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章哈顺格日丽临产,警察出车送医院
    沈阳……

    回到沈阳后,才子让镰刀负责沈阳商店的进货。因为这边没有车,有时铁岭的车不及时要时常要雇车,所以镰刀提议才子这边也要买两台车。

    才子的意思是等哈顺格日丽生完孩子再说,现在是冬季,货物卖出的不多就没着急买车。

    时间过得很快,哈顺格日丽的产期临近,才子不得不每天守在哈顺格日丽身边。才子打电话给蔡耀东让他给自己母亲捎信,让她来伺候月子。

    电话打了过去,蔡耀东正好在班上。

    才子说:“老同学,最近忙吗?”

    蔡耀东说:“现在挺忙,每年头春节都得忙活一阵子。”

    才子说:“你这个警察当得啊!钱没挣着多少却忙个够呛!”

    蔡耀东说:“没办法,谁让务上这行了。对了,你在那边的生意做得怎么样啊?”

    才子说:“还行。”

    蔡耀东说:“我的日子可要熬出头了,有消息说,我们这些‘帮办’要转正了!”蔡耀东的话语带着几分激动,才子听的很激动。

    才子提高了音量,问:“转正,什么是转正啊?”

    蔡耀东说:“就是我们这些帮忙的转为正式警察。不过得考试,如果消息真的属实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才子说:“我觉得就你那脑袋瓜子不会成问题的啊!你怕啥啊?”

    蔡耀东说:“借你吉言,但愿吧!等考上了我请你吃饭!”

    才子逗趣的说:“那你还是签字啊?”

    蔡耀东被逗乐了,笑着说:“签什么字啊?到大饭店请你,我能有那么抠门吗!”

    才子说:“老同学,有用着我的时候,你吭一声?我一定全力支持你。别的我是帮不上啥,要是用钱我倒可以解决一些。”

    蔡耀东说:“钱估计得用,不过暂时还不用,需要你的时候我还客气啊!”

    才子:“现在,我还得麻烦你‘老人家’一趟!到我家给我捎个信,让我妈近几天来沈阳,我媳妇要生了。”

    蔡耀东一听激动地说:“这么快啊,这登记也就一年多吧,你小子啊!动作倒挺快的!”

    才子说:“好了,别的不说了,告诉我妈的事就拜托了。”

    蔡耀东逗趣的说:“这点小事,我‘老人家’何足挂齿,马上就办,没别的事了吧?”

    才子说:“没了。”两人挂了电话。

    …………

    冬天的脚步越走越快,眼看着就要跨入春节的大门了,老天趁着夜色把这个城市覆盖上白色。

    可是哈顺格日丽一改妊娠时的剧烈反应,她的肚子竟然毫无动静。这天早上外面的大雪并没有因白天的到来而停下来的意思。

    但是,大街上的人们并未因这场大雪而停下脚步,特别是那些小孩子们,出了家门在雪地里打闹着,嬉戏着。

    才子望着这些孩子们,想着哈顺格日丽的预产期已经到了,自己即将成为了爸爸!心理即激动又高兴。

    幕然间,自己领着儿子在雪地里嬉戏的镜头在眼前闪烁着。

    到了晚上,哈顺格日丽觉得腰背疼。

    生了三个孩子的婆婆却说不准是不是孙子或孙女即将降生。

    到了午夜十分,哈顺格日丽的阵痛一次接着一次地袭来。又等了些时间,才子看着哈顺格日丽痛苦的样子,问母亲是不是哈顺格日丽该生了。

    到这时,母亲也拿不准了,才子招呼镰刀欲将哈顺格日丽送往医院。

    可是,这后半夜,外面因为雪大,已经没有一辆出租车了。雪花并没有因为有孕妇要去医院而停下来,他们还在飘着,怎么办?

