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6章才子真心又出资,疯女人被留住院
    护士说完走了,但是那扇小铁皮窗并没有关上。里面的病人开始对着扇小窗户来了兴趣。铁门里的十几个病人眼睛齐刷刷地看这扇小窗户,才子扫视了一下这些人,他们的神情木然。那些眼神让人看了极其不舒服。

    这时,临近这小窗的一个女患者,看着才子的脸笑笑,她的笑只是脸在笑,眼睛却没有跟着笑。随后说:“诶啊!帅哥,你来了?”

    才子以为那个女患者认识自己,才子仔细地看看她。

    才子明白了,这个患者实在说疯话。

    患者见才子在看自己,她向小窗户傍边走来。随后呲牙向才子笑了一下。

    才子看到这笑心里不觉一颤,他急忙远离了这扇小窗户,警察看到才子这一动作,看看才子问:“你怎么躲了,是不是害怕了?”

    才子说:“没有,只是心里不太得劲。”

    这时,护士领着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到了铁皮门前,吆喝开向这边看的患者。

    两人开门出来,医生看看警察问:“病人呢?”

    警察说:“在警车上,没敢让她下来。”

    这时,护士说:“这是我们的李主任。”

    警察说:“啊,李主任事情是这样的,是这位小伙捡到了一个女人,女人有很严重的精神病,他愿意出钱为她治病。”

    李主任说:“把她领到内科门诊吧,我再那等你们。”

    才子说:“李主任,您给她好好看看,我看他很可怜啊!”

    李主任看才子一眼,木然地没说话转身先走了。

    才子心想,这个人哪?怎么不代理人呢?

    才子和警察回到外面的警车里,三人拽着疯女人到了内科门诊。

    李主任和门诊医生正在唠嗑,里面正好没有人看病。看见三人拖拽着疯女人进来。李主任看看疯女人说:“就是她啊?”

    警察说:“是她。”

    李主任看看疯女人一眼问:“你多大岁数了?”

    疯女人似乎没听见李主任的问话一样,只是呆滞地晃着头。

    李主任接着问:“你丈夫在哪呢?”

    疯女人这时似乎听懂了李主任的问话,眼睛似乎睁大了许多,像似在思索着。随后又呆呆地看看李主任。

    李主任接着问:“你孩子多大了?”

    这时疯女人眼睛睁的更大了,眼珠子不断地转动着,随后“哈哈哈……”大笑着,消停下来说:“我女儿,哈哈哈……我女儿,你听妈的话,哈哈哈……!”

    李主任说:“你说说,你叫啥名啊?”

    这时,疯女人却开始唱起来:“我爱北京天安门……我爱北京天安门……我爱北京天安门……。”

    才子看见疯女人这种疯态不禁笑了一下。

    李主任说:“看来这个患者的病情确实很重,这样吧,既然有人出钱给她治病我们也不能把病人推出去啊!我们先给她编个号,今天是七月二十六号,就叫她七二六吧。你们这就去挂号室,就说我同意的,让他们用七二六的名字把号挂了。挂完号到这来我给她开个住院手续。”

    才子说:“李主任,太谢谢你了,我这就去挂号。”

    李主任说:“让警察和你一起去挂号,到时候外一有啥事,我们可以找警察的。”

    警察点头,两人出屋,司机和老陈继续驾着疯女人。

    到了挂号室,警察说:“同志,我们和精神科的李主任说好了,我们带来的疯女人,用七二六这个编号给他挂号。”

    挂号员问:“李主任同意接收了?”

    警察说:“同意了,警察还能唬你?”

    挂号员说:“那把你的证件我们看看。”

    警察掏出警官证递给挂号员,挂号员看看警官证,开始写着东西。稍后挂号员说:“挂号费3元。”

    才子急忙掏钱交给挂号员,挂号员把警官证和挂号票,病志本和找的零钱递出窗口,警察接过来。

    两人回到了内科接诊室,李主任开了住院单子说:“先交五千元押金吧,不够你们再来交。”

    才子点头,拿着单子出屋,李主任走了。

    交了押金,办妥了住院手续,将疯女人送到精神科。

    几人在市里找饭店吃口饭,在饭店,才子才想起问老陈旅店的经营情况,老陈说:“现在效益不错,上个月开始有了盈余,虽然只有不到一千元。丫丫旅店的收费低,随着住宿和吃饭的人逐渐增多,效益应该会好的。”

    才子告诉老陈:“我们不图赚大钱,但要保证旅店不出问题,安全是第一位啊。”

    老陈说:“这点我明白,你放心吧!”

    才子对老陈说:“这个疯女人的事就拜托你了,如果需要钱就从店里出,你一定要定期来看看,我们救人就救到底。”

    警察也被才子的慷慨感动了,警察说:“我们也会想办法的,一旦她好点了。能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家的住址,我们马上就和她的家人取得联系。”

    吃完饭,已是半夜。

    事情安排完,老陈坐着警车和那个警察走了。

    才子准备回沈阳,到了车站才子没赶上车,就只能在这住一晚上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