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6章经医院细心治疗,疯女人得以重生
    赤山……

    老陈按照才子的意思,每个星都到医院看望一下那个疯女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女人的病情大为好转。

    医生告诉老陈说:“好在这个女人得的只是精神病的一种,应该是抑郁症,这个‘七二六’现在大脑意思逐渐清醒,在有一段时间她应该会说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的,现在我们只用抗精神病药来控制,但是要想进一步自愈还的一段时间。”

    老陈也很高兴,询问药费现在够不够,医生说:“现在那五千元还没花了,不够的话我们会通知你。”

    老陈继续坚持着每周看一看疯女人。

    哈顺格日丽和爸爸回到了赤山后,哈顺格日丽就上班了,家中的气氛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欢快。

    由于哈顺格日丽爸爸一直没喝酒,他的脾气也小多了,哈顺格日丽妈妈也比以前精神了许多。

    原来,哈顺格日丽爸爸每天喝的都不成样子,动不动还大骂哈顺格日丽妈妈,现在哈顺格日丽爸爸忌酒了,哈顺格日丽的妈妈自然也就很少受哈顺格日丽爸爸的气。哈顺格日丽妈妈心情好多了,一家人过得开始和谐了。

    哈顺格日丽一家人对才子很感激,哈顺格日丽爸爸更是经常提到才子,他当然知道不做这个手术自己会是怎样。随着身体的逐渐恢复,心情好了许多,每天饭后哈顺格日丽妈妈都要和他到外面遛遛。

    虽然家中的气氛愈加好转,但是在哈顺格日丽的身上全没有太多的愉悦,时常还会流落出一丝愁容。

    哈顺格日丽妈妈心细,看到了这些自然知道女儿的心境。

    一天晚上,见哈顺格日丽一个人在屋里发愣就对女儿说:“哈顺格日丽啊?妈妈知道你的心思,你在想着才子是吧?”

    哈顺格日丽没有回音,哈顺格日丽妈妈接着说:“才子人确实不错,可是人家已是有对象的人了。我们可不能做对不起别人的事,你不要这样,妈妈看你的样子多么担心啊!你也二十几岁的人了,自己要把握好啊!”

    此时,哈顺格日丽的眼泪刷的一下子流了出来,“妈”哈顺格日丽一下子扑到妈妈的怀里说:“我想嫁给他。”

    哈顺格日丽妈妈听后,吓了一跳,急切地说:“傻孩子,人家不是有对象了吗?”

    哈顺格日丽哭着说:“他是有对象,可是他对象失踪了。我和他就是在他来寻找他对象时,我们才认识的。”

    哈顺格日丽妈妈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都给我弄糊涂了。”

    哈顺格日丽慢慢地讲起和才子认识的过程,甚至她陪他几经找老丫,以及几次自己向他示爱,他都委婉的拒接的事和妈妈如实说了一遍……

    听到了这些,哈顺格日丽妈妈也是感到一片茫然,这种事她也是没了则,也拿不出一个主意。

    就这样,娘俩默默地抱在一起,哈顺格日丽的妈妈却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解决。

    不管才子怎样的优秀,他毕竟是一个背负着情感欠债重负的男人。还有一点,如果哈顺格日丽真的嫁给了才子,一旦老丫被找到,这种事将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是无法回避的。

    对于人这种高级动物,情感永远都是站在上风。每一个女人都想一生独占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心和他的身体,如果自己心爱的男人只把一半的心交给自己,那是多么的悲哀。

    这是出于人这种高级动物本能的自私、这是一个正常的人不可抗拒的自私、这是一种带着基因的自私。作为过来人,哈顺格日丽妈妈更是十分清楚这些!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哈顺格日丽的母亲对这件事也很彷徨。他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些。

    而哈顺格日丽的矛盾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逐渐加重着。

    这天夜里,哈顺格日丽做了一个梦,她梦见才子挽手和一个姑娘走在大街上,她心里很生气。她悄悄地跟在他俩身后,前面的两人说说笑笑。她越看越生气,走了一段时间。她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一下子追上两人,他拽住那女孩,猛然间把她推到。

    随后是两人的厮打,厮打中她觉得他突然间伸手把自己薅起,自己被他举在半空中。她使劲地挣脱着,然后她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开始大哭,嗷嗷地大哭……

    这时,她感觉有人推他几下,好像天亮了许多,推她的人说:“姐,你做恶梦了,你醒醒。”

    哈顺格日丽醒来,明亮的灯光下,看看面前的妹妹说:“妹妹,没事,姐做梦了。”

    哈顺格日丽妹妹说:“嗨……!姐,你最近怎么老是做恶梦啊?”

    哈顺格日丽说:“没事,妹妹睡觉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哈顺格日丽妹妹看看姐姐,灭灯睡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