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0章张萍案子诠释着,懂得法律是必须
    第二天一早,才子安排完公司的事物,静下来一想,觉得应该去法院去一趟,问问张姨的案子。他查询了114,问了法院的电话,他打通了刑庭办公室的电话,刑庭的工作人员说戴庭长现在在班上。

    才子和老海开车来到了法院,到了戴庭长的办公室。才子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戴维厅长客气几句,才子落座。

    戴庭长说:“张萍的案子已经定在下星期一开庭。”

    才子说:“戴庭长,你估计张姨能判几年。”

    戴庭长说:“如果她能如数交清罚金,可能会判轻一些。”

    才子说:“她的案子有疏通的余地吗?”

    戴庭长看看才子表情严肃,说:“没有,唯一能够减轻的只能如数缴纳罚金和主动上缴非法收入。”

    才子问:“如果不交罚金能判几年?”

    戴庭长说:“怎么也得10来年吧。”

    才子又问:“交了罚金能判几年?”

    戴庭长说:“她不是本案的主犯,估计在五年左右。”

    才子说:“那我和她家人沟通一下,希望看在徐副局长的面子上给她点倾斜。”

    戴庭长说:“小老弟,徐副局长的面子我们得给,不过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才子笑着说:“谢谢戴庭长,我马上和她家人联系。”

    才子和老海出了法院,找到了张姨的家,张萍家却没有人。

    下午,才子又来到张萍家,敲开门,刘天宇在家。

    才子把和戴庭长的话和他说了,刘天宇毕竟还是一个学生,根本没有什么主意。见到才子就像见到亲人一样,一切事情都愿意听从才子的安排。

    才子说:“法院说了,唯一能够活动的余地就是如数缴纳罚金和主动交出非法所得,法院可以考虑从轻判罪。”

    刘天宇说:“交呗,只要我们能够交得起就行。”

    才子说:“对了,我忘记问得交多少钱了。”

    我现在打电话问问,才子拨通了戴庭长办公室的电话,戴庭长说:“主犯可能判罚金500万左右,张萍几个从犯估计也得缴纳100万左右。”

    才子说:“我们交,请庭长放心,我们一定如数缴纳罚金和交出非法所得。”

    戴庭长说:“老弟,我会把你的意思和审判委员会说清,下一步就看结果吧?”

    才子说:“那就谢谢庭长了。”

    才子撂下电话后,刘天宇说:“我现在就准备钱,到时候我一定如数交清罚金。”

    这时,才子的手机响了,他一看电话是0410打头的,他知道这是家乡的区号,这个号码以前没打过,他想这是不是父母家安的电话号码?他急忙接起,果然说话的是蔡耀东。

    蔡耀东说:“才子啊?不好意思,你家的电话才安完。你家这里离电话主干远,今天上午立了几个杆,下午才接上。你听我说话的声音清晰吗?你妈在家,你和你妈说几句吧!”

    才子听到蔡耀东的声音心理很激动,心理热呼呼地,说:“清楚,好的,让我妈听电话吧?”

    这时,才子妈接过了电话:“是才子啊?”

    才子说:“妈,是我,你听见我说话了吧?”

    才子妈说:“我听见了,哈顺格日丽和我的娜莎都好吧?”

    才子说:“她们都好,她俩也想你啊!”

    才子妈说:“快,叫我的孙女接电话。”

    才子说:“妈,我在外面。”

    才子妈说:“那你就进屋不就得了,接电话怎么还到外面接。”

    才子说:“妈,我是用手机接的,我没在家。一会你往家里打,她们娘俩就接到了。”

    才子妈说:“这小子,说话毛毛愣愣的,我还以为在家外面呢!”

    “哈哈哈……!”才子一阵的笑,才子说:“妈,是我没说明白。对了,我爹去哪了?”

    才子妈说:“他去镇上了,蔡耀东到咱家说是安电话,他不同意。你爹说这么贵,安电话干啥?我们一个月也打不了几个电话?后来蔡耀东劝他才勉答应了。”

    才子说:“妈,我爹回来告诉他,这点钱儿子出得起,别心痛这点钱。有了电话,你啥时候想孙女了都可以打啊!”

    才子妈说:“那真是!对了,上半年二光张了着安电话,被你爹给顶住了。这次不是蔡耀东来,估计他也不会同意的。”

    才子说:“妈,对了,二光多长时间回家一趟啊?”

