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1章看望奶奶泪满眼,瞧瞧蓝纱心里烦
    第二天起来,本来没有打算回老家xauV才子也蠢蠢‘欲’动。才子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和张明运,蔡耀东回趟老家,主要是看看‘奶’‘奶’,等到老丫xauV母亲知道了自己回老家了,自己早就走了。

    有了这想法,三人到商店买了一些补品等东西。才子打电话给父母家,接电话xauV是才子妈。才子让父亲和母亲到叔叔家去,他一会直接到叔叔家看看‘奶’‘奶’,母亲答应了。两台车子开始驶入去往老家西洼子村xauV路上了。

    现在张明运母亲已经搬到了北京和凃总母亲住在一起,现在xauV老房子出租给别人住了,他回老家就是看看那破房子。赵立新xauV父母还在老家,他主要xauV是看看父母。

    才子不仅要看看‘奶’‘奶’还要看看父母,叔叔一家xauV。张明运xauV车子先进村子,没几分钟拐入另一胡同就没影了。他得先送赵立新回家之后才回自己家。才子xauV车子直接拐入了叔叔xauV家,才子和老海下车,老海拎着刚刚买xauV东西跟在后面。

    刚进院,婶婶、叔叔家xauV弟弟小涛、自己xauV父母出来迎接了。才子看看叔叔家院子里和房后停着几台农用车和放着一些农机具。才子问小涛说:怎么,这些农机是谁xauV?

    小涛略带自豪xauV说:这是去年和今年新买xauV。说完,他指着那几台车,接着说:这台是‘玉’米收割机,还有这台是播种机\\。

    才子说:行啊!弟弟。看来你还‘挺’有脑瓜子xauV!

    这时,婶婶说:才子啊?进屋再唠吧。

    一进屋,才子看见‘奶’‘奶’住着拐棍已经走到了外屋xauV。他急忙上前扶着‘奶’‘奶’说:‘奶’‘奶’,你xauV‘腿’\\?

    这是才子xauV父亲说:你‘奶’没事,就是走路有些不稳。小涛怕她走路时摔了,给她买xauV拐棍。

    这时,‘奶’‘奶’已经把拐棍‘交’给小涛,她抓着才子xauV手和才子慢慢地向她xauV屋里走去。婶婶抢先一步进屋,才子把‘奶’‘奶’扶进屋。婶婶已经把已经磨得发亮xauV木头炕沿抹了一遍。

    才子‘奶’‘奶’问:大\\大宝啊?这都几年了,也没\\也没回家\\看看‘奶’‘奶’!去年到沈阳过年,看auV重孙‘女’\\都那么大了?这次怎么没把她领回来让‘奶’‘奶’\\‘奶’‘奶’瞧瞧。

    才子听见‘奶’‘奶’说话断断续续很费力气,并且一些语句已经含糊,才子说:‘奶’‘奶’,\\!说到这,他没在解释下去。因为看到‘奶’‘奶’老了,他xauV心里很沉重。

    这时才子妈说:妈,要不是怕老张家那疯媳‘妇’来闹,才子早就把你重孙‘女’领回来了!

    才子‘奶’‘奶’说:张家媳‘妇’不是好了吗?

    这时小涛说:过些天,才子哥再回来就会把你重孙‘女’带来xauV。

    才子说:‘奶’‘奶’,你放心,再过些天就把你重孙‘女’带来。

    才子看看‘奶’‘奶’,心想,现在xauV‘奶’‘奶’比照自己上次带哈顺格日丽来时可老多了。她xauV语言已经不在顺畅连贯,思维已经不那样清晰,身体已经不在硬朗,才子看到这些心里酸酸xauV。

    嗨---!‘奶’‘奶’叹口气说:张家媳‘妇’来闹也是应该xauV,老丫那娃多好啊!说丢就丢了。也心疼呀!

    才子听‘奶’‘奶’这样说话,心突然间像一根针猛然间扎了一下,心一阵xauV刺痛。当即才子xauV脸‘色’开始发白,才子没在说话。

    ‘奶’‘奶’这时说:老丫---老丫要是不丢,说不上,说不上已经是大宝xauV媳‘妇’了!

    才子这时觉得不得劲,不自然地擦擦脸。站在一旁xauV婶婶看出才子xauV不舒服,婶婶急忙转移话题说:妈?才子回家一趟不容易,们别说老丫xauV事了。

    才子‘奶’‘奶’没说话,看看才子xauV脸,此时,才子xauV脸上已经布满了眼泪。

    ‘奶’‘奶’伸手擦着才子xauV脸。

    婶婶看看才子说:你叔说,你不在什么D干了?他也张了着要回来呢?

    才子缓缓,过了一会心理xauV刺痛稍缓,才子轻声说:婶,你告诉叔,先在那干着。这没什么,过些天要自己干,到时候叔叔去那好了。

    这时才子妈说:儿子,你要自己干?那能行吗?

    才子父亲说:有什么不行xauV,他本来就是干那个xauV吗!

    小涛说:大哥,你要是自己干,也去行吗?

    这时‘奶’‘奶’说:涛啊?你别去,都走了,留下你妈和可不行啊?家里没个男xauV可不行。

    才子婶婶说:妈,小涛不去,他去了这些农机咋办?

    小涛说:‘奶’‘奶’,只是说说,还准备明年搞农机合作社呢?

    才子说:啥农机合作社啊?

    小涛说:现在国家有政策,对于养农业机械xauV人家给一定xauV补贴,不过要求农机要达到一定xauV数量。准备联合几家,申请成立农机合作社。这样一来,们xauV规模有了,政fǔxauV补贴就有了。

    这时,外面有了说话声,隔着窗户一看是张明运和赵立新来了。小涛急忙迎了出去,张明运和赵立新也和才子一样,进院先看看那几台农机。

    外面院子里,张明运问小涛说:小涛,这些农用车都是谁xauV?

