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4章醉酒后迷迷糊糊,才子到肥婆住处
    送走了哈顺格日丽爷俩,他没有回工地。

    才子回到了租住的房屋,关上门静静地回味着和哈顺格日丽认识到产生感情的每一个瞬间,想累了就睡一会,醒了还是想,就这样一天就过去了。

    第二天,才子迷迷糊糊起来,赶往工地,在工地看了一圈。觉得困意袭来,他回到队部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到了晚上,工人们都下班了,隔壁工棚里传出工人们嬉笑的声音。

    此时他感到饿了,走出队部准备出去吃点饭,路过工棚时周广仁妻子站在门口。见是才子,她问:“孙队长,今天怎么才走啊?”

    才子说:“有点事才忙完。”

    周广仁妻子问:“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们也没吃呢,你和我们一块吃吧?”

    才子说:“周哥在家吗?”

    周广仁媳妇说:“在里面呢。”

    才子说:“好吧。”说完进屋。

    才子进屋,见周广仁正在聚精会神的看书,他没有惊动他,在他背后悄悄地把书拽起来,周广仁的头顺着才子手上的书转了一个九十度,此时,他才意思到书被拿走了。

    周广仁见是才子,就急忙笑了,说:“队长你怎么来了,快请坐。”

    说完,把自己的椅子让给才子,自己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床”边,说是床实际上就是几块红砖搭上几块木板,铺上被褥而已。

    才子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就坐下,翻看着周广仁看的书,才子一看这是一本《家兔养殖技术》。

    才子说:“周哥你想养兔子啊?”

    周广仁说:“我这个人,从小就喜欢养兔子,来这前我在家就养了一些,因为技术的原因一直养不起来,还有就是资金不足,不成规模。”

    才子一听,心里一惊,心想,难道周哥和自己一样的喜欢养兔子!才子急切地说:“我也很喜欢兔子,小时候家里也养过几只,但兔子这东西太爱得病,得病就死!后来伤心了,就不再养了。”

    周广仁说:“现在我家里还有十几只,老爷子帮着喂呢,等我有了条件还会扩大规模,这是我一直想实现的梦想。”

    这时,周广仁媳妇进屋说:“孙队长喜欢吃点啥啊?嫂子给你做。”

    才子说:“有豆腐没有?炖点豆腐就行了。”

    周广仁媳妇说:“豆腐现在可没有,我到市场上看看买点菜,你们哥俩唠着,我这就去。”

    周广仁媳妇走了,两人继续唠着,周广仁说:“我这媳妇干事挺麻利,为人处事都很圆滑,非常有主见。家里的事,比如婆媳、妯娌关系处理的都挺好,让我少操老心了。缺点就是个厉害,有时还不讲理。这次我们出来就是她的主意。”

    才子说:“听口音嫂子不是铁岭的?”

    周广仁说:“她娘家是抚顺新宾的,就是努尔哈赤的起家的地方,她是满族,她还有个妹妹比她还好呢!年龄比你小点,有心情我给你介绍介绍?”

    才子摇摇头,说:“这么厉害的媳妇我可受不了,我现在悠闲惯了,有人管会不舒服的!”

    周广仁笑着说:“媳妇厉害点得好,免得被人欺负。”说完自己“哈哈哈……!”大笑,才子也笑了。

    才子淡淡地笑了一下,嗨……!叹口气。

    周广仁也神秘地一笑,问:“哥问你点事,你别生气。”

    才子看到周广仁的神态,明白了大概,他要问自己和肥婆的事。

    想到这,才子笑了,说:“周哥,我们都是爷们。心眼没那么小。”

    周广仁问:“”你和那个红玫瑰酒店那个老板……?

    才子笑了,说:“我们已经分开了,她的女儿倩倩一直闹着让她和前夫复婚,所以我们分手了。”

    周广仁听后笑笑说:“才子呀!就凭你现在的条件,找一个好姑娘是没问题的啊!”

    才子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后又摇摇头。

    周广仁看着才子样子,疑惑地问:“你现在没有找媳妇的意思吗?我们那,像你这样年龄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听到这些话,才子感觉有了一丝郁闷。少许说:“我理想中的爱人已经离我而去了,也许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他了。”

    周广仁一听,更加不解了,问:“难道你有心上人了?”

    才子知道现在周广仁还不知道老丫的事。

    才子说:“别说我了,我看你们两口子岁数都不大,结婚几年了。”

    周广仁说:“结婚七八年了,孩子都五岁了,让我父母看着呢!”

