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1章我爱心的爱着你,才子哥你娶我吧
    才子打了一辆摩托车直奔医院,一路上,才子一直在思索着如何报复这小子……

    可是,到了医院他也没想出一个办法。

    他找到了哈顺格日丽爸爸的病房,哈顺格日丽和他叔叔守候在哈顺格日丽爸爸的床前,哈顺格日丽爸爸鼻子上插着管子,挂着滴流见到才子进屋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才子也点点头示意着我来了。

    哈顺格日丽见到才子,开始是惊讶,之后是哭泣。哈顺格日丽的叔叔说:“你就是才子吧?上回我哥哥住院时我们见过。”

    才子也想起来了上次是见过的,才子回答说:“是,我知道你是哈顺格日丽的叔叔。”

    哈顺格日丽叔叔见哈顺格日丽一直哭个不停,对哈顺格日丽说:“哈顺格日丽,你和才子到外边走走,这里有我呢!”

    才子明白哈顺格日丽叔叔的意思,在这说话会影响哈顺格日丽爸爸。

    哈顺格日丽一个人先出了屋,才子跟在她身后。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哈顺格日丽停下脚步。

    哈顺格日丽回身扑在才子的怀里,喃喃的说:“李斌说你被他们整走了,回去就把你杀了。我被吓着了!他们把你整哪去了?我打电话给派出所报案,他们说旅店已经报案了,派出所正在找李斌呢。”

    才子伸手擦擦哈顺格日丽落在脸上的眼泪,之后如实地和哈顺格日丽说了被李斌几个绑走的过程……

    听完了才子的叙述,哈顺格日丽哭着说:“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啊?这个恶棍怎么就相中我了,我的父母怎么那样的软弱啊?”

    此时,才子心情极其烦乱,他不知如何安慰哈顺格日丽,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拍打着哈顺格日丽的肩膀,眼里的泪珠在转。

    过了一会,哈顺格日丽猛然的抬起头看着才子,她看到了他头上被刘海遮盖着的肿包。

    哈顺格日丽说:“他们把你怎么样了?这个包是不是他们打的?”

    哈顺格日丽说完,才子并没立刻回答。哈顺格日丽慢慢地掀开才子的刘海轻轻的摸了摸那个肿包说:“是他们打的吧。”才子点点头。

    哈顺格日丽接着问:“还疼吗?”才子摇了摇头。

    此时,才子一眨眼睛,含在眼中的泪珠掉落了下来。才子下意识的要去擦,被哈顺格日丽挡住。哈顺格日丽伸手将才子落在脸颊的两串眼泪抹去。

    哈顺格日丽用一双泪眼直直的看着才子的脸,看了一会说:“‘三浦友和’,你娶我吧?将来老丫找到了,我会主动退出的。”

    才子没做任何的表态,好像没听见哈顺格日丽的话。他在思考着什么,哈顺格日丽推了推才子说:“才子哥,你在听我说话吗?”

    此时,才子缓过神来说:“对不起,我刚才正想事,没听清你说的什么?”哈顺格日丽气的扭过头去,不再搭理他。

    刚才才子确实没在意哈顺格日丽说的话,他在思考着如何报复这个恶棍。

    哈顺格日丽还以为是才子故意这样说,他故意不回答自己的问话呢。才子也感到失礼,就谦和的说:“对不起,我真的没听清。”

    哈顺格日丽抬着头,她看着才子的脸郑重其事地说:“这回你可听好了,我这辈子就说一回这句话了!你听好了。”

    才子点点头示意他在等着,哈顺格日丽大声地说:“我要嫁给你,你能娶我吗?”

    才子一听,顿时一怔。他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话,听到这些,他眉头邹的很紧,缓了一会说:“那……那老丫,该怎么办啊?”

    哈顺格日丽说:“才子哥,你放心,我都想好了,也下定了决心,老丫如果找回来,我会主动让位的,这点不会让你难心。”

    事实上,才子不能马上回答哈顺格日丽的真正原因,也就是因为老丫的问题。这也是一直困扰着才子不敢对哈顺格日丽表白的主要原因,才子从心里上是喜欢哈顺格日丽,她的美丽、温柔、大方、得体都是才子喜欢的。

    才子摸摸哈顺格日丽的脸说:“等我把李斌整进局子里,我就向你家求婚行吗?”

