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6章胆大没驾照开车,幸亏我走的便道
    一有空,才子和镰刀就让司机交他俩开车,司机把他俩带到一所附近农的村小学校的操场开始练车。

    学了一个星期,才子觉得这车也很好开,镰刀就不行了。往前开倒是没问题,可是拐弯、倒车啥的就不行了,不时还得让司机帮着把车摆好才能开。

    又经过了十几天,司机和镰刀出去进货的空挡。另一名司机请假没来,可是他又来了开车的瘾,他自己上车,起动。虽然没司机在一边指导,他自己觉得没问题了,竟然把车鼓弄到公路上,转了一圈回来。

    司机听说后害怕的说,你胆子真的挺大啊!没有遇到交警吧?小心被拘留啊!

    才子问:“有这么严重吗?”

    司机说:“不允许无证驾驶机动车,交警是专门管这个的。”

    才子说:“好险哪?幸亏我走的是便道。”

    才子想,要想开车必需得有一个驾驶证,趁着学会了一点,就赶快去驾校学去。

    我都学到这份上了,学就学吧。

    几天后,两辆车上了牌照。

    镰刀和才子来到驾校报名学开车,才子因为没有身份证,他拿出了临时身份证给人家。人家一看说过期了,人家不干。

    镰刀是沈阳的身份证,人家也不让学,驾校的人告诉镰刀,这学开车得到当地学,要不然有暂住证也行。

    两人扫兴的回到了商店,商店的生意一直没什么起色,好在没有房租,现在还没有交什么费用。

    第一个月,雇人的开资倒是维持了,才子考虑到这不是他长久能呆的地方,他想到了王月娥。

    他要让王月娥回铁岭把商店撑起来,才子把这一想法和镰刀一说,镰刀也觉得这王月娥应该能行。

    才子说:“她家的三叉口村离铁岭室内不远,我们今天就去看看她去。”

    镰刀说:“你真是想啥,马上就干啥,真拿你没办法。”

    两人坐上了去三岔口村方向的小公汽,这车正好在三岔口村路口有站点。不到半个小时车到了三岔口村,才子和镰刀下车,王月娥家离才子舅舅三歪的家不算远,她家在三歪家里面。

    路过舅舅家时,才子看舅舅家的大门锁着,才子想,这大白天舅舅家没人,舅舅家和舅妈应该是上集市上卖肉去了。

    此时,也许是触景生情,他想起了那段时间在舅舅家的生活,他觉得那段生活他很顺心。虽然有和老丫的事在心里挂着,也担心会有公安来抓。但也没别的烦恼,必然老丫的事他当时无法处理好,公安是否来抓他,他也阻止不了。况且,舅舅家后来买的那台电视机又缓解了他的一些心理压力,这样却让他感到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没几分钟,他和镰刀直接到王月娥家。到她家一问才知道,周广仁和王月娥两口都到沈阳打工去了,具体到哪个工地干活,家里的父母也不清楚。

    两人只好回到公路等车回铁岭市内,站在公路边,才子一看表时间还早就说:“镰刀哥和我去一趟尧南派出所,看看我的同学,顺便把我的身份证取回来。”

    镰刀说:“走吧,我不跟你去,要不我去哪啊?”

    两人坐上了上了开往尧南镇方向的汽车,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汽车就停在了尧南镇汽车站,两人下了车,直奔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才子问值班的警察蔡耀东在吗?接待他的是上次出警那个老警察。

    老警察问才子:“好像在哪见过你?”

    才子说:“你好记性,上次我和对象和照相馆的人吵架是你出的警。”

    老警一听笑了,老警说:“我想起来了,对啊,是那回见到你的。”

    说完,让才子和镰刀坐下。他接着说:“蔡耀东说过你,你和他是同学。”

    才子说:“是,没错,我和他是同学。”

    老警说:“蔡耀东下片了,得下班才能回来,你有事我可以帮忙。”

    才子说:“那太好了,我办的身份证可一年多了,看看下来没?今天特意来看看。”老警察听后起身到户籍室了。

    才子和镰刀在接待室等着,没一会,老警回来了说:“你的命真好,今天上午才从局里取回来的,看看是你吗?”

    才子接过身份证,仔细的看看说:“是我,是我。”

    这时,一个着便装的年轻人过来了和才子说:“这位同志,真的很抱歉,你的身份证下来局里分发时被别的派出所错拿了,前几天才送回来。时间是有点长了,请你原谅。”

    才子听着这样的解释,还能说啥啊,另外还有蔡耀东在这也不能说啥责怪的话!才子看着自己的身份证很是激动,这可是代表着自己身份的东西,有了它,自己就可以办很多事情了!

    才子把临时身份证交给老警说:“我还得麻烦你,你把我的这张临时身份证交给蔡耀东,让他有时间交还给办证的女警。”

    老警说:“放在吧?等他回来了我就交给他。”

    在这里,他不想在这多呆,他怕遇到自己村上的人,特别是张家的人,对他们他不好说话。

    两人和老警告辞,离开尧南镇派出所。

    回到了铁岭市区,才子下车就找电话,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哈顺格日丽。

    第二天,才子就跑到驾校报名,有了身份证他就可以学驾驶了。

    每天他都到驾校去,先学学理论。

    这样才子留下来,他安排镰刀到沈阳找周广仁和王月娥两口子,让镰刀转达自己的意思,看看王月娥愿意不愿意回铁岭撑起铁岭商店。

    镰刀很快就回来了,他带了周广仁两口子的意思。王月娥倒是愿意回来,可是周广仁不让她来。

    这样,这件事暂时搁浅。

    既然周广仁不愿意王月娥回铁岭,才子想在自己的村子找一个人。

    可是,琢磨来琢磨去还是没有人选。他想让舅舅来管这摊子,可是现在他不知道怎么的,对舅舅有些不放心,他觉得舅舅的鬼心眼子太多,他怕舅舅管不好。

    才子一再考虑,这里自己和镰刀都不能长期呆下去。必然是新婚夫妇,时间长了,他想哈顺格日丽。

    从电话里才子知道,哈顺格日丽也想他。镰刀也一样,他也很想刘晓红。

    这一段时间,才子和镰刀只好轮班回沈阳。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的生意一直没有开展起来,才子起初的热情逐渐被现实的境况慢慢地扑灭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