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章真心给你娶媳妇,我得话符前言啊
    车很快就到了刘晓红家,三人下车。

    刘晓红下班也刚到家不久,刘晓红母亲正在做饭,看见才子和镰刀领着一个姑娘进屋。刘晓红母亲很是热情,因为才子来过一回,刘晓红母亲认识才子,她问:“你们吃饭没有?”

    才子说:“婶,我们还没吃呢?”

    刘晓红说:“正好,我妈才做饭,那就在这吃吧。”

    刘晓红说完,对着母亲说:“妈,这是镰刀的妹妹,我们常说的那个大学生。”

    刘晓红母亲看着这阳光的女孩很是喜欢的样子说:“这就是镰刀的妹妹啊?长的也太好看了,这哥俩也太不像了。”

    李晶梅笑着说:“大姨,您好!”

    才子看刘晓红的父亲不在家,问刘晓红:“你家大叔怎么不在家?”

    刘晓红说:“下地了,收完秋地里还有些玉米杆没拉回家,一会就能回来。”

    刘晓红的母亲说:“你们坐着,我去做饭。”说完出去了。

    才子看到刘晓红母亲出去了,对着刘晓红说:“镰刀向你家提出定亲的事,你是啥态度啊?”

    刘晓红说:“我没问题,我同意呀!”刘晓红回答的很干脆,但是话里还是带着几分不满。

    才子说:“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你父亲提出要镰刀买房子是吗?”

    刘晓红说:“是啊,他不想我们结婚住他家的老房子。”

    才子接着问:“你是不是也不想住平房啊?”

    刘晓红听着才子这样问,她没吱声。才子看的出刘晓红的意思也很明白,她也不想在那低矮的平房住。

    才子说:“我明白了。”

    这时,李晶梅说:“晓红姐,听说你还有弟弟和妹妹?他们都不在家吗?”

    刘晓红说:“妹妹在上大学还没放假呢?弟弟今年也考上高中了,他俩都住校。”

    李晶梅说:“他俩学习都挺好的?”

    刘晓红一提到妹妹和弟弟很是自豪地说:“他俩啊?学习是没得说。妹妹去年考大学一点劲都没费,弟弟学习也好,预计过两年也能考上好大学!”

    才子说:“你家的家风很不错啊!镰刀哥找了你这个对像是福分啊!”

    这时,李晶梅逗趣地说:“我哥等了这些年才找对象为了啥?还不是为了等晓红姐吗!”

    才子接过话茬说:“镰刀哥还说啥了,他的命好。”大家都被逗乐了。

    几人唠了一会,刘晓红的父亲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见到屋子的人也很热情的打着招呼,刘晓红介绍了镰刀的妹妹李晶梅,刘晓红的父亲看看李晶梅点点头和大家寒暄几句。

    这是一个老实巴交中年农民,长的很结实。大家落座后,才子开门见山。

    才子说:“叔,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镰刀和刘晓红定亲的事,您提出让镰刀买楼房,镰刀家已经答应了。”

    听了他的这些话,镰刀和李晶梅被造愣了,特别是镰刀,他扒了扒了耳朵怀疑是听错了。可是看到李晶梅和刘晓红也呆呆地看着才子,他没说话,好一会屋内都没了声音。

    才子看到大家的表情“扑哧…”一声,才子笑了。

    李晶梅首先打破了肃静问:“才子哥,你说什么啊?”

    才子看着李晶梅又轻笑一下,回答说:“买楼房的事镰刀哥已经答应了,你们没听清吗?”

    刘晓红父亲看着眼前这几个人,没说话。

    这时,镰刀急忙把才子拽出屋,在屋外他说:“才子,你怎么这样说呢?我把骨头砸碎买了也买不起楼房啊?”

    “哈哈哈……”才子大笑着说:“我不是答应过你吗,给你娶媳妇!我得话符前言啊!还有就是……”

    才子本来是想说,还有那次请客付放账的事还没感谢你那,可是他却停了下来没说下去。因为一顿饭和一户房子不成正比,说那些似乎有些累赘。

    想到这,才子接着说:“既然刘晓红家提出了卖楼房的要求,怎么的也得给人家点面子不是吗!”

    这时,李晶梅也来到了他俩中间,听着他俩说话。

    镰刀说:“给我娶媳妇,那句话那不是咱俩随便说说吗?”