    才子急的直跺脚,悔恨怎么上次买了一辆旧车呢!现在弄得车被老家的公安局没收,又没了心情买新车。才子和镰刀交替的出来看外面是不是有车经过。

    才子想,如果有车经过就是自己给人家跪下磕几个响头也行啊!快来车啊!快来车啊!才子叨念着。

    可是车子就是不给他这个机会。

    此时,才子脑海中飞快的闪烁着每一个人的影像,卢大林,不行了,他现在没车了。徐雷,没他的电话啊,他也不行。

    对了,派出所有车啊!没办法,只能麻烦派出所了。

    他马上回屋打114查询附近派出所的电话。114很仔细的说了派出所的电话,才子只用了0.1秒就挂断了114,马上拨打派出所的电话,电话响到第五声有人接电话了,才子急切地说明意图,电话那边问了地址,电话就挂了。

    几分钟,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到住宅门口,两个年轻的警察跳下了车子。警车的前挡风玻璃的雨刷器还在不停地刮着玻璃上面的落雪。

    才子急忙迎了上去说:“真不好意思,都后半夜了,还麻烦警察,现在确实没出租车。”

    两个警察说:“什么也别说了,走,快把孕妇抬到车上吧。”

    才子说:“好……好的。”

    之后转身回屋,两个警察跟在他后面。到屋后,才子问哈顺格日丽:“车来了,你还能走吗?要不要我们抬着你?”

    哈顺格日丽疼得呲牙裂嘴,比划一下自己的肚子,说:“慢慢走吧!又没有抬的东西,别把我抻着。”

    才子和警察扶着哈顺格日丽勉强出屋,上了警车。

    警车开的很慢,车轱辘压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这时一个警察问:“你们怎么没打120呢?那是专业的救护车,车上有抢救设备啊?比如担架什么的。”

    听了警察这样说,才子一拍脑门说:“当时……当时把我急蒙了,想了许多人和办法就是没想到打120救护车。”

    警察说:“我们考虑到你说的挺急,再加上我们的车正在你家附近巡逻,下这么大的雪,再让你打120,救护车还得等一些时候,接警的就没告诉你打120,让我们直接来了。”

    说话间,警车到了医院。两个警察帮着才子把哈顺格日丽送到医生面前。才子忙着和医生说情况,完事他一回头,警察无声的走了。

    才子对镰刀说:“多亏了这两个警察了!我心里很感动!等有时间还真的得谢谢人家呢!”

    镰刀笑了一下说:“谢啥啊!警察帮忙还不是应该的嘛。”

    医生建议立即办理入院手续,镰刀楼上楼下的跑着手续。才子一直和母亲守候在哈顺格日丽身边。

    镰刀很快把入院手续办完了。

    天亮了,刘晓红赶来了,见到哈顺格日丽折腾痛苦的样子。

    刘晓红说:“妹妹,这是女人生孩子必需经过的一关,折腾是正常的,我生孩子时不比你折腾差。”

    哈顺格日丽带着哭音,说:“做女人这样难啊!生个孩子都要经过这样的折磨!”

    随着一次紧似一次的疼痛,哈顺格日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卧也不是。没办法,才子和刘晓红左右搀扶着哈顺格日丽在走廊里来回溜。

    估计已经到了早晨八点,医生和护士开始有条不紊的交接班。

    这时,昨晚值班的医生和新来的医生护士们挨个屋的在查房,做好具体的交接工作。

    哈顺格日丽已经疼得满身是汗,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她哭了。

    才子竭尽全力满足着哈顺格日丽的每一个要求,什么拿毛巾、喝点水、揉揉肚子等等。

    此时,他像一个听话的娃娃。虽然他也熬得也很难受,可是他心里甜。

    哈顺格日丽的阵痛使他也很烦躁,可是每次叫来医生,医生都说,还得等一等,宫颈还未完全开。

    哈顺格日丽和才子自然不知道这医生说的啥意思,但也不好意思问。哈顺格日丽就这样的折腾着,好在同屋的临产孕妇也开始出现和哈顺格日丽一样的临产症状。

    也许是有着这样的比照或者是有了陪衬,哈顺格日丽和才子的焦虑、烦闷似乎有所减轻。

    也许这是人的天性,有人陪绑就觉得舒坦,就能缓解压力。

    到了中午,医生主动来检查的次数越来越频,最后一次医生说:“现在把产妇推进分娩室吧?”

    此时,哈顺格日丽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才子和刘晓红把哈顺格日丽推到分娩室门口,医生和护士急忙把推车接了过去。

    随着分娩室门的打开,里面产妇的**和悲鸣混在一起从分娩室里传出来,护士挡住了才子,说:“家属在外面等着,谁是他的丈夫?来签字。”

    才子急忙说:“我……我是。”

    医生和护士给才子做了一番交代……

    才子听的半懂不懂,他看了看刘晓红和镰刀,见两人也没什么反应,觉得医生和护士说的没错,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