    才子妈说:“这小子,一个月也不回家住上一回,他在派出所住,天天回家住得跑通勤,跑通勤不方便。”

    才子微微一笑,说:“妈,听你的声音很清楚,家里不是有号码吗,一会你往我家打电话吧。哈顺格日丽和娜莎就会接着了,到时候你们唠吧。”

    才子妈说:“我知道了,我们这边不用你惦记。”

    电话撂了,才子觉得心里很是敞亮。

    他看看刘天宇说:“没什么,刚才是给老家安电话的事,我们接着说我们的事。

    天宇说:“那我马上就筹集钱,法院那边还得才子哥去沟通啊!”

    才子说:“那就这样,开庭前你没准备好钱就给我打电话,如果不够我那有钱,那我先走了。”

    商量好,才子和老海回到公司,坐下了。回想一下刚才和老妈通话的愉悦,联想到老妈那通电时的激动,突然间想到了张成玉。

    张成玉那张苍老的脸和那头满头的白发,才子刚才的愉悦一下没了。

    毕竟张成玉的那般苍老和自己还有老丫有着联系,老丫的失踪是主要原因。

    木然间,老丫那带着蓝纱纱巾的那张朦胧的脸又从心底跳了出来。朦胧的纱巾后面那双苛求的大眼在盯着自己。

    才子自语:“老丫,才子哥真的对不住你,不过才子哥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你。我知道你还活着,这个信念我一直守着,从没动摇过一毫厘。”

    想到这,才子眨眨眼,那张朦胧的脸一下子消失了。

    才子起身到了窗前,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看看那些走在马路上的人们,心想,老丫,这里要是有你有多好啊!我会推窗大喊你的名字:“老丫,你下班了?”

    你会带着激动喊:“才子哥,你怎么还没下班那!”

    我会回答:“老丫,你等一会,我和你一起走。”

    也许你会拒绝,也许你会笑着等着我,那时,我会驾车把你送回家——嘟嘟嘟——几声车喇叭在公司大门外叫了几声,让才子的思绪回来。才子一看是一辆警车停在门口,才子知道这嘟嘟嘟——的车喇叭声是警笛,只有高级警车上才会安装这样的喇叭。

    门卫让开了大门,警车驶入院子停在楼前。

    才子定睛细看,从警车上下来两位着便装人,年岁看上去都在四十几岁左右。

    没多长时间,楼门卫打来电话,才子急忙接起,楼门卫说:“经理,有两位派出所的警察找你?”

    才子说:“那让他们上来吧。”

    撂了电话,才子心想,派出所找我干什么呢?公司员工是不是谁又惹事了?

    时间不长,有人敲门,才子到门口开门。

    两位站在门口,才子问:“你俩是派出所的?”

    其中一位回答:“是。”

    随后问:“你是sdB房地产的经理?”

    才子点头,说:“我是,进来吧。”

    两位没客气,进屋后说话的那个笑了一下说:“我俩是管片派出所的,这位是李所长,我是管片民警我姓刘。”

    才子急忙让两位落座,随后沏茶倒水。

    李所长问:“经理贵姓?”

    才子说:“啊!我姓孙,孙耀才。”

    随后李所长看看这间不算宽大的办公室,说:“经理,看来sdB的办公环境一般啊?”

    才子说:“这办公室原来是sdB下属企业的办公楼,腾出一二层我们用,面积不算大。”

    李所长这时笑了,说:“孙经理,我来是有件事,你们公司用了很多外地民工,现在不是还没放假吗?按规定外地人在沈阳干活得办理暂住手续。”

    才子一听这些话,疑问有了答案。

    才子笑着说:“李所长,我正犯合计那,我觉得你俩来一定会有啥事。”

    李所长笑笑说:“孙经理,不过还有一件事麻烦你,最近派出所警车没了粮食,我想在你这——?”

    才子一听笑了,他自然明白李所长的那粮食是什么意思,才子说:“李所长,我知道你们派出所最不容易了,没多少经费,全靠派出所自筹。我那,在公安也有很多朋友,像区局的葛局长,徐副局长等等,我理解你们。”

    才子说完看看李所长和那位片警,才子心想,我这样说的目的是让他们俩别小瞧自己,自己在公安局也是有人的。

    李所长笑了说:“诶呀!葛局长和徐副局长是你的朋友啊!这就更没说的了,我们都在一个区,接触时间长着呢!我们的关系也会更好。”

    才子点点头说:“在老家,我的同学和我弟弟都是警察,严格上说,我也是警察家属呢!”

    最新全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