    哈顺格日丽一听,急忙说:“就凭你一个外地人,怎么可能啊!我看还是忍一忍吧!爸爸一出院我就和你回沈阳。”

    才子说:“这口恶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啊!”两人正唠着,这时哈顺格日丽的叔叔出来喊他俩,他俩急忙回到病房。

    此时,哈顺格日丽的爸爸坐了起来,见到两人进屋,他还喃喃地说:“才子,你回来了,你坐。”。

    才子点头愣愣坐在椅子上,毕恭毕敬地等着哈顺谷日丽爸爸说话,哈顺谷日丽爸爸缓缓气,有气无力地说:“这件事的发生,嗨……!都怪哈顺格日丽妈妈。但是我也有责任。当初……当初是哈顺格日丽妈妈先答应李斌和哈顺格日丽处对象的。我一听他家的条件,我虽然没表示同意但也没阻拦。后来,我了解到这小子的为人才后悔。再阻拦已经没用了,也只好顺其自然,没想到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

    哈顺格日丽爸爸说了些话,觉得气脉不够,停顿了下来。

    哈顺格日丽的叔叔说:“我是你们出事后才知道哈顺谷日丽和这小子处对象的,李斌这个人我知道一些。听说他初中还没读完就不上学了,整天不回家和社会上的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狗打连环。当时他父亲是刑警队的头,整天不着家没时间管他,他母亲的工作也挺忙。但是他妈对他管得到很严,但是这小又不听话,他妈管不了就找他爸,他经常被他爸爸打。可是这小子恶习不改,还是经常逞强好胜,一提打架脑袋都乐开花。也进了局子几次,但还是被放了出来。近几年,他的爸爸当上了副局长,他是收敛了一些,但也没少惹祸。现在有几个混混帖服在他身边,好像饿虎身后跟了一群狼,更是狐假虎威。这几年,他还时常出面帮人摆事,赚点外快。最近听说这小子要是相中那个姑娘就想办法弄到手。现在出门还时常带着几个姑娘呢!嫣然一个花花公子。听说有还两个姑娘被他搞怀孕了,玩腻之后就一踹开,人们慑于他他爸这个副局长的势力一般都忍了,几乎没有报案的。”才子一听更是气得够呛。

    才子说:“哼!这也太坏了!一定把这小子搞进去!”

    这时,哈顺格日丽的爸爸说:“才子啊!我们惹不起这小子啊!你还是趁早回沈阳吧?”

    才子说:“叔叔,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只不过我怕他对你们家不利。”

    这时,哈顺格日丽叔叔说:“这个李斌被老百姓称为四大公子之一,另三个也是父亲当官的,听说也是不咋地的主。他们经常在一起鬼混,经常在一起狗打涟涟,人们才送给他们几个一个贬义词‘四大公子’。这几个家伙还当做什么好事来听,有时自己也拿什么四大公子标榜自己!真实可笑……!”

    才子说:“对了,他们把我圈到那间小屋时,有一个混混说过,什么四大公子的?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晚上,才子要回旅社住,哈顺格日丽一家人说啥也不让他去,怕再发生什么变故。

    才子心想,我不去不就说明我怕他了吗?但是为了不让哈顺格日丽一家人担心。

    才子说:“我到别的旅社住,不回那家旅社了。”

    才子从医院出来,打车回到旅社,刚一进门服务员对他说,警察下午来这找你了,临走时让我们告诉你,到派出所去一趟。才子点头,一看时间还不算晚,他赶往派出所。

    到派出所这里的人不多,有三个值班的警察在。一个年岁大约40来岁的警察接待了他。

    警察让才子坐下说:“我们听旅店的服务员说你被李斌放回来了,我们白天到旅社找你了,你不在。”

    才子点点头说:“我去医院了,哈顺格日丽的爸爸被他们推倒犯病住院了。”

    警察随后说:“你的案子我们已经立案了,正在调查,我先给你作份笔录。”

    才子说:“警察同志,您贵姓啊?”

    警察说:“我叫赵景深,这个案子就是我负责处理的。”

    才子说:“那好吧,您就做笔录吧。”

    才子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和赵景深说了一遍……

    开始他没想说一万元钱的事,但是警察好像知道些什么事,一直问他因为什么把他放了回来,才子只好如实的讲了。

    笔录很快就做完了,才子在笔录上签字画押。

    才子回到旅社,本以为自己想办法报复一下这个混蛋,可是警察的介入打乱了他的计划,也许警察的介入已经不允许他那样做了。

    到了晚上,清闲了下来,头上的包疼痛的感觉开始占了上风。他揉揉那个包,感觉并没有减小,倒是不再那么硬了,他感觉这包虽然很痛,但没大问题。

    就这样,才子每天跑医院,白天帮忙护理晚上回来休息,哈顺格日丽爸爸的病情好了许多。

    几天后,医生告诉哈顺格日丽爸爸,可以出院了,就这样哈顺格日丽办好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家里的门哈顺格日丽的叔叔已经找人收拾好了。哈顺格日丽妈妈做了饭,才子在哈顺格日丽家吃完饭回旅社。

    派出所那边,一直没有李斌的任何消息,才子决定这几天到丫丫旅店看看老陈和到诺尔看望高奶奶,顺便到当地派出所问问有没有老丫的消息。

    哈顺格日丽当时要和才子一起去,才子考虑到她怎么长时间没有上班了再请假可能请不下来,就没答应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