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4章镰刀儿子满月酒,才子大醉妹妹陪
    嫂子生孩子,李晶梅必然来看望,才子抽空也过来,目的也是想见见李晶梅。

    也巧,李晶梅来了,李晶梅看见才子笑着说:“才子哥,看你长得越来越帅气了。”

    才子说:“妹妹,下次见到哥别这样说了。再这样说,哥会晕的!”两人的风趣对话,刘晓红和镰刀都被逗笑了。

    才子看到李晶梅又回到了原来的阳光,心情也舒坦了许多,这也是才子想要的一个结果。他不想辜负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在自己的心留下恋痕的女人。

    这时哈顺格日丽也已经显怀,但也帮着做些事情,镰刀倒是清闲了。这几天,才子和镰刀买来象棋没事就切磋几盘。

    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刘晓红满月了。镰刀请满月酒,这当然少不了双方的七大姑八大姨等直近亲属。这其中镰刀的几个同学和朋友也到场了。才子和卢大林坐在一桌陪着镰刀的同学和朋友。

    虽然,上次镰刀介绍过这几个朋友,才子和他们几个也算认识,这几位镰刀相亲和结婚时才子都见过。

    时间一长又没有接触,才子还是没能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是都知道彼此的关系。既然认识也就没再多的客气,喝酒也都放开了量,喝到最后只余下来才子、卢大林和镰刀的两个朋友。

    通过喝酒,才子知道镰刀的朋友中一个大家都叫他二哥,二哥叫刘东,大伙也叫他刘二哥。

    另一个他也记住了,大家都叫他程胖子。镰刀的这两个朋友都是海量,一直想把才子和卢大林喝倒。就因为这半生不熟的关系,才有打酒官司的可能性。

    才子记得很清楚,算这杯酒已是第五杯了,卢大林自知酒力不行,假借上厕所顺尿道溜了。

    余下的这三人,不知这卢大林上厕所的奥妙,还真的再傻等着卢大林回来。借着这间隙才子问二哥说:“不知二哥在什么地方发财啊?”

    二哥并没有立即回答,看看左右没人,他神秘地凑到才子的耳边小声说:“小老弟,我知道你和镰刀的关系,不瞒你说,二哥是道上的人。今后有什么不好摆平的事跟二哥言语一声,哥有一帮兄弟,兄弟们一定帮忙,还有啊!二哥认识的人都是一些有钱人!”

    才子不明白这道上的人是什么意思,才子皱皱眉头看看这二哥说:“不好意思,你能说的具体点吗,我没明白?”

    二哥把凳子向才子这边挪动一步,二哥把右手掌的做成手枪状顶才子腰一下,这一动作才子看得清楚。二哥看看才子说:“小老弟明白了!”

    这时,才子酒醒了大半,他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道上的指的是黑道上的人,才子以前听镰刀说过。他有几个哥们,专门靠给人平事赚取好处费。现在才子明白了,这个二哥是什么样的人了。

    另一个被冷落一边的程胖子端着酒杯说:“二哥、才子老弟,你俩嘀咕啥呢?来……来喝一口酒。”两人返回常态继续喝酒,镰刀来敬酒,这第五杯被喝了下去。

    又倒了第六杯,二哥又和才子唠上了悄悄话,二哥说:“小老弟,今后需要用钱,就言语一声,我大哥是银行的领导。”

    才子说:“二……二哥,今后弟弟我一定……一定少麻烦不了。来……来咱们喝一杯,小弟首先表示感谢!”

    说完,才子一口干了,二哥也不示弱跟着也干了。

    二哥还要倒酒,李晶梅在远处一直观察着才子这边,她在一边数着才子的酒,这是第六杯酒。

    见到三人还要倒酒,李晶梅过来了,在才子的耳边嘀咕几句。

    喝酒时看是没什么事,可是才子一起来就开始晃上了,才子踉踉跄跄地跟着李晶梅出去。

    到了饭店外边,才子问:“妹……妹妹。什……什么事啊?嗯……神神……嗯,秘秘的。”

    李晶梅看着才子的醉态,笑着学着才子说:“看…看你喝的,都……都不会说话了。”

    才子勉强笑了一下,手比划着,说:“妹……妹妹,才子哥没喝多!你说啥事……啥事……吧?”看着才子的醉态,李晶梅又一次憋不住笑着。

    笑完,她看看才子说:“你傻啊!我不说找你有事,你怎么能出来啊?看你都喝多少了。走吧,我送你回家。你家嫂子一定担心你那?”

    才子说:“妹……妹妹,我们还……还没喝完呢!我走了,对不起二哥啊!”

    李晶梅说:“喝完……喝完你就找不到家了,现在嫂子挺着个大肚子在家等你呢?”

