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2章葛利权被迫援手,出动刑警找老丫
    …………………………………………………………………………………………-

    此时,肥婆觉得哥哥这个时候心情最好了,觉得和他说点事,这个时候他不会拒绝。想到这,她笑了。

    肥婆撒娇地说:“大哥,内蒙赤山那边你有认识人吗?”

    葛利权思索一下说:“我知道你一来准有事,问赤山干吗?赤山……那么远我没有认识的人。”

    肥婆说:“你再仔细想想,准能想起来,能联系上人。”

    葛利权说:“想想也没有,你怎么想起赤山了,赤山有什么事吗?”

    肥婆一五一十的把才子去赤山的事说了…………

    葛利权听完又绷起脸,他真生气了。

    肥婆说:“才子和老丫的事,你不是知道一点吗,你就帮帮他呗!”

    葛利权脸虽然绷着,但是他的心里在想,才子和老丫的事我是知道一点,才子这小子怎么现在才知道老丫失踪的事?这小子竟然自己去找了,说明这小子心还是善良的。嗨……!谁让我这个不争气的妹妹看上这小子呢,我想想办法吧!

    想到这,他皱皱眉头,想了一会说:“赤山,赤山确实没有认识人。但是呼和浩特倒是有同学在那。前几年同学聚会见到过,可是都几年没联系了。”

    肥婆说:“到关键时刻还是大哥啊!你想想,你想想怎么能联系得上!”

    葛利权说:“那么老远,只能打电话问问呗!他原来在呼和浩特是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现在不知道还在那儿不。”

    肥婆急不可耐的说:“那你赶紧问问,赶紧问问!”

    葛利权想了想,拿起了公安内线电话,要通了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电话接通后,葛利权说:“是呼市刑警支队吗?”

    电话里说:“是的。”

    葛利权说:“请问,罗群是否还在支队工作?”

    电话里说:“你问的是罗群支队长吗?”

    葛利权说:“是啊,他现在是支队长了?”

    电话里说:“他现在是我们的支队长。”

    葛利权说:“我是沈阳公安局啊!我叫葛利权,我们是刑警学院的同学。麻烦你告诉一下他办公室的电话好吗?”

    电话里:“你记一下吧。”

    葛利权说:“好,你说吧。”葛利权拿起笔,听着电话,快速地记下了电话号码。

    有了罗群的电话,葛利权很快拨了过去。电话接通,罗群就在办公室。

    找到了罗群,两同学唠了好长一段时间上学时的旧事。

    然后电话转入正题,葛利权把才子的事向罗群讲一遍……

    罗群听后表示一定帮忙。

    罗群说:“老同学,我们一定全力协助。但不知那个老丫大名叫什么,在哪个学校,什么时间失踪的。”

    葛利权说:“我们先撂下电话,详细的内容在我的本子上,我的本子落在车上了,过一会再给你打。”

    肥婆说:“大哥,你还真的把才子和老丫的事记在本子上了!”

    葛利权说:“傻妹子,那是我这样说。那说明我重视吗!我怎么会记那件事呢?上回打完电话,知道才子不是啥坏人就行了。”

    肥婆说:“大哥,还是你会说话,连假话编的都圆。”

    葛利权说:“啥圆不圆的,详细的我真的还得问问。”

    这时肥婆说:“我就知道她的小名,家住铁岭县铁牛乡枣庄大队西洼子自然屯。”

    葛利权说:“我也记得这个老丫的小名,但是详细的我有些忘了。”随后葛利权又拨通了铁岭公安局方面的电话。

    葛利权找到了铁岭市公安局又一个同学,这个同学正好在铁岭县局一个叫阿祥派出所当所长,电话很快过去。

    电话接通,葛利权说:“阿祥派出所吗?”

    电话里:“你好,是阿祥派出所。”

    葛利权:“请问,王光利在吗?”

    电话里:“你找所长啊?他在他的办公室。”

    葛利权:“麻烦你喊他接一下电话,我是沈阳市局的葛利权。”

    电话里说:“您稍等。”

    没几分钟,电话里传出:“是老同学啊,我是王光利。”

    葛利权说:“老同学,挺忙的?”

    王光利说:“没啥忙的,你这大科长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葛利权说:“可不嘛,没事时还真没打过电话聊聊。有这样一个事,就是上次我让你问的你们邻乡的铁牛乡枣庄有个叫孙耀才小名才子的。他有个同学叫老丫,三四年前在赤山失踪了。现在那个叫才子的去找他了,我想帮帮他,你问问你的邻居铁牛派出所,让他们给了解一下老丫大名叫啥,当年在赤山哪所中学上学,是怎么失踪的?“

    王光利说:“就这点小事啊,马上办。你等电话吧!你的电话还是那个号吗?”

    葛利权说:“没变,那我等你的电话。”电话撂了。

    电话很快反馈回来,电话里说:“老同学,你说的那个村子已经划归兀术山区了,枣庄大队已经划归了归尧南镇派出所,不过我还是给你问明白了。”

    随后,在电话里详细地说了和老丫有关的情况……

    葛利权了解到老丫的情况后,重新要通了罗群的电话:“老同学,这个老丫叫张薇薇,女孩。失踪时16……17岁,1984年春天在赤山市一个叫诺尔的地方失踪的,当时她是个在那里补习的学生。现在我的一个亲属已经去诺尔了,他大名叫孙耀才,小名才子。到时候才子可以配合你们找人的。”

    罗群说:“没问题,我马上给赤山市公安局刑警,那里的支队长和我关系很好,我们也经常联系。放心吧,他们马上会查的。你的亲属也会安排好的。”

    葛利权说:“老同学,那可多谢了。”

    罗群说:“说啥那!没这事,你也没时间给我打电话啊!好吧,有啥事再联系。”

    葛利权撂了电话,肥婆倍感激动。一则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心愿,二则听到了哥哥提升的消息,肥婆的心敞亮了许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