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遇到恩人得救治,感激不尽泪满面
    遇到恩人,得到救治

    从梦中醒来,他的心情已经跌入到了谷底,想家的感觉顿生。

    才子想,我不能在这了继续呆着,我得找人帮忙,到一个暖和的地方,否者自己会死在这。

    他开始喊路人,可是路人熟视无睹,在经过了自己眼前时就像没他这个人似的。没人搭理他、没人注意他。

    他费了很大的劲勉强把鞋子穿上。他忍着脚痛想占起来,可是两腿已经不听使唤,他试了几次,还是不行。这时,他的眼泪刷刷的流了出来,伤心欲绝。

    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死在这个自己不知道地名的地方。

    才子喃喃地自语着:“舅舅,你为什么让我到南方来啊!这是个什么地方啊!”

    “老丫啊!我这是自作自受吗?”

    “公安啊!你为什么抓我?我和老丫也没发生什么事呀?”

    “嗨……!说这些干啥,到现在……”

    才子东一句西一句的叨咕着,就像一个疯子一样。

    叨咕累了,他开始哭。

    才子正在这哭,这时,从远处走过来两个人。他们推着两轮的推车,走到近前时,才子看清了是一男一女两个年岁大的人。才子停止了落泪喊:“大伯?……大伯?……”

    两人听到了他的声音停住了脚步,闻声向他这边看,之后走近了他。才子说:“大伯,我的脚肿了,能不能帮帮我?”

    借着黄昏微弱的光线,两人仔细的打量着他,这时男的问才子:“你这是怎么了,站不起来吗?”

    才子听得出这也是粤语,来广州这么长时间,他已经能听懂一点粤语了,才子点点头说:“我的脚肿了,站不起来!”

    这时女的问:“你家那的?口音不是本地人,是东北的啊?”

    才子善意地点着头说:“我家是东北的。”

    那名妇女说:“东北的,你到这么远的地方干什么来了?”

    才子说:“到这里打工,这里人都说我瘦没人要。想回家,钱不够就往回走,走到这脚走肿了。”

    男的说:“别多说了,扶一下,看他自己能站起来吗?”

    两人开始搀扶他起来,才子勉强站了起来,才子试着向前挪动双腿。可是两腿就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两人只好把推车推过来,让才子坐上去。一个推一个拽,走了一段路,车子停在了一户农宅的门口。

    女的急忙进屋喊出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女的吩咐小伙子把才子抱进屋。小伙子力气挺大,抱他根本没费什么力气。

    事实上,此时,他的体重很轻,他已经是个皮包骨了。

    小伙把他抱进屋,放在椅子上,之后看看才子操着生硬地普通话说:“怎地了?”

    才子把刚才和那两个年岁大的人说的和他又说了一遍。这时,那两人也进屋,灯光下才子看的很清。屋里的摆设很陈旧,屋里堆放着一些蔬菜,墙角还放着农具。才子知道,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家人,平时老两口应该是卖菜。三间房子中,这屋明显是老两口住,另外一间应该是这年轻人住。

    这时,年岁大的男的对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说:“海洪你快看看,这个娃的脚怎么样了。”

    这个叫海洪的蹲下身来,费了好大的劲脱掉才子的鞋子,他上下左右看看,之后捏捏才子的脚,他说:“爹,这个娃的脚是肿了,肿的很厉害。”

    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领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另一间屋里出来。到了这间屋子,她和老年妇女一起过来看看才子的脚,老年妇女说:“孩子他爹,快烧点热水,让这娃烫烫脚吧,这脚像似水肿没大问题。”

    老年男子顺从的出了屋,十几分钟,水烧好了端来。放在才子的脚下,试试水温,让才子把脚放进水里。

    随着脚的放入在水温的作用下,才子感到脚更加疼了,此时的脚像刚刚扎入一根铁筋一样,痛得他心都感到痒痒。

    但是他坚持着,过了好一会,脚和腿的疼痛感才有所缓解,全身的体温也开始升高,他觉得身体有些发热。可是他觉得脚肿的更加厉害了,忍耐着胀通,他咬牙坚持着。

    坚持了一会,脚疼渐轻,他感觉脚已经麻木了。

    随着身体的暖和,一股股的暖流涌向全身。

    才子有些梗咽,木然的看着这一家人,那边老年妇女正忙着做饭。

    年轻的三口回屋了,水逐渐凉了,老年男子把水倒掉,随后,老年男子帮着才子搓去了城镇脚上那层厚厚的一层春,然后用干净的毛巾把才子的脚包裹着。

    老年男人的动作有些笨拙,他的手触摸到他的脚和腿虽然很痛,可是一种被救的亲近感已经覆盖了疼痛,那种亲近感顺着双腿直到他的心窝。才子很是感激,一直都在说“谢谢”。

    没多时,老年妇女把饭菜端了上来,才子和他们开始吃饭。才子闻到饭香,这是一种长粒的稻米,才子还是头一次吃到,连吃了三碗。

    这些天,才子头一次吃顿饱饭,菜里虽然没有肉,只是放了一点油。可是他感觉这菜即香又鲜,还有那淡淡的食盐的咸味,让他更觉得这菜的鲜美。

    吃完饭,老两口子把才子搀扶到木床上,让他休息。

    没几分钟,才子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屋里只有才子自己在睡觉,另一间屋子传出海洪媳妇和孩子的说话声。才子起身看见桌子上用盆扣着饭菜。他知道,这是这老两口给他留的。他挪动身子,凑到桌子前开始大口的吃着。

    吃完饭,才子活动了一下双脚,感觉好像不疼了,他摸摸好像已经消肿。他找自己的鞋子,鞋子却不见了踪影。

    这时,另间屋的海洪媳妇好像听到了这屋的动静,她领着小女孩过来,手里还拎着一双鞋子。

    海洪媳妇进屋就问才子:“你没事吧?饭吃完了。老头、老太太早上出去卖菜去了。他们把饭菜做好了,放在桌上留给你的。”

    才子说:“谢谢,我都吃了。”

    海洪媳妇笑着说:“这是孩子他爹的鞋子,好像你穿有点大,先将就一下吧。”才子顺从的试试鞋子,果然大一些。

    就这样,才子在这家人的救助下脚逐渐消肿了。

    晚上,老妇人竟然买来一双鞋子,让才子穿上。

    才子在这家,呆了一个星期,才子问明白了,这家人姓李,老头叫李宝顺,那个小伙叫李海洪,这个村子叫李家庄。

    才子再也不好意思麻烦这一家人了,他试着下地,试着走路。虽然脚还有一点痛,可是已经不耽误走路了。

    才子向李家人告辞,李家人指点:先到镇上坐汽车,到了较大的城市换乘火车,可以到北京,之后转车回沈阳。

    临上汽车,老爷子拿出50元钱给才子做路费。才子说啥也不要,李宝顺生气了,强塞给才子,才子流着泪,望着李宝顺一家人,把这50元钱揣起。

    才子感到这50元钱沉甸甸,份量很重。

    汽车开动了,才子喊:“李大伯,谢谢……!真的谢谢……!”说完后,才子觉得这一句话宛若一口血从心理排出,心里的委屈随着这血流淌出来了,这样他觉得自己真的摆脱了厄运一样,他自感心里宽敞了。

    这几句话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心力,此时他不知是委屈还是感激,或者是厄运的解脱……

    才子再也忍不住,泪水顺着脸颊又一次滴落下来。

    在北京车站,才子没敢多停留。只是在火车站附近转转,就买了回沈阳的火车票。
为您推荐