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8章回想初到沈阳时,心里迷茫那段情
    监号里,才子来来回回走了一会。

    “唉!兄弟,别再那晃了行不?晃得这个闹心。”

    才子抬头看了瞪着眼看自己的那个人,才子没搭理他,但也没继续。

    站在那扇铁门前,望着走廊里不断巡视的警察,才子的目光又开始呆滞起来,他还在回想以前的那些事情。

    那次舅舅送自己上火车,是自己头一次坐火车。既感到新奇又感到茫然。

    一个多小时,火车到了沈阳火车站,下了火车。

    看到来来往往的人流,有的行色匆匆、有的不紧不慢、有的在一起嘻嘻哈哈。

    真的好热闹,那是自己有生以来头一次见过这么多的人。

    “茶蛋……,茶蛋……,茶蛋……”

    “来南来的北往,走过的路过的不要错过啊!看看这祖传秘方大力丸啊!”

    “十三香啦!十三香!”

    火车站小商小贩们招揽生意吆喝的声音,形成了特有的旋律。然而,这些在自己的耳朵里却是一片的噪音。

    站在这陌生的地方,心想,往哪去呢?干什么去呢?他漫无目的离开了火车站,边走边想着这些问题。

    出了火车站,才子连东西南北都分辨不清了,此时,自己迷失了方向。

    自己不知该往那里去,在那里停留,漫无目的走了一条街又一条街,穿过了一条马路又一条马路。走累了,找个地歇歇。

    大半天的时间,自己没说一句话,也不知走到哪了。自己也不知道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在那里停下来。

    很快太阳已经照到了头顶,才子自感自己像个孤魂野鬼,没人搭理自己,没人愿意多看一眼自己,好像自己在这个大城市里根本不存在一样。

    看到大街上的每张脸都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无情,甚至是敌意。

    才子感觉心里阵阵地凄凉感升起,渐渐地开始避开人多的地方,避开那些冷漠的人群。

    渐渐的他感觉到肚子在叫,知道自己饿了。

    那时自己很傻,在印象中,只有卖点是卖吃的地方。想找一个卖店买点吃的,满足一下咕咕叫的肚子。

    走了一段,眼前出现了一个卖店,进去后,买了两个面包。

    上次舅舅给的20元钱,除了买条蓝色纱巾,余下的钱他还没有花,他掏出钱交给店主。

    接过了那面包,还没等店主找钱,他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女店主看着这孩子的样子,惊奇地问:“好像好几天没吃饭似的,饿成这样了?”

    此时,才子意识到失态了,忙解释说:“没有,我吃东西就这样。”

    女店主笑了,又问:“看样子,你不是沈阳人啊?”听了这话,才子感到好奇。

    心想,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不是本地的呢?

    想到这,回答:“啊,不……不是。”

    女店主问:“到沈阳是干什么来了?”

    才子回答说:“找点活干。”

    女店主惊奇地问:“哎呦!你才多大就出来干活,你家里也放心吗?”女店主表现出一副惊讶!

    这时,两个面包已经下肚了,回答:“我,我都十八了,家里放心。”

    一提到家里,那时自己就觉得紧张,对自己说的这些话,他有些后悔。想到这,他没有回答女店主的问话,把女店主找的零钱揣着兜里,迈步走出了这家卖店。

    女店主见自己并没回答完自己的问话,急匆匆地出门,站在门口看看才子的背影嘀咕着:“这小子啊!着急忙慌的,心里一定有啥事?”

    那时自己根本没敢理会女店主,径直的往前走,没敢回头看她一眼。

    这一做法,他觉得很尴尬。

    在大街上又走了一段,感觉到腿有些泛酸,他知道,自己走累了。

    到了一个楼群的一处避风处,蹲在阳光能照到的墙面处,歇歇脚。

    蹲了一会,这时几个在这里溜达的老年人开始往这里张望,开始他没太在意这些。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很困。

    这时,他才想起昨晚基本上都没睡觉。

    慢慢地他的头开始耷拉下来,后背靠在墙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的胳臂,听到有人在喊:“诶?小孩,你咋了?”

    突然间惊醒,抬头看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老年人,他们的目光就像一束束强光手电的光线,不偏不离的射在自己的脸上。

    眨眨睡眼,慢慢地起身,可是那感觉浑身像冰住了一样,腿脚都没了知觉。

    几位老人看出了自己欲站起来的意思,有的上前搀扶他起来。才子点点头,两位老人拽着才子的衣襟,才子一使劲,“咕咚”一声,两位老人没抓紧才子的衣襟,才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位老人问:“孩子,看你也不像似的乞讨的傻子啊!”

