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3章婚宴上那贵夫人,靓丽潇洒集一身
    第二天,赵立新的婚礼确实就像张明运说的,搞得很简单。因为辣妹子家只来了几个人,赵立新这边也只有不到三十人,这其中还包括才子等几个初中同学。另外还有赵立新几个大学时代的同学,剩下的就是厂子的同事了。

    涂总携夫人,女儿也参加了婚礼。简单的仪式后,就是吃饭喝酒。凃总一家人和才子,蔡耀东等几个同学坐在一桌,张明运把凃总夫人和大家做了介绍。才子这是第二次看到凃总的夫人,上次张明运结婚时,只是在远处观望过,但没有说话。她长得看来不算好看,穿着的衣服却很名贵,一看就是一位很有教养的贵妇人。但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可一世那种贵妇人的那种娇作。看来她很随和,长的也很年轻,看得出他很会保养自己,年龄看上去也就四十岁的样子。

    张明运的媳妇,也是他俩结婚时看见的,因为当时是穿着婚纱,又画了浓妆觉得当时她长得也很美。现在她看到了她本来的面目,虽然不算好看,也不像赵立新说的那样一般,那贵妇人的气质和高雅的谈吐,掩盖了她的这一小小的缺点。才子觉得张明运的媳妇也很随和,也不像张明运自己说的那样厉害的性格,在这没觉得她有什么过分的泼辣。

    现在因为有涂总的原因,张明运没喝酒,才子也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点酒。

    席间因为凃总有事先走了,才子给张明运倒了一杯啤酒。张明运偷偷地看看自己的媳妇和老丈母娘,才子看见他的眼神就笑了。才子到了凃总夫人的面前,才子说:“婶,我给您到点啤酒行吗?”

    凃总夫人看看才子又看看大家,她笑了一下,说:“才子,婶本来不喝酒的,不过今天是赵立新的大喜日子。你也是大老远的从东北来的,我破例喝一杯,不过就一杯呦!”

    才子不敢对着老总的夫人说啥,他笑着说:“看来,婶真是豪爽,我们今天都高兴,喝点也是正常的。”

    才子说完,小心翼翼地给凃总夫人的杯子添满酒。

    这时,张明运媳妇看看才子说:“才子哥,来,给我也倒一杯?”

    话说的虽然很畅快,但她说完也看看母亲的脸。凃总夫人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才子点头,又仔细的看看张明运媳妇,他心想,她应该刚满月几个月,还在奶孩子的,怎么说喝酒就喝酒呢?想到这才子说:“弟妹,我们都是东北人,遇到喜事喝点祝贺一下,是很正常的!不过我还是不敢给你到这杯酒,你不是正在奶孩子吗?”

    张明运媳妇看看才子说:“我家孩子早就不吃我的奶了,她吃奶粉。”

    才子说:“是这样,我说呢?”

    说完,才子走到了张明运媳妇面前,给张明运媳妇的杯子倒满了酒。

    此时,张明运看见岳母和妻子酒杯里都填满了酒,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笑意。

    才子一看其他的人杯子里都有酒,回到了座位上,他举杯说:“婶,弟妹,几位同学。今天是赵立新的大喜日子,我们也高兴。来,把酒干了,为他们新人祝贺!”

    才子不敢强求凃总夫人和张明运媳妇,他说完自己先干了。之后放下杯子,他看见其他的人也都在喝,包括凃总夫人和张明运媳妇。但是她俩并没有干了,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三分之一。张明运和蔡耀东还有另外赵立新的两位大学同学也都干了。

    这时才子又起身给每位倒酒。他先来到凃总夫人这,他停顿了一下,他不敢轻易给凃总夫人倒酒,停顿一下的意思也就是看看这位老总夫人怎么个意思,凃总夫人并没有做出反对的意思来。

    才子说:“婶,必须给您先倒。”

    凃总夫人看看才子说:“才子啊?婶不喝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喝吧,我看你们喝酒我就高兴了!”

    才子说:“那婶,我给你这杯倒满,你慢慢喝,由您在这和我们一起喝酒我们感到荣幸。”

    凃总夫人说:“这孩子,真会说话!来给我倒上吧!”听了才子的话,凃总夫人高兴了。才子还是小心翼翼的添满了凃总夫人的酒杯。

    到了张明运媳妇这,张明运媳妇说:“才子哥,我没事,给我倒满吧。张明运经常说起你们小时候的事,像什么下河抓鱼、去林子里打鸟什么的,看来你们小时候也很好玩啊!”

