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1章亲情打破了常规,房子顺利签合同
    春明机械厂服务公司自从贴出承包通告后,来询问的人确实不少,但是一直没有人真正的报名登记。

    承包登记期限的最后一天,肥婆哥俩和卢大林出现在服务公司刘经理的办公室。肥婆报名登记,刘经理拿着办公室送来的承包合同给肥婆看。这时卢大林抢过合同书,仔细的看着每一个字。随后用手指点着合同上的一行字说:“这个,签订合同时交款改为年终交款。”之后贴在刘经理的耳边小声的说:“这是王书记的意思!你打电话请示一下。”

    刘经理心领神会点点头浅笑一下,立即拨通了王书记办公室的电话。电话接通,刘经理述说了一些困难并说,现在只有一位承包报名的人,不然没人承包。承包费年签订合同时交改为年终交行吗?”

    电话里王书记说:“这点小事,你自己决定吧!”

    卢大林听到这些,嫣然一笑,刘经理告诉办公室的秘书重新打印合同书。

    时间不长,新的合同书拿来,肥婆在新改动的承包合同上签了字。

    刘经理叫办公室的人将原来的厂长喊来,原来的厂长将近六十岁的摸样,两鬓斑白,脸上爬满了皱纹。刘经理向肥婆做了介绍,肥婆认识,她在这个厂子的时候他就是厂长,这是位老革命了,他叫王开喜。

    随后刘经理介绍着王开喜的历史来,原来沈阳解放时,王开喜还是这个厂子的学徒工,当年只有15岁,他响应党的号召参加了支前大军,铺铁路、搬运各种军用物资、看守仓库,跟着解放军一直打到南方,当年他入了党。直到1949年10月全国解放,他才回厂子。回厂子后干过车间主任、最高职位是副厂长,后来因为工作失误犯了一点小错误的原因被安排到服务公司服装厂。

    王开喜对肥婆有一点印象,还记得以前在厂子时是一名裁剪工。刘经理告诉王开喜说:“这几天的接洽工作就由您老安排吧。”

    王开喜说:“那好吧?我得站好最后一班岗!”

    之后对肥婆说:“走吧,我领着你到我的办公室,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向你做个交代。”

    就这样,卢大林和葛利权各自开着车走了。肥婆和王开喜步行到了服装厂,大门前的大红纸依然结结实实的贴在哪里,两位守卫的中年妇女见厂长来了,把大门开开。肥婆见到两个守卫工很眼熟,她知道她们是厂长的老人了,但是一时叫不上名字。

    王开喜给她们介绍,之后径直领着肥婆到二楼的办公室,拿出一个铁环上面栓满了钥匙,递给肥婆说:“这是厂子全部的钥匙,上面都有标签。”

    肥婆接过钥匙盘,果然每个钥匙旁边都有标签,布料仓库、成品仓库、裁剪车间等十几个。王开喜领着肥婆到车间和仓库转了一圈,整个车间和肥婆在时一个样子,老式的缝纫机已经落满灰尘,成品库里堆满了已经积压多年的各式样的工作服。

    肥婆问:“这些工作服怎么没卖出去?”

    王开喜说:“原来生产地都发放到春明机械厂,多余部分外销,现在春明机械厂的工人把发下来的工作服都当抹布使用。他们都说,我们的工作服布料薄,而且做工粗超,水洗一次就缩水。因此没人来领了,有的车间干脆自己花钱外购了。”

    肥婆说:“怎么不用好一点的布料子做呢?”

    王开喜说:“就我们哪些破缝纫机,见着厚一点的布料就打针,干不了。”肥婆明白了,不再问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