    听到这些话,才子心想,八成这几个人把自己当做傻子了?

    忙说:“我,我不傻呀!”

    一位老人说:“孩子,那你感觉那里不舒服吗?”

    才子眨眨眼,说:“爷爷,我,我腿麻了。”

    另一个老人说:“你家哪的,我去你家把你家大人叫来?”

    “爷爷,我家很远呢!我歇一会就会没事了。”

    这时,另一位老人问:“那你蹲在着干啥呀?”

    才子看看他的脸,这张脸,满脸的疑惑。才子心想,我不是没地方去吗。

    想到这,说:“爷爷,我在这晒个太阳,没成想就睡着了。”

    老人说:“你试试,能站起来吗?”

    才子把手杵在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腿脚,觉得自己的这些零件还听使唤,他没啥事。

    老人说:“这孩子,看你的穿着打扮是从农村来的吧?”

    听老人这么说,他知道这几位老人猜出自己来了,他怕这些人再问自己的住址,急忙说:“啊!是呀?我是来串亲戚的。”

    说完,看看几位老人缓缓地向马路走去。

    这时有一老人说:“这孩子,怪了!走了连声谢谢都没有!”

    听到这些,才子心想,我就怕你们问我太多,对不起了。

    顺着马路又走了一段,他感觉骑自行车的渐渐的多了起来,他明白这是城市下班的人流,在这个时间段都挤在马路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天渐渐的黑了,他觉得有点累,同时也感觉到了冷。

    一种茫然与无助的感觉又一次犹然而生,此时想到了家、想到了在家里那种无忧无虑时光。

    冷静一下,突然间想起了舅舅送他上车前的话:“出门在外,可不像在家,一切得靠自己了。万事多留个心眼,遇事多考虑考虑再做决定,遇到困难时就多想想,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想到这,又开始犯难,自语:“对了,晚上呢?得找个住的地方,这大冬天蹲在大街上会被冻死的。”

    于是他停在了那里,思索一下,他有了主意。

    又回到了火车站,他觉得,那里应该会比较暖和。

    在火车站溜达了一圈,楞没找到可以呆的地方。他有些头疼,肚子也饿了。他伸手进去摸了摸带着体温的舅舅给的200元钱,他犹豫了很久,他还是没舍得拿出来花。

    饿着肚子在火车站里面来回溜达,下半夜时候。他终于找到一个边缘的木质椅子,他坐在那就睡着了。

    “去……的车次即将发车了。”

    这广播声让他醒来。

    醒后的他更感到了更加饥饿,于是思索一下,终于下了决心。他的手又一次伸向那兜里的那200元钱,还在犹豫,突然想起他把买面包余下的零钱。

    他全部拿了出来,买了两个面包,解决了一下肚子的问题。

    吃完面包,他继续在火车站附近打转,他很茫然,到现在也没想出个办法来。

    在这里他带了两天,此时,零钱已经花光。快傍晚的时候,终于熬不过肚子,肚子一次比一次叫的更加紧迫了。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掏出舅舅的200元钱,拿出一张买了一根刚刚出锅的大麻花。

    他狼吞虎咽的咀嚼着,几口下肚,已经噎的他眼泪流下来,他打着嗝走向买汽水的小摊。

    没办法,他买了一瓶汽水,冲洗一下堵在食管内的麻花。

    汽水下肚,食道里混合物冲下去,他拍打着自己的前胸。

    没多长时间,一根大麻花下肚了,他蹲在地上,感到了一丝的暖意。

    没一会,汽水也喝得精光,那根大麻花带来的一点点温暖已经被这些冰凉的汽水冲凉,他又觉得很冷。

    此时,他才感觉到了这些天睡在硬椅子上是多么的冷。

    回想到这,才子打了一个寒战。

    一串泪珠滑落,他离开这扇冰凉的带着阴森铁门,又一次在监号里来没目的转着圈瞎走着。

    走了一会,同监号的人喊:“晃啥呀晃,都晃迷糊了。”

    才子看看同监号的人,笑了一下。

    这些带着敌意的喊话,让他从那段痛苦的回忆里回到了现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