    小涛说:都是自己xauV。

    张明运说:你小小xauV年纪真行啊?哪来xauV钱?是不是老丈人赞助xauV!

    小涛笑着说:大部分都是贷款买xauV?还没老丈人呢,没人拿钱?

    张明运风趣xauV说:怎么还贷款?向你大哥借啊!没钱就不还了!

    赵立新说:小涛,不行向你张明运哥借点,没钱也不还了!

    张明运说:行啊,小涛用多少,不超过5万现在车里就有。

    小涛听后乐了,他说:张明运哥,不用,要是用时会吱声xauV!

    才子xauV婶婶和才子父母也出来了,张明运和赵立新和才子婶婶,才子父母打着招呼。

    两人和大伙打完招呼,张明运对赵立新说:\u201俩进屋看看老‘奶’,这都多少年没见了。说完大家进屋。

    到了屋里,张明运和赵立新站在才子‘奶’‘奶’面前,才子‘奶’‘奶’看看张明运和赵立新。

    张明运说:老‘奶’,你还认识吗?

    才子‘奶’‘奶’‘揉’‘揉’眼睛,仔细看看张明运说:认识,张明运啊?

    张明运说:老‘奶’,是张明运。您还真行,还认得。

    赵立新说:老‘奶’,您老还认识吗?

    才子‘奶’‘奶’看看赵立新摇摇头,这时,才子对‘奶’‘奶’说:他是东街老赵家xauV小子。

    才子‘奶’‘奶’仔细看看说:老赵家小子啊?可认不出喽!你一直在外面念书一年也不回来一会,这些年又去了深圳。

    张明运说:\u201妈时常还提您呢,那时候,您到家和妈还有家来xauV老太唠嗑,您老还记得不?

    才子‘奶’‘奶’说:记得,记得。对了,你妈和那老太现在好吗?

    这时,才子觉得‘奶’‘奶’xauV语言和自己刚进来时顺畅多了,‘奶’‘奶’脸上xauV皱纹似乎也舒展开来。

    张明运说:老‘奶’,妈她很好,那老太也很好,那老太现在也成了auV‘奶’‘奶’了,妈现在和她住在一起,每天都上公园溜达,做饭有保姆,生活老幸福了!

    才子‘奶’‘奶’似乎没听太明白张明运xauV话,才子‘奶’‘奶’问:啊,怎么\\?你,你不是叫她大娘吗\\?

    才子解释说:‘奶’‘奶’,那个老太xauV孙‘女’嫁给了张明运,张明运不得改口叫她‘奶’‘奶’吗?

    才子‘奶’‘奶’说:啊,可不嘛!瞧auV记‘性’,那事知道,村里xauV人都知道。那件事能忘吗?现在人们还经常唠你家xauV事呢。可一时没转过弯来啊!

    这时婶婶对小涛说:小涛啊?去趟市场,卖点菜,让他们几个在咱家吃饭。

    张明运说:不了,们一会就走,们都有事。

    赵立新也说:小涛,别去了,们一会就得走。

    小涛说:看你们几个,好不容易回趟家也不吃顿饭,那怎么能行?

    张明运说:下回吧!才子在这呆xauV时间长了不好!外一\\。

    小涛说:你是说,老丫她妈啊?看没事了,有多少年她都不到大伯家闹了。

    张明运说:还是注意点好,外一呢!

    就这样,几人又在才子叔叔家唠了一会,三人告辞。

    当才子xauV车走到村头,才子下了车,望望那棵长着七歪八扭枝杈xauV大柳树。才子感慨万分,因为这里埋着那条他买给老丫xauV那条蓝‘色’xauV纱巾。他现在不知道,那条纱巾是否还在,是否已经腐烂。

    他慢慢地走到那棵大柳树底下,找到了埋纱巾xauV地点。

    他本想把那条纱巾扒出来看看,这时他看见远处有人再往这里张望,他不得不改变了这一念头。

    他绕着这颗大柳树缓缓地转了两圈,回到了公路上。此时,张明运xauV车子已经没影了,他上车,告诉老海开快点追上张明运xauV车子。

    没多长时间,老海xauV车追上张明运xauV车子,才子让老海超过张明运xauV车子,之后他下车。随后,他坐上张明运xauV车。

    上车后,张明运问才子:刚才,你uV车子开xauV怎么开xauV那么慢呢?

    才子撒了一个谎,笑了一下说:啊,刚才下车撒泼‘尿’。

    这时,张明运转移话题问:你是不是还想回SDB房地产啊?

    才子说:前一阵子很愿意回SDB!不过,现在准备自己干了。

    张明运说:那么说,SDB你是不准备回去了。

    才子说:有什么办法,涂总现在也没有让回去xauV意思。

    张明运说:可不是吗?现在也‘弄’不明白了涂总现在到底是啥意思?黛副总也不能长期在SDB房地产兼任经理啊?等回去,在到涂总那里透透气。

    赵立新说:才子,你还是再等等,自己干可不是件容易xauV事?

    才子说:张明运,你回去就和涂总说,准备自己干看看他xauV反应,如果他有让回去xauV意思,就回去。

    张明运沉思一下,说:你想将涂总一军?

    才子笑了一下说:这样说也行。

    张明运说:可别这样,外一把凃总整生气了,你在想回SDB到那时也没法子了?

    才子笑了一下,说:不说就不说吧,一切顺其自然吧!

    就这样,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回到了沈阳。

    张明运和赵立新因为都很忙,没有停留,直接回深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