一酸,眼泪都下来了。

    才子说:你派三四个身体好,熟悉老丫人就行了。

    张村长:三四个能够用吗?这样吧,s现在下去找合适人,明天你听电话?好吧?

    才子说:好\\好\\!

    电话挂了,才子此时心里暖暖!他没成想,老家村长会这样支持自己行动,他对老家村长热情备受感动。

    更多‘精’彩内容值得期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