    说话间,周广仁媳妇进屋,拎了一兜菜,有鱼有肉还有酒。周广仁媳妇一边做饭一边对周广仁说:“难得孙队长今天在咱家吃饭,做点好吃的,咱们也好解解馋,我顺便告诉大哥广江了,回头就来。你们哥三喝点。”

    周广仁说:“还是媳妇想得周全。”才子也感到这个嫂子人长得虽然不算出众,但办事确实不赖。

    没多长时间,周广江来了,周广江和弟弟一样,性格也很憨厚,周广仁媳妇说说笑间菜做好了。

    第一个菜上来,周广仁把酒起开,三人围在一块木板上,坐着砖头开始喝酒,周家哥俩不胜酒力。

    才子一杯酒快见底了,周家哥俩半杯还没喝了,周广仁媳妇忙完菜,坐下吃饭。

    才子说:“嫂子累得够呛,也喝点吧?”

    周广仁媳妇说:“我一个女人家喝啥酒,你们喝吧!”

    这时,周广仁说:“媳妇你喝点吧?我们哥俩的酒量陪不好孙队长。”

    周广仁媳妇说:“他们哥俩确实不会喝酒,嫂子喝点陪陪你。”

    周广仁拿着酒杯倒满,之后给了媳妇。见才子的酒杯中还有一点酒,周广仁媳妇说:“孙队长你把剩下的一点酒喝了,嫂子给你倒点。”才子不好推脱,只好把剩下的一点酒干了。

    周广仁媳妇给才子倒了一杯酒说:“嫂子头一次和你喝酒,这杯我先干了,你喝一口。”

    说完,还没等才子说话,她一杯酒下肚了,才子不好意思,也勉强把这杯酒干了。

    时间不长,周广仁见一瓶酒已经见底,马上又启一瓶酒,周广仁媳妇接过刚启的白酒先给才子满上,自己也将自己的酒杯倒满,才子见这架势心里没了底。

    虽然自己斤八两的酒倒没什么问题,可是他不知道周广仁媳妇的酒量有多大。

    才子笑着说:“嫂子,我只能再喝一杯了,酒可不能再喝了。”

    周广江说:“我这位弟媳妇能喝点酒,才子你放心,她没问题。今天晚上又没事就多喝点吧,我知道你的酒量。”

    才子说:“那好吧,我敬三位一杯,感谢几年来你们哥俩和嫂子对我才子的信任和支持,我和嫂子干了,你们哥俩随意。”

    说完一口干了,周广仁媳妇也不示弱,一口也干了。

    周广仁媳妇接着继续倒酒,才子说:“嫂子,我们认识这么长的时间,只叫你嫂子,还不知道你的大名呢?”

    周广仁媳妇说:“嫂子叫王月娥,名字不好听。”

    才子说:“不错的名字吗!挺好听的。”

    这时,周广仁说:“你嫂子的妹妹叫王月仙,人长得可比她强多了。”

    说到妹妹,王月娥心里一动,王月娥说:“过几天,我也让她过来,让她也来干点活,弟弟你认识一下我妹妹。”

    才子说:“欢迎,欢迎。”

    几人边喝边聊,两瓶酒见了底。此时,才子有点发晕,王月娥却没有醉意。才子知道这女人的酒量比自己强,就说:“酒不喝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说完起身,三人送才子出屋。

    带着醉意,才子走在马路上。他走得很慢,走了好长一段路,他觉得到家了,上楼到了门前,开始开门。可是门却怎么也开不开门,他反复的查看着钥匙,觉得没错。这时屋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谁啊?”

    才子一听当时一哆嗦,自己的屋里怎么会有人那?

    屋里又传出“谁啊!”听声音那样的熟悉,才子思索一下,猛然间酒意全消。他使劲的眨眨眼,仔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门和走廊是那样的熟悉。

    此时,他明白了,这是肥婆和自己原来的住处。

    他没敢吱声,下意识的转身下楼,到了楼下他往楼上看看,见肥婆站在阳台上向外张望。

    他不敢回头溜着楼边快速的走了,他不知道肥婆是不是看见了自己,他拍着脑袋自言自语“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回到这来了,这酒喝的……。”

    一路上他不敢抬头,像刚做过贼,几乎是溜回家的。

    回想到租住的房子,才子已经酒醒,他躺在床上,开始回想以前和肥婆的种种,他已经心烦意乱。

    他下床到了地上,到了窗前,望着窗外的夜空。思绪难以平静,望着对面楼里一户人家一男一女正在亲密,他的感觉痒痒地。

    这样的映射,又勾起了他和肥婆发生亲密的那第一次,那次他失去了处男。

    那次的亲密让他一生都无法忘怀。木然间,那次的情景又浮现在脑海里,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