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才子你真命大啊,你真的没死了啊
    才子由于在车上挤得时间长了,腿脚有些麻木,身体发软。他动了几下没起来,他只好缓冲一会觉得手脚好使了,才慢慢地爬了起来。

    他一瘸一拐的摸着向旅社的方向走去,到了大门口才子使劲的敲门。旅社的门灯亮了,两个服务员迷迷糊糊隔着门玻璃往外望着。

    才子对着门缝急忙喊:“大姐是我,我是住店的才子啊!开开门那?”两人仔细的听听,确定了后到了门口,又重新隔着门玻璃瞧瞧外面。她俩确定是才子后,把大门打开,顺着开门的力量,才子顺势倒在了屋里。

    才子倒地,吓的两个服务员“妈啊……”一声大叫,后退了好几步。才子缓慢的爬了起来说:“别害怕,我没事。”

    说完,才子摇摇晃晃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时,两名服务员缓过神来,急忙跟了上来。

    才子说:“你们有吃的吗?我饿坏了。”

    可不嘛,两顿饭没吃了,能不饿吗。其中的一个年岁大的服务员说:“我到厨房看看,你先送她回房间吧?”才子被服务员扶到房间。

    一头扎在床上,服务员说:“先喝点水吧?”

    服务员倒了一杯水,对才子说:“还能起来吗?”

    才子努力地翻身坐了起来,服务员把水递给了他。

    他接过水,“咕嘟咕嘟”一口接一口的喝没了。

    这时,年岁大的服务员也回来了,手里拿着半个大萝卜说:“啥也没了,只有半个大罗卜,你看你能吃吗?”

    此时,才子也不管那么多了,抓起大罗卜就啃了起来。

    不一会,这半个大罗卜被啃了一大块,服务员见才子确实没事。就问他:“那个李斌把你整哪去了?”

    才子说:“给我绑在一处平房里了,我看看外面都是雪,那里我也不知道是哪啊?”

    随后才子问:“你们认识李斌吗?”

    服务员说:“诶啊!这一带谁不认识他啊!他可是……。”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

    才子知道这个小子确实不好惹。服务员不敢深说,岁数大的服务员说:“白天的事,我们汇报给经理了。经理怕担不起责任,他到派出所报案了,警察也来了,问了情况就走了。”

    此时,才子喝了水吃了点萝卜,有了点精神,见到才子确实没事,两个服务员才放心的离开了。

    服务员走了没多长时间,才子又出了问题,他感到胃痛,他知道这是因为刚吃的萝卜引起的,萝卜在空肚子吃下去能不辣心吗?

    才子捂着胃部下床,倒了杯水一口气就喝了下去。过了一会,他感到了胃痛减轻了不少,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肚子的“咕噜”声和头部的疼痛使他醒来,他摸了摸头部,感觉头上的包感觉没减小,同时手指感觉到了这个包上有些片状的东西在脱落。他捏起一些,仔细一看是一些血嘎巴。他急忙到镜子前看,这个包正好贴在脑门上部,好在头发的刘海刚能盖住。

    他到洗漱间洗漱一番,出去吃饭。

    昨晚的两名服务员已经下班,接班的服务员没太在意他。出了旅社他找家小吃要了两碗面,囫囵的吞下。此时,坐在椅子上,他感到了身体有些发热,渐渐的有了精神。

    他想,应该马上到哈顺格日丽家,不知道哈顺格日丽到底出了什么事,到现在还没来旅店。

    想到这,才子起身就往哈顺格日丽家走,到了哈顺格日丽家才子又犹豫了。到他家说啥啊?把昨晚的事和他们说说?和他们说昨晚的事,还说不说给李斌钱的事呢?他犹豫了一会长吸了一口气。一跺脚下定了决心,走进了单元门。

    到了哈顺格日丽家的门口,才子发现,他家的门虚掩着,旁边的木质门框掉了一大块、门锁也没了。他心里一怔,这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才子急忙推门进屋,发现屋里一片狼藉,哈顺格日丽的妈妈呆坐在沙发上。才子进屋她似乎没有做出任何反映,才子急着走进哈顺格日丽妈妈跟前弯下腰问:“婶,发生了什么事啦?”

    这时,哈顺格日丽妈妈抬头看看才子,哈顺格日丽妈妈“嗨……!”出了一口长气。

    她又抬头看看才子,睁大了眼睛表现出诧异之色,她磕磕巴巴的说:“你……你真命大啊!……你没……没死啊?”

    才子坐在哈顺格日丽妈妈旁边说:“我……我没死,没事的!这是怎么了?”

    此时,哈顺格日丽妈妈垂下了头“呜呜…”哭了起来,才子在一边只是着急,没办法说服哈顺格日丽妈妈。

    哈顺格日丽妈妈哭了一会,略微抬起头来,对才子说:“昨天你走了之后,没多长时间,李斌领着几个小子就来了,到屋里就要拉哈顺格日丽出去。哈顺格日丽说啥也不去,这小子在这赖着不走,后来哈顺谷日丽和他说了她是你对象,那小子竟然当时就急眼了,强拽哈顺格日丽出门。她爸也急了,拿起凳子要打他们几下,那小子气囊囊地走了。临走时说,好啊!等我收拾那小子!等着我杀了他,我看你和我处对象不出对象。说完恶狠狠地走了。第二天早上,哈顺格日丽去上班,这个小子开着车等在哈顺格日丽,他拽哈顺格日丽上车哈顺格日丽说啥也没上,自己跑了回来,进屋只是哭。到了晚上,李斌酒酒气熏天地领了两个小子又到我家敲门。哈顺格日丽把门插上不让她进屋。他就把门给踹坏了,进屋就拉哈顺格日丽走。被哈顺格日丽爸爸拦住,哈顺格日丽爸爸大骂这几个小子,其中一个小子踹了哈顺格日丽爸爸一脚,哈顺格日丽爸爸被踹倒在地上,心脏病犯了。随后这几个小子开始砸东西,看到哈顺格日丽爸爸躺在地上直哆嗦,李斌才罢休。临走时还说,告诉你们,才子就在我的手心里,回去就把你杀了,哼!说完摔门走了。随后哈顺格日丽往旅店打电话,知道你怎么被他们绑了!”

    才子问:“哈顺格日丽爸爸现在怎么样?”

    哈顺格日丽妈妈说:“送医院了,哈顺格日丽和她叔叔陪着呢!”

    才子说:“他们在那家医院,我得看看去。”

    哈顺格日丽妈妈说:“还是市医院。”

    此时,才子把拳头攥的紧紧的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这几个小子,这时哈顺格日丽妈妈返过神来,看到了才子头上的包,伸手撩开才子的刘海仔细的瞧着。

    她说:“这也是李斌那几个小子打的吧?他们也太狠了,别的地方还有伤吗?”

    才子:“是他们干的,别的地方没有伤了。没事,婶婶,你放心吧。婶婶我现在去医院看看叔叔。”

    随后,才子起身走出哈顺格日丽家直奔医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