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蒙汉结合的婚礼,别具一格的安排
    几天后,才子考虑到自己目前的情绪不利于自己跑婚礼的事宜,他只好委托镰刀全权安排一切。

    婚前的几天,两人照了婚纱照。新房被安排在那三户样板间的一户。

    新购置了新婚的必需品,布置了新房。婚前的前两天哈顺格日丽的爷爷、父母、叔叔、妹妹、弟弟一行八人来到沈阳。

    才子的父母、叔叔、婶婶、舅舅、舅妈、二弟、三弟一共也是八人也到了。

    婚礼的当天新娘子和新郎在新房照完照片,坐着婚车来到了饭店。

    饭店门前,两排着蒙古服饰的姑娘小伙子整齐的排列两旁,这是才子和哈顺格日丽没有想到的。

    姑娘小伙子拉着手,跳着标准的蒙古舞。唱着标准的蒙古婚礼赞歌,迎接着这对新人步入婚礼的殿堂。

    女主持人是地方电视台的栏目主持人,才子在电视上看见过她的节目。

    才子和哈顺格日丽很激动,这些都是镰刀事先没有对他们说的,也许是镰刀要给两个新人一个惊喜?特意这样安排的。

    饭店的大厅里,周广仁、周广江、王月娥等几十个工人都到了。

    二鬼、老李会计也在人群中。对二鬼和老李会计的到来,才子也是没想到,因为他没告诉他俩自己结婚的事。

    才子频频和大家招手点头致意,主持人那带有磁性的清晰地利落标准音,很有渲染力。

    婚礼的程序倒是老一套,什么认爹娘、父母讲话、宣读结婚证等等。

    这其中增加了一项赤山地区蒙古族婚俗中的赛诗,当主持人说:“现在请我们的蒙古族大学生兼贺力莫尔,朗读蒙古族婚礼诗。”才子不知道这个贺力莫尔是啥意思,当时当着大伙的面又不好问。

    主持人话音刚落,这时,两名着蒙古族服饰的小伙登上婚礼台,他俩没一点拘谨。

    他俩开始对诗。

    第一个人说:

    大海里的珍珠多,

    诗库里的格言多,

    如果打开我的诗库,

    犹如大海里的珍珠那样多。

    接着另一个诵诗:

    秀美姑娘的双亲派我来,

    有话对你们说: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宗亲属于哪一人?

    家在何处?姓甚名甚?为什么来这里?

    请你说一说。

    另一个答:

    这辽北的土地是最美丽的地方,

    是新郎祖辈们的故乡。

    北边靠着燕山山脉呦,

    是藏龙卧虎的地方;

    南边的渤海湾呦,

    是龙飞起的地方;

    西面起伏高耸的山峰呦,

    是松柏长青的地方;

    东边无边大平原呦,

    是粮食盛产的地方。

    主人的双亲派我来接新娘,

    为什么不让进新房?

    ……………………

    这诗词很长,涌完诗词。大家一阵的掌声,这赛诗,无形中增添了婚礼的喜庆气氛。

    当然这项在本地的婚姻习俗中是没有的,这是事先就安排好的一项节目。哈顺格日丽全家除了哈顺格日丽妈妈是汉族,他们都是蒙古族,自然对着一安排非常的高兴。

    最后一项是双方父母和单位领导讲话,这领导自然是卢大林了。

    他们讲话完了,进行下一步就是入席。

    才子和哈顺格日丽开始敬酒点烟,才子很是激动,他把镰刀叫来说:“你小子还真的有招啊?这些穿蒙古族服装的大姑娘小伙子是从那整来的?”

    镰刀说:“这事还是保密,有人不让我说。”

    才子笑了,没办法,只好不再问。

    他和哈顺格日丽挨个桌继续敬酒,当到了这二十几个着蒙古族服饰的姑娘和小伙桌时,才子看到了尤静香。

    尤静香一口一个大哥,叫的他心里很热很舒服。

    看到两人来了,几个蒙古族的姑娘和小伙子。站起围着新郎和新娘唱起了蒙古族的歌曲,舞动着蒙古族的舞蹈。

    这时,哈顺格日丽的爷爷,叔叔、妹妹也随着唱了起来。哈顺格日丽也会唱,她笑着,也随着唱起来,此时,才子看到哈顺格日丽的灿烂的笑,心里感到了一丝的舒坦。

    才子当然对于这些掺杂着蒙语的歌曲他听不太明白,但是他也是随着节拍拍着手。

    节目结束,随后是喝酒。

    就这样,一个既简单又隆重的婚礼结束了。

    才子和哈顺格日丽一直不知道这镰刀是怎么请来这些蒙古族的姑娘和小伙子的。

    才子问镰刀几次,他都没有做正面回答,后来索性他也不问了。

    原来这幕后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李晶梅,她听说才子和哈顺格日丽结婚安排的很简单。并且完全是按照本地的风俗操办,后来她找到了几个蒙古族的大学同学。

    哈顺格日丽和他们一商量,他们竟然同意帮忙。经过了他们几个的串联又请了十几个其他大学的艺术系的蒙古族学生参加,所以就有了这些节目。

    安排的挺仓促,这几个小节目了,还是现编的。好在这里有几个艺术系的蒙古族学生,节目才没有出现漏洞。李晶梅不让镰刀和尤静香说是自己安排的这一切,所以才出现镰刀的一再敷衍。

    婚礼的主持人也是李晶梅求哥哥找他的同学请来的。

    这婚礼才子看到了尤静香,却没看见李晶梅的身影。他知道现在李晶梅的心情一定不好,他不愿意看见自己所爱的人结婚的场面!对于这一点才子很理解。

    婚礼后,哈顺格日丽的家人回了赤山,才子的家人也要回老家了。

    临走时,才子的舅舅三歪站在丽丽装饰材料商店门前,对才子笑着说:“没成想,你小子还真的能干啊!撑起了这么大的买卖!以后,我不行时,也来找你混口饭吃,行吗?”

    才子说:“这随时欢迎你,谁让你是我的舅舅了!”

    婚后,才子考虑到三天后新娘子得回门的事。

    才子问哈顺格日丽说:“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新娘子三天得回娘家。可是现在我们很忙,你看看怎么办好?”

    哈顺格日丽说:“才子啊?马上就是春节了,我觉得还是在沈阳过个春节,节后再回赤山一趟得了,哪来的那些规矩啊。”

    才子一听哈顺格日丽很理解自己,自然高兴,他点头同意了。

    这时,才子想起一件事,就是结婚时主持人说的那句蒙语贺力莫尔是啥意思。才子问哈顺格日丽:“贺力莫尔是啥意思啊?”

    哈顺格日丽说:“那是蒙古语,意思是婚礼诗人。”

    才子说:“主持人说这句活时,也没做个解释,我没明白。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就问问你,原来这是婚礼诗人的意思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