    才子当然知道哈顺格日丽在家肯定等的着急了,他摸摸BP机拿起来看看,并没有人传他。

    才子说:“你……你嫂子,她……没传我。妹……妹妹你看,BP机上没字。”

    李晶梅说:“看啥啊!走吧。”说完招手打车,李晶梅硬是把才子薅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很快到了商店后的住宅。

    这时,才子的酒劲真的上来了,他感到一阵的天旋地转,趔趔趄趄的下了车。李晶梅怕他摔倒,上前搀扶着他,勉强的走进了单元门口。

    才子是真的走不了,他双腿劈叉靠在墙上,咪合着眼睛断断续续的比划着说:“我……我没,我没……喝……多。妹妹,你看我还会笑呢!”说完,才子呲牙笑了一下,李晶梅看着才子的憨态,感到这个男人真的很可爱。

    才子这种醉态,让李晶梅再一次的憋不住的笑了。

    心想,还没喝多!

    她想继续搀扶他,把他扶进屋。可是她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这想法。因为这样做,哈顺格日丽会有什么想法她不知道,自己那样做也许会被哈顺格日丽误会。

    也许是心里有鬼,她才有这样的想法,否则关系一般的人,是不会有这样的心理的。

    想到这,李晶梅说:“才子哥,到家了,你自己回家吧,我得回学校了。”

    此时,才子眼睛睁开了一道缝,双手抬起比划一下又耷拉下来,嘴嘎巴几下,好像要说啥又没说不出来,李晶梅心里暗笑。

    她回头看看才子的憨样,还是走出了单元的大门。

    她走了一段又停住了,她不放心才子。这样走,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摔了怎么办?

    想到这,她急忙转身回来。看见才子眯合着眼睛还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下,她看见了商店的后门,她想到了办法。

    到了商店,找了几个服务员过来。小媛和两个服务员听到才子喝多了,都跑过来。

    可是都是大姑娘小媳妇的,几人看到才子的样子也都没办法,她们谁也扶不动他,几个人正在这里说话。

    镰刀屋的门开了,哈顺格日丽和刘晓红从屋里出来。看到这些,哈顺格日丽急了,自己要上去要扶才子进屋。

    李晶梅拽住了她说:“嫂子,就你这身板,还不把你抻着。”

    说完,李晶梅看着哈顺格日丽的表情,哈顺格日丽急着说:“那你们还不动手。”

    事实上,李晶梅就等着这句话呢!李晶梅示意站在一边还算高大一点的小媛说:“来,咱俩一人架一只胳膊。”

    小媛看看李晶梅,没说什么,两人上手。李晶梅和小媛把才子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拽着他垂在自己前胸的小臂,头贴在他的胸口。两人肩膀一使劲把才子架了起来,顺势就往屋里托。

    哈顺格日丽急忙开门,其他的服务员也上手去扶,几人勉强的把他拖到了屋里。歇了一下,才子被放到了卧室床上。

    李晶梅和小媛也累的顺势坐在了床边,李晶梅喘了几口气,低头想放开才子的小臂,却发现这只大手,已经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小白兔不放。她极力的掰开他的大手,好在这时哈顺格日丽走在后边关门,这一切她没能看见。

    可是这一瞬间的动作,小媛看的一清二楚,小媛是个机灵的小姑娘,转身站在了才子的前面,挡住了跟在后面的另两个服务员和哈顺谷日丽的视线。

    借着这个空当,李晶梅慌乱的低头整理着自己被抓掉的乳罩,之后又整理自己的衣服。

    被松开的才子,仰面朝天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的像个死猪。两个姑娘转身出屋,哈顺格日丽正好走到卧室的门口。

    哈顺格日丽说:“谢谢你俩了,看把你俩累的够呛,让他躺着吧。”

    小媛说:“哈顺格日丽姐,没事了,我们回前边商店了。”

    哈顺格日丽说:“那好吧,你们回去吧。”

    李晶梅说:“嫂子没事我也走了,我到那屋看看我的大胖侄子。”

    刘晓红见李晶梅这样说也跟说:“我也走了。”哈顺格日丽没在挽留,几人出屋。

    到了镰刀的屋里,刘晓红的母亲正在卧室床上抱着外孙子,李晶梅和刘晓红进卧室。

    刘晓红的母亲说:“是不是才子又喝多了?”

    刘晓红说:“是,才子一喝酒就多。”

    刘晓红的母亲看了看李晶梅的前胸说:“小梅啊?你这是怎么了?”

    李晶梅顺着她的眼神低头一看自己的前胸,原来前胸衣服上小白兔处一个大手印清晰地烙在了这乳白的春秋装上。

    刘晓红也注意到这些,她解释说:“这是刚才托才子时刮得,没事,小梅你脱了穿我的吧,嫂子给你洗洗。”

    李晶梅脱了外套,刘晓红在柜子了拿出了自己的外套让李晶梅穿上。

    李晶梅自己到卫生间去洗那件外套。

    可是不巧现在停水,李晶梅只好找来一个塑料袋把这件衣服装进去说:“我回学校再洗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