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5章区长帮忙化尴尬,一滴灰引来新规
    第二天一早,他来到了区政府,他在门口被着装的门卫挡住了。

    门卫说:“这是区政府,你有什么事?”

    才子带着微笑,不敢怠慢,说:“小弟,我找允副区长。”

    门卫说:“你和允副区长约好了吗?”

    才子一眨眼睛,说:“昨天约我了。”

    门卫看看才子那张年轻的脸,笑着说:“允副区长约了你?请问你是干什么的呀?”

    才子说:“我是……我是……深圳sdB集团沈阳房地产公司经理。”

    门卫看看他说:“你多大啊?还经理呢,你的公司几个人啊?”

    此时,才子哭笑不得,才子心想,这区政府楼大气派,门卫都看不起人啊!

    才子想到这,生气地说:“我的公司一千多人,要不要把他们都叫来让你们看看。”

    门卫看看才子,见他生气了,也不敢在难为他说:“来进屋登个记,我们和允副去长的秘书联系。允副区长允许你进去你就可以进去了。”

    才子进屋,另一门卫给他登了记,之后门卫打电话。

    才子只听着门卫说:“赵秘书,麻烦您问问允副区长,有一个叫孙耀才的是深圳sdB集团的人,他要见他。”

    撂下电话,这个门卫就不理他了,他在整理者自己的登记簿。

    很快电话响了,门卫听着电话,嘴里说:“好……好……”

    门卫放下电话说:“二十分钟后,我们领你进去,他现在屋里有客人。”

    才子点头说:“谢谢。”

    此时,门卫解释说:“孙经理,不好意思,我看你的年龄也不比我们大多少,我们以为你说的是假话呢!”

    才子笑笑说:“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

    二十分钟后,屋里的门卫喊来另一门卫说:“允副区长同意见他,允副区长交代领他进去。”

    被叫的门卫看看才子说:“走吧。”

    进了区政府办公大楼,到了允副区长办公室门口,门卫敲敲门喊:“报告。”

    屋里说:“进来。”门卫推开门进屋,才子随着他也进屋,他看见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正式那位允副区长,他在低头看材料,各种材料摆满了桌子。

    允副区长摆手示意门卫可以走了,门卫退出办公室走了。

    才子傻子一样站在那,不知怎么好。允副区长抬头看看才子说:“坐下吧。”才子一看这派头太大了。看自己都不用正眼,用余光和自己说话,才子感觉不太得劲。

    没办法,才子走到了沙发前,轻轻坐下。

    等了几分钟,允副区长看完材料,把材料放在办公桌上,说:“sdB沈阳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事,老涂昨天打电话了,你是负责的经理?”

    才子急忙点点头说:“允副局长,我是负责的。”

    允副局长看看才子,喝口茶水,问:“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才子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经过……

    允副市长听后,思索一下,说:“是这样,不过这件事,你们确实该罚啊?工程质量可是件大事,我们沈阳的房子都盖得松松垮垮的,政府是有责任那。这件事可下不为例,再不能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说完,他拿起电话打通后说:“到我的办公室。”

    电话放下了。一分钟不到,有人敲门。

    允副区长:“进来。”

    这时,推门进来一位带着近视镜的中年男子。

    允副区长介绍,说:“赵秘书,这位是深圳sdB集团的沈阳房地产分公司的负责人,他的老板是我的大学同学,遇到点困难,一会你跟他了解一下情况,以我的名义给有关部门打个电话安排一下。”

    赵秘书来到了才子面前,才子急忙站起。两人握握手,赵秘书说:“走,到我的办公室。”

    到了赵秘书的办公室,才子才感到一丝轻松,笑着又说了一遍情况——赵秘书听明白了,他拿起电话拨打着,可是电话却一直占线。

    赵秘书放下电话,说:“那边的电话可能有点问题,这样吧,你现在先回去,明天你直接找质监站的站长。我继续打建委主任的电话,再打不通我过去一趟。”

    才子听后心理不觉一热,带着激动说:“那,赵秘书真的太多谢了?”

    从区政府大楼出来长长地一口气,才子这才彻底清松了,刚才的紧张让他喘不过气起来。

    第二天,才子按照赵秘书说的来到了质监站,见到了站长。站长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他说:“昨天建委主任给我打电话了,我知道你们这些开发商没一个省油灯,都有点人。我们可不敢太得罪你们,这样吧?罚款减到了2万元,有时间来交一下吧,现在可以开工了。”

    才子一听这几句话,脸上堆着笑,说:“那太谢谢了,我们今后一定注意,绝不会再出现问题,请您放心。”

    站长脸上带着严肃,说:“口头说没用,还是回去看好你的手下工人吧?再出现问题,我们的处理可不能这样轻了!”