    才子说:“当时吧,我也是随意出口的,可是你到了这份上。没有楼房人家不是不和你结婚吗!商店后面那三户房子,明天你带着刘晓红选一套,相中了就送给你俩了。”

    镰刀憨憨地说:“这……这……我……我怎么好意思啊!我不要。”

    才子降低语速说:“镰刀哥,不就一户房子吗?弟弟送给哥也在理。在说了,你没这房子,刘晓红她爹估计是不会答应你们相亲啊?”

    镰刀为难地看看才子,又看看李晶梅。他在才子和李晶梅面前来回走了几趟。

    稍许镰刀到才子面前说:“弟弟,要不这样吧,就算我借的,日后我有钱了在买。没钱了,我们过几年再搬走。”

    才子说:“镰刀哥,你以前不是这样婆婆妈妈的啊!今天怎么了?把你弟弟当外人了是不?”

    镰刀激动地说:“才子,我真的,我……我真的,我……我这辈子还没遇到一个像你这么讲究的人呢!你太义气了!你太哥们了!今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我镰刀永远都是你亲哥!”

    才子说:“别说了,镰刀哥,你的为人我最清楚,你可比我讲究多了。我这也是像你学的。别说了,进屋吧,事就这样定了。”

    李晶梅跟在他俩身后,她深情地看着才子的背影。心想,这个小帅哥,真的了不起!如果我和他……

    想到这,李晶梅笑了一下。

    三人回到屋里,刘晓红母亲也进屋,刘晓红爷俩没吱声,刘晓红在仔细地观察这镰刀的脸,镰刀也看看刘晓红点点头。随后镰刀走到刘晓红父亲面前说:“叔,明天我和晓红看房去?”

    刘晓红的父亲看看镰刀,又看看才子疑惑地说:“有房子了,房子在……?”

    才子急忙接话说:“叔,那房子在我商店后面。”

    刘晓红爹说:镰刀啊?不是我用这楼房卡你,看你家那三间破平房,住不了两年就得塌了,还不如我们家农村这房子呢!我们怎么能让我们的女儿住在那啊!另外,你自己能忍心吗?借点钱买楼日后再还吗?我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两个学生都得用钱。我们能搭上你俩啥啊!”说到这,这中年汉子,眼睛湿润了。

    他揉揉眼睛,接着说:“日后我们还得靠你俩呢!虽然我包了点地,可是这几年也不赚钱啊?”

    才子说:“叔,你明年就别包地了,去我们那干吧?怎么地也比你种地收入多。”

    刘晓红父亲说:“晓红早就劝我,可是我又不会啥。在你们那里能干点啥啊?”

    这时刘晓红母亲进屋,刘晓红父亲看看刘晓红母亲说:“镰刀让我们家人明天去看楼去,他要买楼啦!”

    刘晓红母亲接话说:“本来吧,镰刀和我家刘晓红处对象我就不怎么愿意,可是刘晓红这孩子自己愿意。没曾想,镰刀家的条件……”

    刚说到这,刘晓红抢话说:“妈,别说了。现在不是有房子了吗!在说了,将来我们俩挣钱,困难不着。”

    才子说:“叔,婶,镰刀和刘晓红现在收入也不少。将来小两口的日子还犯愁过不好!”

    这时,李晶梅笑着说:“姨,姨夫,才子哥说的没错。”

    刘晓红母亲说:“别的不说了,有了房子我们就放心了。都没吃饭呢,饭好了,吃饭吧。”

    刘晓红支起了地桌,刘晓红父亲找出了一瓶酒。李晶梅帮着刘晓红母亲和刘晓红把菜端上来。

    菜很简单,土豆炖茄子、炒花生米、柿子炒鸡蛋、黄瓜拌凉菜。

    刘晓红父亲把酒启开,先给才子的碗里倒酒。

    镰刀自然还是装不会喝,这样才子和刘晓红父亲每人倒了一碗酒,其他人都没喝酒。

    由于事情解决,镰刀很是激动。

    这顿饭大伙吃的很轻松,李晶梅不时的给才子夹菜,一口一个才子哥。刘晓红也学着给镰刀夹菜,镰刀憨憨地笑着接纳了。

    才子和刘晓红父亲两人,一碗酒下肚,刘晓红父亲说:“等你们把房子定了,我们就吃定亲酒。”

    才子说:“看来叔是个侃快人!”

    李晶梅也说:“叔,可要在我开学前吃定亲酒啊!我也好参加。”

    刘晓红父亲说:“你放心,你哥的定亲酒你能赶上!”

    就这样,定亲的大概日期也定了下来。吃完饭,三人又在刘晓红家唠了好长时间才回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