    才子一听这张明运媳妇这样说,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也是很可爱。他觉得这个女人跟自己的关系,好像自己和张明运的关系一样的亲近了。因为她对自己和张明运的儿时都抱有一样的怀念,这些话无意间好像拉近了他和她的距离,好像她把她归于自己的同类的感觉。

    才子很是激动,才子说:“弟妹,好像你对农村生活很感兴趣啊?”

    张明运媳妇说:“我没在农村呆过几回,总是觉得,你们农村挺神秘的,有哪些好玩的东西,有那样多的乐趣!感觉你们小时候生活的是那样的无忧无虑,我可羡慕了。”

    此时,才子感觉到这个女人又有着几分天真和lang漫。

    才子说:“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我们那时很贫困,那时我们这些孩子,大都穿打补丁的衣服,有的还露着……。”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他本意是说“还露着屁股呢!”可是因为有凃总夫人在场的因为,他改变了想法接着说:“有的孩子的衣服还搂着大腿呢!”

    这时,张明运接过话题说:“我们小时候都穿活档裤!冻得……。”

    说到这他也停住了,因为他这时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岳母身上。估计他的本意是说一句逗笑的黄话,却发现岳母在这里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才子倒过了一圈酒,又回到了座位上。这时,凃总夫人举杯说:“这桌上,我是长辈,我提杯酒。我们看到我姑爷这几个同学都很优秀,我从心里感到自豪,我心里高兴,为了将来你们的发展,为了你们的美好未来,作为长辈我祝贺你们。”

    她说完微微地笑了笑,接着说:“婶呢!先干为敬。”

    说完,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啤酒,这些年轻人都很感动,也随着一口干自己杯子里的啤酒。

    赵立新的一位大学同学起身,到桌上给每位倒了一杯啤酒。这次凃总夫人并没有反对,之后他也和才子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提酒。随后是赵立新的另一位大学同学,之后是蔡耀东。凃总夫人和张明运媳妇对他们几位的提酒也没拒绝,酒都喝了。

    这时,赵立新和辣妹子到这桌上敬酒,由于有凃总夫人的关系。辣妹子给大家点烟,大家都没敢难为这辣妹子。才子不会吸烟但也点了一支,吸了一口,被呛得咳嗽两声,没在抽下。

    此时,赵立新和辣妹子还没走,他不好意思把烟当他们的面掐灭。赵立新和辣妹子敬完酒离开后,才子才礼貌地把烟掐了。

    才子看得出,这凃总夫人和张明运媳妇都是有一定的酒量的女人。

    最后是张明运倒酒,随后提酒。这时的张明运已经出现醉态,凃总夫人看看张明运对大家说:“我家张明运看来是喝不了了,他不能再喝了,来吧,婶代表张明运再和你们喝一杯。”

    才子一听急忙起身给凃总夫人倒满,之后又给大家倒满酒。这时凃总夫人又举杯说:“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很羡慕,你们精力充沛,干事果断又很谦虚,我为我家的张明运有这样的同学感到高兴。我和我女儿把这杯喝了,我们俩还有些事,我们先走。你们都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你们继续喝继续唠。晚上你们不走,婶请你们。”

    说完,她和女儿喝了这杯酒,大家也干了,张明运也干了。娘俩喝完站起,大家也跟着站起,凃总夫人说:“大家都坐,千万不要客气。”

    说完娘俩往外走,这些人呼啦一下都出来送。这时,才子突然想起,赵立新也应该送这位贵妇的,他急忙喊赵立新。赵立新和辣妹子过来。大家把这娘俩送上了车,车子载着娘俩走了。

    大家回到座位上,才子对张明运说:“张明运啊?没看出你媳妇怎么厉害啊?看着也很温柔的?我感觉很可爱啊!”

    张明运笑着说:“傻子,人家可是有身份的人。在这种场合能不给我面子嘛?”

    才子和蔡耀东和赵立新的两个大学同学都笑了。

    因为有凃总夫人和张明运媳妇的原因,大家都很拘束,也都很规矩。她俩一走,这几位可放开了。酒也一杯接一杯的开始大口的喝起来,张明运自然不能喝了,赵立新的两个大学同学也有一定的酒量。

    几人一直喝到了其他桌的客人都散了才算结束。

    这时,张明运的电话响了。张明运一看是媳妇的号,急忙接起,这是媳妇在催他回家了。

    婚礼结束,依张明运和赵立新的意思,让才子和蔡耀东在深圳再呆几天。可是蔡耀东的领导只给了两天假,没办法,两人只好回沈阳。

    到了沈阳,才子让老海将蔡耀东送回老家。

    最新全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