    才子说:“站长,你放心,sdB今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

    才子从质监站出来,立即将这一情况汇报了涂总。

    涂总电话里说:“这事是个教训,考虑你还很年轻,管理经验不足,这事下不为例。”

    才子说:“是……是……我……我会吸取教训,绝不再给涂总找麻烦!您放心!”

    工程继续开工,才子的心理却有很多的感慨。

    …………

    因为前段的时间出了质量问题,才子也坐不住了,也经常来工地转转。

    这天,才子和镰刀进入工地,走到正在施工的楼房下面。突然一滴灰掉落在才子的面前,才子这时注意到眼前,落灰的地面上已经覆盖有拳头厚的灰。才子想,这么大的工地整个施工下来要lang费多少灰啊!

    巡视一圈后,才子回到了工地指挥部,他向技术员要来一支笔找来一张纸算了起来。一栋楼20-30米长近10米宽,落满灰的地面大约在1米宽,落灰厚度按照5厘米计算。

    这些灰就有20-30立方米,而这只是楼房外围落地灰,要加上里面墙落得灰就要乘2,就是不少了。这些还没有算中间隔断墙落灰,如果加在一起估计应该近百立,这才是这几天掉落的,要是算上整个施工过程,这个数量是很惊人的。

    这些落灰对于一栋楼来说可以说不重要,如果拿到农村就可以盖十几栋三间大瓦房了。

    算到这,才子又请工程预算员重新算了一遍,虽然和才子算的有所出入,但是出入不算大。

    才子回到公司办公室,思量着如何防止落灰的办法。因为他干过瓦匠,他知道这落灰主要的原因在瓦匠身上。当然这里面有瓦匠的手法和技术问题,但是即使是技术再好的瓦匠砌砖时也得掉点灰。

    这是高层建筑,砌砖用的是里脚手,也就是瓦匠站在墙的里面干活,外面落灰是直接掉落在地面上。因此才子想到了两个办法。掉落在将里面的灰可以直接利用,掉落在外面地面上的,收工后要有专门的人负责收集,以便第二天使用。

    因为里墙掉落的灰随时可以收起利用了不好考核。他规定瓦匠每天外墙掉落的灰不允许超过1厘米。否则扣发当月的三分之一工资。

    第二天,这条规定一出,瓦工门就开始注意了,因为谁也不愿意因为这点小事被扣发工资。

    渐渐地掉落的灰逐渐减少,几次检查后有两个人被扣发了工资,这样一来引起了工人们的重视,这一规定也发挥了作用。

    这个小小的规定并不大,节约的成本也微不足道。然而没几天涂总却来了电话,对才子采取的这一措施很是欣赏,同时提出表扬。

    此时,才子觉得很奇怪,凃总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思前想后,他突然间想起刘璇来时,张明运曾经这样提醒过自己的那些话。

    他觉得凃总已经在这里安插了眼线,即使自己有什么事不向他汇报,也会有人向凃总汇报的。想到这,他感到很郁闷!

    这之后,才子又陆续推出了节约奖,这一项措施的实施,带来了节约的风气,很多东西不在lang费,大大节约了成本。

    这天会计师刘大姐手里拿着一沓纸到了才子办公室,笑着问:“经理,我听sdB集团公司的人说,凃总在董事会上表扬了你那!”

    才子一听带着惊奇问:“大姐,是吗?凃总怎么说的。”

    刘大姐说:“就是你最近搞得那些措施,得了到凃总的认可。”

    才子听后笑笑,点点头,喝口茶水,起身到了窗前看看窗外说:“大姐,看来我的每一个动作凃总都看在眼里啊!”

    刘大姐说:“经理,你还年轻,凃总这个人就是这样的脾气,做事细致认真。安排的每件事都有他的道理。”

    才子点点头,返回坐下问:“对了,刘大姐,你到我的办公室不能为了说这件事吧?”

    刘大姐笑了一下说:“你小子啊!我当然不是为了这件事来你办公室的,这件事我只是随便说说。我是来问你,上个月补发的奖金什么时候发。”

    才子眨眨眼,略微思索说:“正常奖金不是规定每月十号发上个月的吗?”

    刘大姐笑了说:“那个没问题,规定是十号发就十号,但是这些补发的可没啥规定。就看你的了。”

    才子问:“要是算好了,这几天就发下去吧。别克扣工人的那点辛苦钱。”

    刘大姐点头,把那沓纸放在才子眼前说:“这是名单和手续,你看看还有遗漏的没有。”

    才子拿起看看,说:“一个才一万三千三百啊?”说完在审批手续上签字。完事递给刘大姐说:“没问题。这个数我知道。”

    最新全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